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后半叶的美国妇女文学概论

【mabokov按】徐老师领 衔主持编写了一部关于美国妇女文学作家介绍的作品。本人负责了其中的19世纪和20世纪两个阶段的作家介绍的撰写和组稿。并 且分别撰写了有关这两个阶段美国妇女文学的社会背景和发展概况方面的概论性综述。在徐老师的主持下,书稿已经完成了,但是由于资金问题,成书还遥遥无期。 且先将我本人撰写的概论部分分批贴出来,与大家分享。同时也希望方家高人不吝赐教。以下是有关20世纪后半叶美国女性文学背景的略要论述:

二十世纪后半叶的美国女性文学

二十世纪后半页的世界格局和政治氛围可谓错综复杂。首先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给整个人类带来的创伤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难以抚平。紧接着就进入了旷日持久的冷战时期,其中,人们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不可避免地会受到影响。而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对于美国人民的社会生活和政治生活的影响是很难用几句话表述清楚的——民权运动的风起云涌、妇女解放运动的高潮迭起,这些都彻底地影响甚至改变了美国民众对他们曾经熟悉的世界的认知。此外还有第三世界的崛起对美国的影响以及对未来不可掌控的忧虑等等,这些意识形态的东西都不同程度地深入到了美国民众生活的各个层面之中。

文学中的女性形象

对于二十世纪后期的许多美国作家来说,女性在他们作品中成为简单的生理形象和性形象。以前的传统作品中的天使和魔鬼、纯真少女和淫荡妓女的界限已不再分明,她们统统被色情化,蒙上一层性的色彩。十九世纪的文学作品,曾经褒扬纯洁、谴责欲望,而二十世纪后期却反其道而行之。霍桑的《红字》中的“A”曾用来作为女性所犯下的原罪的象征,而在这里,变成了“O”,象征女性的性开放,正如保林·里格(Pauline Reage)的作品《O的故事》(The Story of O)中所描述的那样。当然,在这期间也有一些作家抗拒这股潮流,塑造了有理性、有思想的独立自强的女性形象,但总的来说,对于更多作家来说,潮流难以抗拒。

在这一时期,男作家笔下的女性形象变形为简单的情欲动物,连名称都隐含了这一点。女性被称为甜心、小茶点、小樱桃等等,成为男性欲望的甜美而精致的饭后甜点。当然在这期间也经历了一系列的潮流上的变迁,但总的来说,这一时期的男作家几乎毫无例外地把目光投向女性的身体以及对女性的欲望。即使在描写母亲形象和文学女性形象时,也要使她们的梦境和恐惧带上欲望的色彩。

其实早在1939年,对女性的色情化描写已经初露端倪。生育控制技术的传播,性手册的发行,新的离婚法的出台,女性服饰上的变迁,如此种种社会变迁使女性从传统的不可触摸的神秘圣洁之中走出,成为轻易可获取的男性欲望的对象。二战中出现了许多随军慰问的妇女,这在一战中是未曾有过的。而数不清的战争电影和小说也在记录战争中的随意性行为方面推波助澜。与此同时,战争中流行的裸女贴画导致了对女性身体的关注,身体各部分被分别予以评论,似乎女性已成为可以分割开来然后再拼凑起来的积木。如亨利米勒(Henry Miller)作品中对于女性生殖器的描写就大胆而裸露,而且贯穿全文。但是女性不仅具有诱惑力,而且具有很强的威胁性。政府不断地告诫战场上的男人们,让他们洁身自好,以免暴露于性病的危险之中。更有甚者,二战中的许多战士将战争的毁灭性与女性解放联系起来,正象一战中的战士将战争归咎于妇女一样。美国诗人斯坦利·卡尼兹(Stanley Kunitz)的诗中将战争场面拟人化,描绘成一个不满足的妇女,玷污和毁灭了男人。

在战争被比拟为妇女的同时,战场上的男人们却不断地提醒自己,他们是在为保护家中的女子而战,为保卫这些女子所代表的价值而战。在这一时期有许多电影和流行歌曲中,战士们吻别心爱的女孩,走向战场杀敌。如卡尔沙皮罗(Karl Shapiro)的诗也许是此时期最为著名的描写战争的诗歌。其中一首《V字母》写1944年,是以信的口吻写给一个女孩子的,诗中陈述了她的种种美德以及这位战士宁愿为她而战死的勇气。

