Dec 282015
 

阅读文献: 《夜色温柔》中的语象叙事
作者: 程锡麟 《外国文学》 2015年05期
研究文本: 《夜色温柔》 F.斯科特•菲茨杰拉德
研究角度: 语象叙事
语象叙事的英文术语是ekphrasis, (国内关于这个术语的翻译以前一直翻译成“图像叙事”, 但因其容易与绘画和雕塑的图像叙事混淆,所以在文学作品中的这种手法,作者将其改成语象叙事)它是自古希腊就有的一个修辞术语, 有着各种各样的定义。现在它是美学, 文学, 艺术史,文艺理论等领域的共同术语。 最重要的一点是: 它是关于语言文字与图像关系的一个术语, 具有跨学科的特征。
论文思路分析:
本文作者就语象叙事在场景描写和人物刻画两方面的运用及作用进行了探讨。
场景描写的语象叙事: 关于自然环境的、关于战争遗址的和关于消费主义场景的语象叙事。
1. 关于自然环境的语象叙事: 文章开篇对法国著名度假胜地里维埃拉海滨的描绘, 在里维埃拉三角洲游览,傍晚返程途中所见到的景色的描述,乘坐登山缆车时所见的情景。
特点: 艳丽色彩, 悦耳声音
2. 战争遗址场景的语象叙事; 一站时期索姆河战役的战场遗址
梅里迪斯指出这一场景(及这部小说)无疑是菲茨杰拉德作品中关于战争的最有意义陈述。
菲茨杰拉德对一战遗址的描绘和借人物之口发表的评论明确地表达了反战主题。
3. 消费主义场景的语象叙事:
例一, 罗斯玛丽在戛纳等待火车时,一段对她在咖啡馆里情况的描述。此段文字提到了当时的流行音乐和流行刊物,这些都是消费文化的组成部分。
例二, 尼科尔同罗斯玛丽一道去商店购物的描述。 长长的购物清单体现了美国上层阶级挥金如土的消费主义行为
例三, 对夜总会的描述。体现了迪克等人空虚、无聊、寻求刺激的心境。
人物的语象叙事: 罗斯玛丽是作品“重要的意识中心”。通过对罗斯玛丽感知到的视觉形象再现的语言再现,作品生动地再现了一个个人物的气质形象、言谈举止、社会地位及他们之间的相互关系。
例证,罗斯玛丽眼中的迪克夫妇。
Comments:
这篇文章我想主要围绕语象叙事这个点来谈下感受。
1. 这篇论文的研究角度使人眼前一亮:语象叙事。 我们常常说某作品的画面感很强,便可以从语象叙事的角度切入。 所以,我理解的语象叙事简单来说就是通过语言塑造出很强的画面感。关于场景的语象叙事可以看做是关于环境的系统化研究。
2. 语象研究的文本包括但不仅限于环境描写多的文本。比如这篇文章,作者同样研究了关于人物的语象叙事。 通过语言,再现人物气质形象及行为举止。
3. 语象叙事的研究也是很有必要的。 场景的语象叙事可以起到烘托氛围,刻画人物,推动情节发展等作用。比如当某一场景的描写大量运用艳丽色彩和悦耳声音等元素,会暗示读者情节的发展,也能间接的体现作者的态度。
4. 语象叙事研究的独特点还在于它有跨学科的特征。这使我想到,其实我们研究文学是不能就文字而谈论文字的。 如果想要增加深度,必须有一些跨学科的元素。在研究文学作品时,我们需要历史知识或宗教背景帮助我们更深刻的了解人物处境,理解人物性格。(这一点在研究某一特定背景下的文学作品很必要。)再说,分析人物时,常常也会从心理学角度(比如弗洛伊德)进行切入。语象叙事的角度自然也需要一些图像色彩知识进行佐证。所以从这点来说,进行文学研究,我们也需要广泛涉猎不同学科的知识。

