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文学艺术中的药草【ZT】

这篇题为“欧美文学艺术中的药草”的博客文章原载于独角兽资讯(2008-8-22)。我不做这项研究。转贴过来无非是想说,其实,文学的世界浩淼无边;只要你选取其中的任何一条小径(无论多小),然后义无反顾地走进去,你都会有所收获的。


《欧美文学艺术中的药草》封面,作者:Avril Rodway,插图:Mark Reddy


月桂(Bay)

  有关于月桂的传说大多比较伤感,其中大抵由和希腊神话里的俊男阿波罗有关,这里讲其中之一:说是阿波罗因为不是赫拉亲生,童年生活比较悲惨,但是因为自身十分出众,立下不少功劳,最终成为太阳神,也因而他对于自己的武功颇为自负,一次他嘲笑爱神的小天使Eros(相当于罗马神话的丘比特)的小弓是儿童玩具,Eros由此怀恨在心,一天他将点燃爱情之火的金箭射向阿波罗,令他疯狂的爱上了到神殿祈祷的达芙妮,却又将拒绝爱情的铅箭射向达芙妮,令她强烈的排斥这样的情感。就当阿波罗紧紧搂住逃跑的达芙妮时,达芙妮宁愿自己变成一棵月桂树,就这样爱侣永诀,阿波罗承受着永久的爱的煎熬,他换下了原本戴在头上的橡树枝编成的花环,换上了以后象征着胜利的桂冠,可又有谁能在胜利的欢欣之余想到阿波罗心中的痛呢?

  月桂树枝编成的桂冠被用来给优胜的竞技者,士兵和伟大的诗人加冕,以示他们的出众。在以后的各个时期的诗歌中都有很多表现对于桂冠的向往之情的。

  Nicholas Culpeper写了很多关于月桂药用价值的论述,甚至将其提升到一种宗教哲学的高度。“月桂树边生活的人,不惧妖巫魔怪,也不惧雷霆闪电”,还真是神了!


迷迭香(Rosemary)

  按照传统的说法迷迭香是有助于记忆的,这在莎士比亚的作品中就有提到’There’s rosemary, that’s for remembrance.’。从这个以上生发开去,迷迭香也成了爱情和友谊的象征,因而它在婚礼和葬礼中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在一些公司里,也会有意的安排放置一些迷迭香,不单是因为它的香气,更因为看中它的象征意义。因此以后在看到下葬时散放一些迷迭香下去的时候,你就会了解这是一种什么含意了。

  关于迷迭香名字的来历:拉丁语中的意思是“海之泡沫”,“海之露”,大体可以推断是与在海中出生的爱神维纳斯有关,因此迷迭香也就被用作为一些情人传达爱意的信物了。


百里香(Thyme)

  据传是罗马人引入了百里香,其也大多分布在希腊等南欧国家。百里香很得蜜蜂的青睐,希腊的蜂蜜在国际市场一直价格不菲,就是因为其非同寻常的芳香。百里香有防腐的功用,因此古时要做尸体的防腐处理就少不了它了。平常的garden thyme和lemon thyme大多被用作调料,百里香也是餐宴中常用的配饰菜品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在十七世纪的一些魔法术中,百里香还被用作召唤精灵。


茴香(Fennel)

  茴香是一种美丽的植物,长的很像莳萝,但是这两者不能种得很近否则会影响对方的生长,茴香主要用作调料,用来做鱼类食物,效果尤佳。药用上,一度认为茴香有利于减肥,并用来治疗眼痛。


曼德拉草(Mandrake)

  曼德拉草,草药学里最令人害怕的一种植物。花语:恐怖(horror)。一种传说认为,曼德拉草具有邪恶的生命,种子则是地下已经死去的人创造的,目的也在于谋杀等等肮脏的目的。