尽管沙皮罗的诗中的女子只是被动地等待爱人从战场上归来,在现实生活中,女性却并非如此,她们在后方为战争作出了自己的贡献。许多女性到兵工厂工作,后来随着战事的加深,政府也改变了宣传策略,妇女不再是坐等的形象,而变为积极投身于后方服务,为前方男人的战争做好后勤工作。但战争一结束,这一形象又退回到了从前,变为听话的邻家女孩,并且费迪南·兰伯格(Ferdinand Lundberg)和玛丽亚法哈母(Marynia Farnham)在他们合著的《现代女性——失落的性别》一书中,被警告说,一旦女性坚持在外面的世界与男性比拼,那么她们将失去所谓的女人味。

不论是把女性描写成只拥有本能的动物还是欲望的主体,这一时期的男作家的作品中的女性多是属于不完全的和非理性的人类。如贾雷尔(Randall Jarrell)的诗《图书室中的女孩》(A Girl in a Library)将他的对象描写为“梦中的物品”,而且写道:“人们从你迷蒙的眼中,看到了一个不完全的灵魂”。而另一位美国诗人坎尼斯·考奇(Kenneth Koch)在他的《一个美人的梦》(A Dream of fair Woman)将女性描写为梦的世界中的梦着的人.很明显,正象大众文化中的明星玛丽莲梦露一样,这里的女性只是作为美丽的花瓶而没有思想没有理性。

从五十年代的“垮掉的一代”诗人到六十年代的黑色幽默再到七十年代,美国作家继续延续着这种传统,将女性描写成各个肉体部分的集合。以《嚎叫》一诗轰动文坛的爱伦·金斯堡的诗中也有这样的描写。但对另一些作家来说,女性的身体有时成为一种神秘,而男性在她们面前束手无策。在菲力普罗斯(Philip Roth)的诗中,诗人把一个男性叙述者变形成为女性的乳房。但即使这些策略有时也会走火。在菲力普罗斯和约翰厄普代克的作品中,居家妇女被描写为受宠而无所事事,生活无聊至极以至于想出许多新奇的招数去征服身边的男性。也许其中最为冷酷、自恋的当数罗斯的小说《再见,哥伦布》中的一位犹太裔公主,她的拜金主义使她不断引诱男人,又不断抛弃她们。

当然在二十世纪后期的男作家的作品中,也有所谓的真正的女人和善良的女人,而这些女人之所以被称为真正和善良是因为她们甘愿为男人的利益牺牲自己。这种形象可以追溯到T·S·爱略特的戏剧《鸡尾酒会》,其中的女主人公被称作是“具有美德的”,因为她甘愿让被钉在十字架上,只为救那些疾病緾身的当地人。还有另外一些作家对于那些试图自立的女性持有敌意,在作品中警告道,她们迟早会为自己的罪行受到惩罚。如托马斯·品钦的《V》中,V的同性恋朋友米莲被舞台上的一根柱子刺穿,而V自己也被小孩子们偷去假肢假牙和假发。

这一时期的许多男性之间的冲突也被报复到了女性头上。如黑人和白人之间的种族冲突。有一个黑人牢狱作家克里伏(Eldrige Cleavor)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我对历史事实中白人男人如何虐待黑人女性充满愤懑。因此,我也以同样的方式报复白人妇女”。而母亲的形象在这一时期的文学作品中也退化成为自私和淫荡的男性毁灭者。如费迪南·兰伯格(Ferdinand Lundberg)和玛丽亚法哈母(Marynia Farnham)合著的《现代女性——失落的性别》一书中,作者问道:“这些母亲到底儿子做了什么?”然后自问自答道:“她们使儿子们丧失了作为男人的力量,也就是说,她们阉割了儿子”。到了1962年,在肯·凯西的作品《飞越疯人院》一书中,作者塑造了“大护士”这一形象,而此形象正是包孕了几乎所有的女性缺点。因此,即使是那些致力于照顾儿子们的母亲形象也被丑化为自私、专横而且充满罪恶。