Dec 222015
 

回归历史之——析拜厄特《占有》的历史叙述策略(作者:程倩)
国外文学 2003年第一期,总第89期
在上篇报告中,谈到的历史叙事与文学叙事间的差异关系,通过查阅文献
找到了比较通俗的解释:
文学叙事也取材于曾经发生过或正在发生着的社会生活事件,但在选材过程中,作家的个人经验与体验十分重要,所以往往是日常生活而非重大政治事件。
就材料的处理而言,历史叙事注意勾勒前因后果,重视实践脉络的梳理,不大关注具体场景和细节描写,或者说是叙述为主,很少有描写。文学叙事则实际上是以描写与叙述交错而行,而且非常注重细节刻画。
就叙事的目的来看,历史叙事追求的是使接受者处身于历史潮流中感受社会之变迁,文学叙事则追求使接受者进入一个生活场景之中体验世态人情;历史叙事为的是满足人们的集体性想象或对集体的想象,因此强调历史整体感;文学叙事为的是满足人们的个体精神乌托邦,因此强调独特性情感体验。
以上这些差异说明,尽管历史叙事与文学叙事存在着诸多相同或处,但无论从怎样的角度,它们都是不能混为一谈的。在哲学阐释学和后现代主义语境中对历史叙事的种种反思的价值在于,破除将历史客观化的现代性神话,承认曾经发生过的人和事的不可还原性以及历史文本的建构性质,而不在于将历史叙事当作文学叙事来看待。
一、 研究报告主题
拜厄特的小说《占有》以人类发展的不同历史时期为叙述内容,并从叙述史
上选择与之相适应的叙述形式来进行表述,使故事与话语形成有机结合,超越了传统历史小说的经典叙述模式,开辟了回归历史之新途径,体现出她敏锐的历史意识和娴熟的叙述技巧。
本篇研究报告以拜厄特的历史观为切入点,运用叙述学的基本理论,从叙述形式和叙述结构、叙述视角和叙述声音以及叙述节奏等方面来分析《占有》的历史叙述,揭示拜厄特在《占有》中以故事与话语的照应为基础的独特叙述策略。
二、 研究报告结构
1.从本文的研究作者角度认为,原著的故事与话语在历史层面上进行了有机的融合,接下来对原著的多层叙述进行了解释分析,分别为:
(1) 对20世纪西方学术圈内众生百像的描写,反应当代社会景观
(2) 罗兰等众多人物追踪19世纪一段文学秘史时所发现的大量历史文本,尤其是两位19世纪诗人的书信、日记等
(3) 多篇神话诗史和民间传说在线人类早期悠远神秘的历史
2.其次,文章的另一重点也放在原著的叙述题材形式,作者的观点认为,正是原著作者打破了体裁的规范,引各类文体入小说,以人类历史的进化意识来结构作品,叙事故事,使叙述的时代内容与叙述的演进模式形成同构对位,分别为:
(1) 表现80年代的当代叙述以详写为主
(2) 维多利亚时代的叙述以两位诗人的情爱故事为主
(3) 远古时代的叙事所涉及故事时空涵盖了人类早期千百年的漫长历史,作者截取了相当有限的几个片段,总体上用讲述进行略写,叙述时间大大小于故事时间。
3.除此之外,作者还关注到了原著的叙述声音:比如原著中互不相连的板块叙述,零散的片段式叙述印证了历史的不确定性;用第三人称的全知叙述者跳出故事叙述,更为客观真实,为读者信服;日记、书信等派生叙述自然化,消除人为安排的痕迹。
4.叙述的节奏:由慢到快,故事密度由密到疏,叙述方式由详到略,历史逐步淡化为现实的背景。
三、 个人心得
1. 针对于以历史故事情节为内容的小说,首先可以以历史观为切入点,探究与传统历史小说的叙述方式有无相同或不同之处,便于以新研究视角分析文章。本文对于研究角度上给了很好的启发,将故事与话语联系起来进行解读。
2. 其次可以学习文章的研究方法,对于应用叙述学的理论上可以从多方面进行考察分析:叙述形式、叙述结构、叙述视角、叙述声音以及叙述节奏。
3. 作者在对原著的每一叙述层面上进行分析的时候,都把原著的故事内容进行了分析介绍,虽然会使故事说明更加清楚,但部分板块叙述过多,有点喧宾夺主之感,要回头看看本段主要要介绍的主题,所以在对于原文故事情节的引入量上,我们还需要注意把握。
4. 在谈及小说男女主人公互赠诗文表白爱情方面,作者用《红楼梦》《莺莺传》等古代小说引诗入文,抒发情感相印证,这一点在进行阅读的时候感到能强烈的引起共鸣感,所以在对文章研究中,我们不妨也借鉴这一做法,用大家所熟知或极具经典的文章进行佐证也不失为一种好的方法。
5. 作者强调《占有》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经典历史小说,原著中也有对传统历史叙述方法的沿用,作者很好的捕捉到了传统与创新的部分,加以比较,更加突出原著作者的叙述个性和艺术独创性,所以我们在研究中分析写作手法的“新”,也可与“旧”立足于文本进行比较,比单一的说其优势更容易让人信服。
6. 作者在此篇文章中把重点放在原著的叙事特点上,且着眼于其历史性。既然原著截取的人类历史长河中的三个具有代表性的横断面来反映历史发展进程,其时间、空间的跨度之大,我们不妨也可以应用眼下应用度较高的时间叙事、空间叙事的角度去进行文本的分析,探究其不同时间段叙事的衔接,插入等具体内容的叙述。

