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光明必须运行【ZT】

【按】3月26日和一个年轻诗人的生命联系在一起。20年了,人们没有忘记他。转载苗炜老师的这篇纪念文章:

20年前,海子自杀——用另一个诗人的诗来纪念,下面是骆一禾的——

伟大的幻想伟大的激情

都只属于个人

随身而来 随身而去

每个世纪都有人触摸它由此竭尽

哪一首血写的诗歌

不是热血////////

如今,海子被引用最多的诗歌——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我刚看了一段视频,中央台广播员朗诵的,不是那个意思,当然,这首诗已经收入到中学课本里了,当成一首祝福的诗歌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可一个诗人注定要与尘世为敌,如果诗人都能在尘世中获得幸福了,那要这帮诗人干什么用呢?诗人的作用,好像骆一禾的“月亮”——

地面上的活人

不知你为何思想

世界,你这借自神明的台阶

下行着多少大国

和它们开发过度的人性与地方

只有月亮

在门边向着那健康的丛林

为我们谢罪

回想中,那真是一个“白衣飘飘的年代”,但有时候觉得,这种80年代思维,80年代怀旧病,弄得我们老气横秋的,现在还是有人写诗,有人做梦,可是,再引用一首骆一禾——

诗歌

那些人 变成了职业的人

那些会走动的职业

那些印刷体字母

仇恨诗歌

我已渐渐老去

(中间删了吧)

而诗歌

被另一种血色苍白的人

深深地嫉恨

向诗歌深深地复仇

还有他更悲剧性的注释——

我看到大批的人流焊定在各自的世纪/沉淀在各自的根子/日常的包围,现实的困死/竟相排斥。在这最大的攻击里/多绝望啊/年轻的人类,每一种人都古老/不知道幸福,却又知道不幸/在懂得很多的时候已经不再相信/人类多次剥落,多么稀薄/是否值得死去?

还有身为诗人的痛苦——

正当傍晚,没有创造过的人们将会感到空虚/而创造的人们将会感到孤立

骆一禾是895月份死的,在这里引用他的诗缅怀海子,也一并纪念他。其实,人活着就是挺没劲的一事儿,但只有精神完全飞起来的家伙才不屑于活着,来一段海子——

我想我已经够小心翼翼的

我的脚趾正好十个

我的手指正好十个

我生下来时哭几声

我死去时别人又哭

我不声不响的

带来自己这个包袱

尽管我不喜爱自己

但我还是悄悄打开

我不能放弃幸福

或相反

我以痛苦为生

埋葬半截

来到村口或山上

我盯住人们死看

呀 生硬的黄土人丁兴旺

今天夜里有一帮人动身去安徽海子的家乡,明天晚上有一帮人在北大朗诵,诗,不求你的理解,而是要你进入沉默和迷醉的状态,诗人所期盼读者的,是看见“世界的血”——

濒临此地的人们

读完我的诗句

请你们即刻忘掉

请你们快向大海动身

黑暗是永恒的,而光明

必须运行

在你我胸中响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ink: :-| :-x :twisted: :) 8-O :( :roll: :-P :oops: :-o :mrgreen: :lol: :idea: :-D :evil: :cry: 8) :arrow: :-? :?: :!: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