女性的现实生活

以上提到的这些对于女性的色情化的描写也许部分是由于这一时期的女性获得了许多她们的前辈们未曾获得的权利和机会,如在、法律、经济、社会、政治、教育等方面的机会。本来这一时期女性所取得的成就应该是很大的,但是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许多方面的权利都未落实到实处,而且并不是每个阶级的妇女都能享有,所以也出现了许多新情况所带来的新的社会问题。

首先,在法律方面,妇女取得了许多权利。法律上赋予了女性自由离婚的权利,在过去,法律对于离婚采取双重标准,女性如果犯通奸罪就会受到责罚和被遗弃,而男性犯同样罪行却安然无恙。而且在过去,离婚女性的子女会被前夫带走而无须法庭的审理。但自从70年代加州通过“无错”离婚法后,女性也可以提出离婚而无须特别说明原因。而且在1973年,美国法律授予妇女对于自己是否生育的控制权。而且1963年美国的同工同酬法规定,女性同男性做同样工作,必须付同样薪酬。1980到期1990年间,进入法律院校学习的女性人数有了史无前例的增长,而且她们毕业后从事的工作也有了很大改善,其中有的人还成为政界新星。

但是,种种进步都伴随着各种各样的问题。离婚法的实施不仅导致离婚率的提高,而且带来了子女抚养和教育方面的问题。离婚通常会影响到孩子的成长。而关于女性生育控制的法律,更是不断遭到宗教界人士的挑战。

在薪酬方面的进步也是令人怀疑的。首先,女性的工作局限于低薪、低层次而且集中于服务业。第二,职业女性很少被称作是家中的经济支持者,即使她们是家中唯一挣钱的人。第三,职业女性在工作之余还得照顾家庭,而且社会在育儿和理家方面提供的帮助很少。因此,工作中的妇女不得不在家庭和职场两头奔波。

在教育方面,也存在着不少问题。如进入高校读书的女性越来越多,但女性在商界的比例却基本不变。这也说明了教育所存在的问题。正如一位美国心理学家所说,许多在学校得奖学金的女性却在与男性约会的时候假装一无所知,而且在学校中成绩优异的女学生在以后的生活中成功的却很少。当然,这其中也有例外,但总体上来说,职场中成功的女性相比男性来说,还是太少了。

而在女性服饰方面的变化大概最能显示出社会的变迁了。从四十年代的实用装束开始,经过五十年代的长长的女性化的所谓“新服饰”,到六十年代的“迷你裙”,再到七十年代的无性别裤装,到八十年代的职业女性装束,这一系列的服饰变化了展示了不同年代的不同价值取向——四十年代的战争状态、五十年代的居家生活、六十年代的新女性运动以及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对六十年代的反击。而九十年代的女性则返璞归真,服饰重在回归自然。

在催化女性解放的过程中,生育控制技术的发展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六十年代的避孕药物和避孕器具的发展,意味着女性不必再为生育控制而担心。但是到了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由于爱滋病的暴发,性解放不再等同于女性解放运动。

但是到了七十年代,却有越来越多的女性起来反对曾经被认为能给她们带来解放的女性解放运动。如1972年,在美国国会准备通过平等权利修正案时,却有一位共和党的保守者菲力斯·斯拉夫丽(Phylis Schlafly)站出来反对该议案的通过,说它的通过将会带来社会的混乱。而许多妇女也响应了其号召。正象1973年玛拉贝尔·摩根(Marabel Morgan) 的小说《完全女人》(The Total Woman)中所描写的那样,充满诱惑性的妻子通过她的臣服和引诱策略来保证她的感情上和经济上的安全感。而对于工薪阶层的妇女来说,她们在女性解放运动中看不到任何实际的利益,因此对其并不热衷。

尽管如此,对于女性的复杂文化背景的关注使得近年来出现了女性研究的热潮,特别是在大学校园中,社会学家、人类学家、经济学家、艺术家等都将女性研究作为一个特别的领域加以研究,并且创办了许多这方面的杂志,不仅对性别问题作了探讨,而且对黑人妇女问题、同性恋问题、亚裔妇女问题、工人阶级妇女问题都作了深入的研讨。而且在文学研究领域,女性研究学者们还对历史上的女性作品进行了深入发掘。