Dec 172015
 

阅读文献:《海》中的身份认同危机与伦理悲剧
作者:郭晶晶 当代外国文学 2015年10月
研究文本:《海》 约翰 班维尔
2005年布克奖
论文思想概括:
一、马克斯的身份认同危机和身份构建尝试
原因:原生家庭给予的物质精神财富甚少
方式:与他人的性爱关系来实现自我身份的构建
三次尝试:格雷斯夫人(错位的恋母情节)
克洛伊(树立平等独立的恋爱观念)
安娜(像个包容的母亲,教他做自己,给他指引人生的方向)
三个变故重生的家庭, 身份认同的危机。
马克斯感叹说,“我尝试在一台缺了字母I的机器上写下我的遗嘱”
二、格雷斯家双胞胎的身份认同危机及伦理悲剧
原因:格雷斯太太和家庭女教师罗斯之间存在悖德关系
方式:克洛伊(女儿)仇恨罗斯,双胞胎乱伦
结果:失败,双胞胎葬身大海
三、谜底的揭开及伦理启示
原文本分析:
 伦理主副线: 伦理主线是马克斯的身份构建,伦理副线是克洛伊的身份构建
 采用内外聚焦的叙事手法说明伦理混乱和身份建构失败的必然联系
 马克斯的失败:原生家庭伦理关系的扭曲导致了他对自我伦理身份的迷茫,而身边充斥的情感信号又开启了他对情感的盲目追寻,并因此酿成了他人生无法挽回的悲剧:在爱情中他无法像男人一样提供庇护,在家庭中他无法像男人一样履行责任。
 意向大海的作用: 马克斯寻求自我身份建构的尝试始于大海,也终于大海。海包罗万象,“代表着矛盾意象产生的混乱,象征着混乱和大地之上的有序对比,生命和死亡的对比,时间和无时间对比,威胁和诱惑的对比,乏味和崇高的对比”。班维尔笔下的海目睹和包容了发生在海边的错位的、泛滥的情感造成的伦理混乱,也因吞噬两条生命而吞噬了本该属于每个家庭的幸福。大海见证了马克斯对爱情的美好憧憬,也目睹了他身份认同的土崩瓦解。
Comments:
1. 上周六听了杨金才教授的讲座。在讲座中,杨教授介绍了现在研究趋势和一些典型作家。在讲座上杨教授特别介绍了班维尔的海,称赞其文笔。而班维尔本人也是创作文明反思与生态文学的重要作家。所以这周特地找来了一篇对《海》分析的论文。
2. 这个作家的研究在国内数量并不是太多,但国外还有有一定的研究规模。国内前沿研究似乎都受到国外影响。
3. 之前也写过一篇关于伦理批评的论文, 与上篇文章相比,这篇文章在深度和广度上都更上一层楼。上篇文章采用的方式就是找文本细节,然后用聂珍钊教授书中的术语来佐证。而本篇论文关于伦理学理论,不仅引用了聂珍钊教授的文献,还有些心理学著作,如格列比翁尼科夫主编:《家庭伦理心理学》及李桂梅:《中西家庭伦理比较研究》。 这样体现出了文学与心理学的关系,也拓展了研究深度。
4. 最后跟大家分享一下上周末听的杨金才教授的讲座内容。在讲座, 杨教授提出现在文学研究有以下几个趋势: 后现代主义之后的文学, 历史拟写与历史题材文学的复兴, 科技文明反思与生态文学新走向, 消费文化与都市文学创作, 后911 文学的源起与发展。 通过最近的文献阅读发现伦理学也是一个较为热门的切入点。

