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5月27日)

说是日记,其实应该是补记——补记昨日的一次讲座。下午去听美国富布赖特教授詹妮弗·陆斯女士的讲座。我方宣传栏内说她的演讲题目为“21世纪的美国文学批评”。看了这个题目,其实我就不想去听,觉得太虚,肯定不会有什么内容。但是由于晚上还有接待人家的任务,还是要去听的。果然,如果你真的想了解21世纪的(美国)文学批评,那你肯定什么也没听到。因为人家的题目其实是围绕“批评家将往何处去”展开的。其基本逻辑是:新自*由*主义(Neoliberalism)→财富分流(trickle down)→经济全球化→越来越少的终身制教授(tenure)→越来越少的真正服务于人文研究的人→从事人文学科的批评家们该往何处去?陆斯强调她所讲述的是美国的情况,而且,她似乎还把希望放在有望成为下任总统的奥巴马身上,希望他来影响大学设置更多的终身制教授职位(在美国,终身制教授不会因为政治的、或者集团利益的原因而被解雇)。其实,在我国,这也开始成为一个问题了。人文学科的学者们在经济杠杆的指挥下已经越来越感受到了压力——还有我们从事研究的空间吗?我们该往何处去?我们该如何站稳自己的立场?这些已经开始成为摆在我们面前的明确的问题了!

再来收藏一篇和菜头的文章作为今天的日记:

张书记,范老师以及理想主义

在救援队抵达北川县委大楼勘察时,北川县政法委书记张同凯喊道:“救救我,我是张书记!”

都江堰市光亚学校语文老师范美忠抢在全班同学之前逃出教室,在网上回顾说:“在这种生死抉择的瞬间,只有为了我的女儿我才可能考虑牺牲自我,其他的人,哪怕是我的母亲,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会管的。”

就这两件事已经有太多人做了评论,我一直没有说话,是因为范美忠老师的那副模样实在是让我难以忍受。平白无故地在网上面对一口烂牙,没有良好的心理素质根本承受不了。一口烂牙还讲那些烂话,那就更让人受不了,简直是个极品。

不过,可以比较一下上面两条内容。其中哪一条更让人觉得难以接受?官员在这种时候不忘官威,让人感觉到的是好笑。而老师率先逃离,一任置学生身置险地,这就想让人直接问候他老母了。不知道大家注意到一点没有?一般而言,民间的态度都是支持草根,对官员有天生的反感。但是这一次,范老师打败了张书记,更让民众觉得厌憎,这个成就实在了不起。

我想说的是,范老师逃生之后没有丝毫悔恨,反而用自由主义为自己辩护,印证了长期以来我的一个看法:某些自由主义者完全是为了POSE而POSE,他和他的对立面没有任何区别。假设有天范老师做了官员,幸运地再次遭遇地震,当救援队到来的时候,他一定会喊:先救我,我是范书记!假设张书记被处理,降职成为张老师,恐怕届时他也将成为“自由主义者”,也是率先逃出教室,留下一屋子惊愕的学生。

极端的情况下往往能看到真实,而易地而处,更能看出本质。作为一个网民,我在网上目睹了十一年的左右论战,过去是爱国贼和汉奸的斗争,现在是五毛党和买办的斗争,脑残和精英的斗争。而这么多年下来,我的观感是:没有什么左派右派,只有一派两边。一派就是自私自利派,两边则是执政和在野。范老师这样的在野人士,有机会实践他的“自由主义”时,嘴脸和今天的张书记不会有任何区别。人民只是用来拨弄的棋子,达成个人目的后就可以忘在脑后,而且还可以指责一句:你们怎么不懂得感恩呢?

我这样说,并非是要一棍子打倒所有的自由主义者,其中依然有些人是真诚的。不过,中国自由主义的先驱陶渊明先生很早就指出:草盛豆苗稀。太多人是把自由主义当大衣穿,这位范老师直接把自由主义当内裤穿,而且还是套在长裤外面,所以相当极品。

今天,大衣不止自由主义一件,还有理想主义的外套。比如说罗大佑先生,他早年的确有理想主义的色彩,但是现在,他早年的理想主义已经变成了他养老的饭碗。看着他站在台上试图抓住《鹿港小镇》的尾巴,多收点门票时,我都觉得悲哀。再比如说李宗盛先生,当他出《自己和自己赛跑》的人之时,确乎是个理想主义者。但是,当他一脚把林忆莲踢出家门,在舞台上诉苦情的时候,连离婚的老婆都要拿来当招牌挥舞,为自己增加一点得分的时候,这件大衣早就已经失落多时了。

要我说,我要穿上理想主义的外套,唯一的可能是我想睡文学女青年,却又连房费都不想付的时候。如果我在不想付钱之外,还不想负责,那么我还会再穿上一件自由主义的外套。理想主义=免单,自由主义=免责,这就是它们在中国现实中的具体应用。

骂也骂了,最后我应该教一个乖,免得不太厚道:自由主义的那套个人价值,自由意志的东西,在过去二十年间的确很受欢迎。但是,不应该一个姿态吃到老。典型的例子就是范老师,什么时候了,还大谈自己是个自由主义者,只对自己的生命负责。二十年后的今天,民意已经发生了转变。个人自由的部分已经成为了很多人的标配,这时候大众呼唤的是民主。他们需要每个人都能发出声音,采取行动,表达自己的意愿而且要看到这种意愿成真。看看这两年有多少次抵制,多少次散步?难道还不明白吗?范老师就是不懂这个道理,所以现在满头是包。

过去,搞个3P就觉得自己很NB了。现在,3P已经不灵了,准备NP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ink: :-| :-x :twisted: :) 8-O :( :roll: :-P :oops: :-o :mrgreen: :lol: :idea: :-D :evil: :cry: 8) :arrow: :-? :?: :!: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