琐记琐思

本来该下雪的天
却换成了一天的阴雨霏霏
昨天公寓在所有小径、入口处洒上的那些
跟雪一样白花花的盐
真真都打了水漂鸟~

在看扎迪的WHITE TEETH
刚开始,也就四分之一吧
难怪有人评价说有狄更斯的风范
(规范但不刻板)
叙述语言就像涌泉
汩汩流淌、却又不让人产生絮叨之感
作为读者,
就像一片树叶
在这顺畅自然的语言之流上漂着
任由她带你到你到达了的地方
间或的跳跃、迴转,那是对话溅起的水花
——没错,我是说一种阅读感受
没有压力,很放松……

晚上去看了一场非洲舞蹈
其实这算是人家的课堂作业吧
演员多是选修“离散”文化研究的学生
学习非洲舞蹈是他们课程的一部分
不过有专业的指导
来自欧洲的、非洲的、亚洲的、美洲的
同学们跳很起劲、很认真
看着好多皮肤白皙的、模样俊俏的白人姑娘
跳着原本是黑人才跳的舞蹈
这本身就具有不一般的文化蕴涵
看的时候就脑子小溜号了一下下——
想着Diaspora是可以这样研究的涅
具体、形象
在动感十足的鼓点的伴奏下舞着、蹈着
虽肤色不同,
但对非洲的那一种文化语言
了解自然要比纯粹的文字生动、比理论鲜活
文化研究,我(们)也说,也试图做
为了做而做,
有时候自然自己都会觉得拧吧
可是在我们的课堂上
恐怕很难实现这样的模式吧!?
这就不得不承认
这是人家美国课堂的优势啊
——什么人种都有!
还挺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ink: :-| :-x :twisted: :) 8-O :( :roll: :-P :oops: :-o :mrgreen: :lol: :idea: :-D :evil: :cry: 8) :arrow: :-? :?: :!: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