Dec 162015
 

《五号屠场》:冯内古特的历史意识与政治担当(作者:虞建华)
外国文学研究 Vol 37. No.4 August 2015。
一、对小说的不同研究角度
1.针对小说的现实主义与后现代主义进行研究:
查阅知网论文,大部分的研究角度都围绕小说的所属性质展开,由于小说拼接了很多的碎片故事,而并非按照时间顺序一一展开,打破了时空的正常顺序,时间的跳跃性形成故事情节的不确定性,许多研究者都探讨其时间机制与后现代的写作特征上。
由于原著小说作者在小说中不同部分有意将自己安排进故事中,成为小说中的一个人物,并不时以从个人角度出发,对小说进行解释,所以许多研究者引用“元小说”的概念进行分析解释。(“元小说”是有关小说的小说,是关注小说的虚构身份及其创作过程的小说。小说的叙述往往在谈论正在进行的叙述本身,并使这种对叙述的叙述成为小说整体的一部分。)
小说中“戏仿”的运用,研究者将小说中的情节与新生的基督、伊甸园故事、官方历史学家进行比对,认为这种戏仿结构了传统的宗教,颠覆了传统的历史写作。
其次还有研究者将小说的现实主义特性与后现代主义特性进行联系分析,更有相对比分析,认为小说是对现实主义的回归,此观点个人表示没有说服力。
2.探讨小说反战主题叙事:
研究者从小说中的“战争场面”、“英雄人物”、“敌我界限”、“情节与高潮”等战争叙事的基本要素出发,认为原著小说是对传统战争作品进行全面的颠覆和解构,用反传统手法来表现战争的荒诞与残酷,深化反战的主题。
3.探讨小说的语言风格
在多篇研究文章中都会提到的小说细节:整篇小说用了100多次“事情就这样”把话题打住,一方面是避开描写血腥的死亡场面,另一方面凸显叙述者的无作为与面对战争的麻木。
小说直接来源于拉丁语、德语中的短语、句子和段落,此外还有原著作者创造的新词,此点也被研究者看做是小说后现代主义特性的印证。
4.探讨小说的“黑色幽默”写作风格
许多文章中平淡无奇的话都蕴含着对于战争甚至是决策者的讽刺,一方面真
实逼真地展示一个荒谬无度、丧失理性的世界,另一方面通过激发读者的笑声来使其宣泄内心的困扰和恐惧。
将原本正派的人物刻画的外表丑陋,举止怪癖。用大量生动的语言来渲染黑色幽默的效果,不恰当的比喻更使人感受到压抑与难受。
5.小说的战争创伤影响
由于原著作者本人亲历了火烧德累斯顿事件,才能融入进小说叙述者的经历中,甚至将自己的经历与主人公比利的经历混合在一起,“毕利和其他人被卫兵带到废墟堆上。我当时也在那儿,奥黑尔也在那儿。”同时不论是叙述的语言还是叙述的风格还是故事的情节都映射着战争带给人们心灵毁灭性的影响,也有部分研究者从创伤理论角度进行研究。
二、故事情节与主题分析
毕利出生于一理发师之家。中学毕业后就上了一所验光专科学校,不久应征入伍,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服役。还没来得及参加一场真正的冲杀就为德军所俘,被运往德国德累斯顿城的一个名叫“五号屠场”的集中营。1945年2月,毕利目击了“欧洲有史以来最大的屠杀”。具有千年历史文化的古城德累斯顿遭盟军轰炸,全城顿时化为灰烬,死伤无数,毕利死里逃生。
后来在一次空难中毕利虽又一次幸免于死,却因此得了精神分裂症。1967年,毕利自称被来自541大众星的飞碟绑架。回来后变得更加精神恍惚,神经错乱,常常在报纸,电台等场合发表奇谈怪论,大谈他在大众星上的生活经历和感受。
作品通过对毕利在二次大战前后惨痛经历的描写,反映了战争给人类造成的创伤和人们强烈的反战情绪。主人公毕利是个荒唐可笑而又玩世不恭的人物。战前是个不谙世事的毛孩子,被比喻为中世纪“儿童十字军”的一员;战后却成了精神分裂症患者——生活在现实和梦幻之中,奔驰于过去、现在和将来之间。小说塑造了受虐型的小说人物和抱有宿命论观点的叙述者,作者通过笔下“反英雄”角色的警示作用,进行历史维度的叙述与政治角度的介入,引导读者通过想象结构历史,重构历史。