  它的根呈现人型,或男或女,也有人不无嘲讽的说:更像胡萝卜或是防风草。

  曼德拉草有很强的麻醉作用,用作止痛药或是手术麻醉剂。还有作为强力春药(chunyao)似乎很有口碑。在中世纪,它的根被晒干用作护身符或是用作企求生育的护符。关于采集曼德拉草也有很多迷信的说法,大概是因为卖主处于提价的考虑编造的,一种说法是:曼德拉草出土时,根会发出惨叫,而听到惨叫的人则会当场毙命。

  采集的过程是这样的:采集者想要为这曼德拉草疾转,并且一定不要碰到它,然后将带来的狗和曼德拉草用绳子连在一起,绳子要绑紧,而狗则要绝食三天,这时在狗的前面掷出食物,这时狗往前奔,便将根拖带出土,此时根会发出悲鸣,狗便应声倒地。


接骨木(Elder)

  关于接骨木的传说,版本很多:有的说耶稣被钉死的十字架是接骨木制的,还有的说犹大在一棵接骨木上上吊自杀。无论怎样,传统上认为,接骨木是圣树,是不会遭雷击的,而且女巫也惧怕它。接骨木可利用的部分很多,花可以酿酒,果实可以制果酱或是果汁,花蕾可以食用。但是接骨木是有灵性的,要用它做什么,可要对它说。


大蒜(Garlic)

  大蒜有个别号颇为令人惊讶:“穷人的蜜糖”(poor man’s treacle)。还有就是一直以来都认为它有驱邪避凶的力量。古希腊时期,人们在十字路口摆放大蒜用以敬献给Hecate(冥府女神及巫师的守护神)。一直以来,大蒜被认为可以用来驱除吸血鬼。实际上,大蒜有很强的防腐抗菌的作用,当然无论中西,它都是调料中的一味主料。


薰衣草

薰衣草的得名是颇有渊源的,相传玛丽亚大婶就是在洗圣主耶稣的襁褓时便使用了薰衣草,另外的说法是本身薰衣草是不香的,但是因为有一天耶稣的衣服被晾挂在上面,它便有了特别的香气。无论怎样说,薰衣草作为一种洗涤用品的添加剂已经有很长的历史了。

  现在薰衣草的香料袋仍被用作储放衣物时的驱虫芳香剂,它自身的甜香气味不仅可以使衣物芬芳,更能使衣物避免虫蛀。浸取薰衣草后的水可以用来平缓头痛,据说还有平缓牙痛的功效。

  现在,薰衣草被撒到浴缸里,被揉进药物香皂里,被晒干了和玫瑰花瓣等等制成pot-pourri(干花什锦,姑且这么翻吧,总之就是香香的,能放入抽匣,香料袋,垫子,被子里的制作起来要求技术性与艺术性的的那些东西)。


常春藤

 尽管食用常春藤是有毒的,但是他还是有其药用价值的,可以缓解肌肉疼痛。有很多关于常春藤的讲究:譬如,在圣诞节,如果你的装饰品中,冬青树比常春藤少了,来年就可能不会走运。据说酒神很怕它,还有它是忠诚(faithfulness)的象征。


当归

 当归是那种长的很有型的植物,条件好的话可以张过两米。有故事说它在一场鼠疫中救了一个僧人的命。还有就是它有驱除女巫的力量。现在当归被用来治疗消化不良。还是常用的苦味剂,还被用来制杜松子酒,苦艾酒,查特酒。它的甜茎还被用来作糕点的配料。


颠茄

  人说越美丽的东西越毒,用在颠茄这里正合适。它的果实黑黝黝,亮闪闪,它的花紫盈盈,娇滴滴。但是整株植物却有着很大的毒性。女巫的锅里少不了它,据说可以给人飞翔的幻觉。一般地,它被用于制作麻醉药剂。会使皮肤失去知觉,并诱发睡眠。因此也有人称其为:“瞌睡草”。