三、研究报告分析
本文是一篇逻辑强,衔接自然的文章,引用多种论据加以佐证,所以对于这篇研究性很强的文章,个人认为重在学习。
1. 第一部分:站在背后的言说者
作者首先解释原著被误读为悲观主义作品原因的四个方面,指出误读源于讲故事层面/叙事层面与作家的认识层面混为一谈,进而分开探讨作品的故事层面,在介绍的过程中反驳误读的现象。
接着说明叙事层面,用原著作者本人的讲解帮助解读小说。并拉回主题:作者通过小人物命运的再现表达积极的政治介入态度。
2. 第二部分:见证着的陈述与小说家的再现
这一部分首先介绍故事背景与真实的历史事件,并引发原著作者写作的导火索,与作品的现实意义,用德累斯顿这座城市本身的非政治性特征讽刺决策者荒谬的屠杀行为。
指出原著作品中凸显的个人陈述,梳理小说中4个不同层面的平行话语:故事外作家的谴责声,不想让战争记忆继续困扰的叙述者之声,对周围事情真意浑然不觉的主人公比利之声,小说中与虚构故事形成比照的大量的历史记载。
(这一段内容有研究者进行了研究,指出原著中的叙事特点是文章叙事者、主人公、作者本身主体的交叉性存在,是后现代主义作品特征的体现。)
3.第三部分:历史意识与当代指涉
这部分回到历史意识上,指出作者的当代指涉。本文作者分析出现在原著中提到的书目《特殊流行幻觉与集体疯狂》等,指出其他作者谈及德累斯顿轰炸的作品中的古城在本文中也同样出现,后自然而然的把德累斯顿轰炸与越战放在同一层面。同时提出文中态度强硬的“海军上校”是美国空军司令迪斯•勒梅的化身。(其他研究者分析的原著中的戏仿特征)
作者特别介绍了小说中特别值得注意的最后场面,指出轰炸德累斯顿是场大悲剧,但解释成军事需要的说法很少人相信,作者并置了冲突,引出“当时我就在那里”的见证性是不可替代的,确立小叙事的权威,对宏达叙事的真实性提出质疑。
4.第四部分:人道主义呼声:作家的政治介入
用小说中美军士兵老德比因在废墟中捡了一把茶壶,违反了战时军令而被逮捕,当场审判实施枪决的情节强调小说讲战争的荒诞性表现的淋漓尽致。
德累斯顿轰炸事件在原著作者其他著作中的体现与变化。
指出原著对于德累斯顿轰炸的虚构再现,本质上是一种对历史的尊重,当机构化的官方叙事演示和删改此类行为,作家站出来将历史叙事转化为小说叙事,在对事件的重新呈现中参与了历史重构,具有平衡和匡扶历史的政治意义。
四、个人思考感悟
1.通过浏览知网中对《五号屠场》的分析文章,发现原著中有很多值得挖掘的研究点,研究角度有很多重复,对于历史与政治这个角度还是非常新颖的。只是读过文章感觉历史性和政治性都落脚在了小说的现实意义上,对于战争小说而言,其历史性是必备的背景元素,不知把小说的意义性拿出来研究是否可行或是多余。
2.相比之下,个人倾向于认为原著小说的闪光点在于其独特的叙事手法,正如本文作者在摘要中所说,“原著作者将历史叙事与小说叙事并置,将历史事件与当代政治并置,将小人物的遭际与官方宏达陈述并置……这种介入写作是作家参与正对意义阐释权的斗争。”所以对于这种“并置性”也可以开辟出一种研究的思路。
3.文章第三部分中的当代指涉是本文中独特的亮点,对童子战军圣战的详细描述,包含着对德累斯顿轰炸以及越战冬季的明显指涉。指涉性的研究角度可以应用于我们对于特定主题或特定题材的分析,作者是否有隐含的所指,或是意图以小见大,可以在分析时进行比对注意下。
4.文章对于多种作品,多种观点的引用、分析或是比照给人以望尘莫及之感,论据相当的充实且关联性较强,这也提示我们在进行文章分析的时候广泛的涉猎相关文章,或是把相关评述文章中的闪光点加以联想,时候有些文章的部分也可应用此类分析。

Dec 152015
 

艾丽丝.门罗小说《熊从山那边来》的多维分析
邹嘟
《当代外国文学》2015年3期(论文作者:范雨涛)
一.论文关键词分析
1.艾丽丝.门罗
2013年加拿大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被誉为“当代短篇小说大师”。她以女性的视角,着意聚焦加拿大小镇普通人的生活和情感冲突,其作品既植根于门罗自身生活的加拿大乡村小镇的现实经验,又坚持不懈地探求超越现实经验以外的东西,从而引领读者越过其作品的本土性,管窥到人类共同面临的问题。
国内外关于门罗的研究集中在以下几个话题:门罗小说叙事技巧;女性主义研究(包括存在主义女性研究、生态主义女性研究、男性形象与女性意识、女性形象研究等);门罗与加拿大文学等。同时,研究的较多的作品为《逃离》(Run away),《恨、友谊、追求、爱和婚姻》(Hateship, Friendship, Courtship, Loveship, Marriage),《熊从山那边来》(The Bear Came over the Mountain)等。

2.生态女性主义
“生态女性主义”(Ecofeminism)诞生于20世纪70年代末,首先出现在法国作家弗朗索瓦丝.德奥博那(Francoise d’Eaubonne)的作品《女权主义或死亡》和《生态女权主义:革命或变化》中。其基本论断是:那种认可性别压迫的意识形态同样也认可了对于自然的压迫;它号召结束一切形式的压迫,认为如果没有解放自然的斗争,任何解放女性或其他受压迫群里的努力都是无济于事的。
论文作者认为《熊》中对人物、动物及大自然的描述充分展露出门罗的生态女性主义思想意识,并且和生态女性主义要建立一种平衡、稳定和谐和完整的生态系统,强调多样性、持续性、相互依赖和相互合作的主张不谋而合。

3.宗教精神
西方文学由于深受基督教这一文化母题的影响,爱与救赎的永恒主题常浮现在西方文学作品里。在基督教看来,爱是连接人与神的纽带,而因为原罪的关系,人只有用超越一切的爱才能战胜邪恶与死亡,获得灵魂的救赎。