毒芹

毒芹在草药界可以说得上是臭名昭著了,这种有毒的伞形植物散发着令人十分不爽的气味。不幸的是,它的样子有点类似于山萝卜和茴香,如果搞混了就麻烦大了。毒芹在古希腊是自杀的首选良伴,苏格拉底就是喝了毒芹鸩酒挂掉的。毒芹是女巫的花园里的必备品,另与天仙子和大麻构成女巫魔药界的三巨头。至今还流传着一个方子就是讲怎么用上述三者合成女巫的毒气,主要的功用是使人精神恍惚,然后施与邪恶的力量。


花椒

  长期以来,花椒被认为具有和女巫的魔力抗衡的神奇力量。民间也有这样的习俗:五月二日,十字架创造之夜,这时采集的花椒居于取魔的效力。传统的做法是把两个枝芽用红线绑成十字架的形状,作为驱邪的护身符。


苦艾

苦艾的生物学名是Artemisia,传说与希腊的谷物女神Artemis(阿尔忒米斯)有关,Artemis将苦艾赠送给人马Chiron用于疗伤,他用女神的名字给植物命名。还有一个关于Wormwood这个名字的传说,说是逃离了伊甸园的蠕虫(有的传说指蛇)爬行过后留下的粘液上长出苦艾。事实上,苦艾并不用作调料,但用作制苦艾酒,还有药用上,苦艾有醒酒的功用,还有可作为滋补品,兴奋剂,退烧药,驱虫剂等等。苦艾一直和文学关系密切,圣经中便十二次出现苦艾。


山楂

按照民间的说法,这山楂可真是浑身是宝:蓓蕾可以生拌沙拉,花朵可以做pot-pourri,浆果则可以配合苹果作果子冻(在这点上,中国人民显然有更强的想象力)。按照美国Norfolk的民间艺术研究会的说法:曾经有这样的传统,凡是在五月一日,农场中的佣人只要能采摘到满束全部开放的山楂花枝回来,就能领到一份乳酪作早餐。


莳萝

 女巫能神气地骑着扫把到处飞据说依仗的是莳萝的药力,还有女巫的招牌产品超强力爱情药水、春药等等也是以莳萝为一剂主药。Dill的名字来源自 “dilla”,这是一个冰岛的词汇,意思是“麻痹”。浸取莳萝的药水长期以来,被用来平抚人的各种不安并有助于消化,另外莳萝草“dill weed”,是一味常用的调料用以烹饪鱼、蛋类的食物。腌制的种子可以下汤和拌沙拉。


罗勒

 罗勒气味芬芳,无论是新鲜的还是晒干的,都是厨房里不可或缺的东西,在作番茄类的食物时更要用到它。关于它的故事很多:可怜的伊莎贝拉将自己杀掉的情人的头置于一个装着罗勒的瓶子里,并用自己的眼泪为它浇灌。在印度罗勒是穷人的保护神。在希腊它象征着仇恨,而在意大利,它则象征着爱。


薄荷

 不论在哪里,不论它叫什么,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凡是猫大抵都喜欢猫薄荷,相反地,也有传说老鼠非常讨厌它。在药用上,主要是可以平缓胃痛,并用来做一些平缓的镇静剂。
猫非常喜欢猫薄荷,尤其是他们干枯的时候,猫会在上面打滚,将其撕碎,满后心满意足的大嚼特嚼。


蒲公英

多年生的蒲公英浑身都是宝,这话可不错:根可以做咖啡的替代品,叶可是沙拉配菜中的美味,花可以酿酒,是内行眼中的佳品。药用上,他有利尿的作用,他还有个浑名:“尿炕精”(piss-a-bed)


青蒿

 青蒿气味芬芳,别名也很多,十七世纪的草药师Nicholas Culpeper记载说:青蒿有助于治疗面部及身体各部位的皮疹和水泡,烧制的灰和陈色拉油混合可以使秃发再生。青蒿不作为调料,多用在衣橱中作驱虫剂。

One thought on “欧美文学艺术中的药草【Z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ink: :-| :-x :twisted: :) 8-O :( :roll: :-P :oops: :-o :mrgreen: :lol: :idea: :-D :evil: :cry: 8) :arrow: :-? :?: :!: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