4.加拿大性
因其偏僻的地理环境、严酷的气候、经济和文化上从属美国的属性,加拿大形成了一种偏离中心的文化倾向,一种民族心理层面的“边塞心理”。而门罗的故事多以安大略省西南部的小镇为背景,不仅赋予这一地域以物理意义,同时赋予其加拿大精神和文化内涵。
但是自从上世纪60年代以来,加拿大的国家与文化意识日益增强,这表现在加拿大对待民族性与身份问题的持续升温,也有越来越多的加拿大作家在文学作品中表达加拿大人自己的、未加过滤的声音。

二.论文结构分析
1.学界对艾丽丝.门罗和其作品《熊》的讨论。
2.加拿大性与民族文化认同:在大量引用学界对“加拿大性”的讨论后,提出《熊》正是一篇充满加拿大特色的文学作品,后引用原文进行实例分析。
3.生态女性主义思想的展露:同上,先分析“生态女性主义”,提出观点,实例分析,再次重申观点。
4.爱与救赎精神的表达:门罗善用典故深化她所表达的爱与救赎大的宗教精神。
5.门罗式艺术匠心对主题的升华:小说里门罗突出地运用了“象征”及“矛盾与并行”的艺术创作手法,意象丰富。
6.结语:门罗的思想与艺术创作特色深受加拿大地域影响,与其生态女性主义思想及西方基督教的宗教影响密切相关。

三.论文批评
1.论文讨论中涉及的话题较全,几乎涵盖了大部分对《熊》这一作品的主流讨论话题。其中几个重点主题都有很好的提及:加拿大民族文化认同、门罗生态女性主义思想、“象征”和“矛盾与并行”的艺术创作手法、门罗小说中温暖底色和对人生苦难悲天悯人的任性关怀等话题。

2.但是斯认为大而全这一表面上看似好的优点,却暴露了此论文的一大问题:对重要话题简要带过,影响了论文作者所提出观点的说服性。比如正文第二大部分关于“生态女性主义”的讨论:首段大致解释这一关键词后,随即提出“门罗在《熊》中对人物、动物及大自然等的描述充分展露出其生态女性主义的思想意识”,然后另起一段直接引用原文例子来证明此观点。先总体提观点,再分点引实例来证明观点的写作手法本是常用且有说服力的,可在读者还未对相关话题了解较深之时,过于迅速且生硬的跳转到细节、实例的讨论是否影响了全文的连贯性?同时,在具体细节讨论这段中,引用的原例占用近一半篇幅,导致零碎细节信息颇显杂乱,分析笔墨欠缺,从而进一步导致所提出观点说服力不够。(若只精选说服力强且有代表性的经典实例,对其深入剖析,是否更好?)

3.此论文在引用文献的选择上下了功夫。英文文献大多是对艾丽丝.门罗作品的主流分析,其中观点经过了时间和学界的考验,说服力和可行度强,如:
Martin, W. R. Alice Munro:Paradox and Parallel. Edmonton: U of Alberta P,1987.
Jamieson, Sara. “Reading the Spaces of Age in Alice Munro’s ‘The Bear Came Over the Mountain’”Mosaic: A Journal for the Interdisciplinary Study of Literature 9(2014):1-17.

4.论文作者试图从多重视阀解析门罗《熊》所蕴含的加拿大性与民族认同,生态女性主义思想,爱与救赎的宗教精神,同时分析其运用象征、矛盾及并行等艺术手法对主题的升华,及其对人性的深刻洞悉,对两性和谐、婚姻和谐、社会和谐及生态和谐的深切关怀和期盼,旨在使读者更好地理解门罗作品独特的思想内涵及艺术魅力。尽管文中论据分析说服力较欠缺,但也未显得很牵强,读者勉强能接受其观点。但是四个并行主题之间的联系较弱,且全文无上下文过渡,就像给读者列举了四个观点,却并不能由此四个观点联系起来联想到全文的中心思想。(个人读完全文的感受是:作者的确从一篇短篇小说中读到了多维度的理解,可作为读者却对作者提出的众多观点有惊鸿一瞥的印象。)

5.论文作者应该是在大量阅读对《熊》小说的研究论文后,提炼主流观点,再加上自身观点予以融合,形成此篇论文。所以,平时文献的阅读是我们产生新观点的良好“催化剂”,对于大众多已接受的主导观点,可以多加留意作者的分析过程,尤其是对原文的具体分析,这样可以引导我们带着思考去阅读文学作品,而不是简单地看看故事情节;对于新观点,尤其是老作品的新研究,可以问问自己有没有被该观点说服,若不能很好的说服自己,自己能否提出更好的观点和更有力量的论据分析。

Dec 112015
 

阅读文献:幽默作家的背后:《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中的死亡与恐怖
作者: 杨昊成 2014年04期 外国文学研究
研究文本: 《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
思想概括:这篇文章主要是研究《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中的死亡与恐怖主题,提供文章细节做支撑,并通过研究作者及其所处社会环境来分析原因
第一部分是关于文章中死亡元素的细节列举。
第二部分,作者同意美国作家比纳克的观点:哈克和吉姆所处的世界大抵都充满了黑暗,马克·吐温想将这种黑暗减少到最低程度,可是做不到,正如他无法消减自己内心深处的黑暗一样。而这种主题的表达与马克吐温个人经历有着密切关系:从幼年到暮年,马克·吐温几乎不间断地在见证着人生的残酷与惨痛。
第三部分,作者认为它们应该有着更为深广的现实依据,以及在此基础上形成的作家个人的思想意识的投射。作者认为小说中的世界是19 世纪中后期整个美国社会的缩影,也是作家的种族观念、宗教意识和批判精神以不同的形态、方式、分量或程度表现于小说之中。
举例为–种族问题:马克吐温并不鲜明的态度;对宗教的怀疑和批判;对工业革命的反感与忧虑。
“了解了马克·吐温的宗教观,也就不难理解《哈克·费恩》中为何存在这样一个充满死亡和恐怖的世界。”
“另外,政治的奸诈、丑恶、现实的血腥、暴力,也在小说中得到了或直接或曲折地表现,成为作品中大量描写死亡和恐怖的现实基础。”
Comments:
1. 这篇文章正好解决了我的一个疑惑。马克吐温一生可谓是命途多舛,但他却又是公认的幽默大师。这似乎很矛盾。现在觉得文中提出的这个主题是很合理的。 他并不是把自己内心的悲伤隐藏起来从而进行幽默创作,他的经历都在作品中有体现。 就像他曾经接触过太多身边人的死亡,所以在《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中充斥着大量的死亡元素的描写。
2. 本文作者受国外评论的影响提出的这个观点在国内可能是首先提出(直接参考文献都为外文)。所以这给我们的一个启示是,研究国外文学要多关注国外动态。母语研究者对文章可能会有更深刻的认识。往往国外论文中的一小点就可以给我们启发。
3. 这篇文章本文作者分成了三部分:文本细节列举, 原因一马克吐温个人经历,原因二当时社会环境。 其实第一二部分(文本和个人经历)都是对别人研究的补充说明,真正的新观点是第三部分, 探究死亡主题背后的社会环境因素。但是作者的第三部分却写成了马克吐温其他主题的社会原因,而非关于死亡主题。 在这一部分与死亡主题相关的仅有两句话:
“了解了马克·吐温的宗教观,也就不难理解《哈克·费恩》中为何存在这样一个充满死亡和恐怖的世界。”
“另外,政治的奸诈、丑恶、现实的血腥、暴力,也在小说中得到了或直接或曲折地表现,成为作品中大量描写死亡和恐怖的现实基础。”
从文章紧凑和切题方面考虑,作者应该着重分析社会环境与死亡主题的关系,上面的那两句话也应该具体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