女性的文学创作

对于二十世纪后期的女性作家来说,不管其个人是否女性主义者,在创作过程中,她们都带着两方面的意识。一方面,她们意识到了自己秉承着一种很强的传统,另一方面,她们也意识到了自己身处一个充满敌意的男性为主宰的环境,感到了作为女性的易受伤害。这些思想在安德里·里奇(Adrienne Rich)的《重看写作》(Writing as Revisions)中得到了阐发,这篇文章还可看作是女作家和女批评家的宣言书。她在书中回顾了从伍尔夫到玛丽安莫尔的女作家,并解释道,这种回顾对“我们来说是文化史中的特殊一章,是夹缝中生存的一幕”。

而二十世纪后期的许多女作家都以她们各自不同的方式在做着这种夹缝中的生存活动。如诗歌有奥尔森(Tille Olsen)的《十二个里面挑一个》(One Out of Twelve)、拉丝(Joanna Russ)《一个女主角能做什么?》(What Can a Heroine Do?)拉基丝(Muriel Rukeyser)的《神话》(Myth)普拉丝(Sylvia Plath)的《刺痛》(Stings散文有沃克(Alice Walker)《寻找母亲的花园》(In Search of Our Mother’s Gardens)马莎(Paule Marshall)的《厨房里的诗》(Poets in the Kitchen)等等;诗人沙顿(May Sarton)的《我的姐妹》(My Sisters,O My Sisters)奥布赖恩(Edna O’Brien)的《心中的玫瑰》 (A Rose in the Heart)分别道出了对于文学史上的其他女作家的认同和继承。

此时期的女作家的作品以对于自我的寻求为主题,以不同的方式讲述了对于塑造作家本人的身份特征的社会和文化因素作了深入细致的探究。如奥尔森(Tille Olsen)的《给我讲个谜语》是从一个俄国犹太人移居美国的角度来叙述的。而克里夫顿(Lucille Clifton)则是以黑人方言重新叙述了圣母玛丽亚的故事.还有少数裔作家如华裔作家金斯顿(Maxine Hong Kingston)黑人同性恋作家劳德(Audre Lorde)美国印第安作家玛萌(Leslie Marmon)等。

还有一些女作家采用了不同的创作题材,她们致力于描写真实的或虚构的社会环境。因此她们多采取现实主义的创作手法,此类作家有布鲁克斯(Gwendolyn Brooks)所描绘的芝加哥的“吃豆人”,有奥康纳(Flannery O’Connor)笔下的佐治亚乡村百姓,有达夫(Rita Dove)的十九世纪的奴隶等等。她们在刻画人物的同时,也描写了人物所处的社会环境,以及人物和环境之间的关系。

这一时期的女性作家作品还有一个特征是“多样性”。在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许多女性作家开始从不同的经济、语言、宗教、种族、政治角度来描述现代女性的多样化生活。而且这种趋势也伴随着学术界在女性研究方面的不断创新,如对于非裔女性、亚裔女性、拉丁裔女性、印第安族女性以及同性恋女性的研究都有了很大发展。

参考文献:

“20th Century American Women Writers,” (2008/10/27) < http://faculty.ccc.edu/wr-womenauthors/index.htm >

“Women Writers: 20th Century,” About.com: Women’s History. (2008/10/27) < http://womenshistory.about.com/od/writers20th/Women_Writers_20th_Century.htm >

Ammons, Elizabeth. Conflicting Stories: American Women Writers at the Turn Into the Twentieth Centur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US, 1992.

Blatch, Harriot Stanton. Mobilizing Woman-Power. New YorK: The Women’s Press, 1918.

Bryfonski, Dedria, & et al. Twentieth-Century Literary Criticism: Criticism of the Works of Various Topics in Twentieth-Century Literature, Including Literary and Critical Movements, Prominent Themes and Genres, Anniversary Celebrations, and Surveys of National Literature. Published by Gale, 2006.

Cahill, Susan Neunzig, & Susan Cahill. Writing Women’s Lives: An Anthology of Autobiographical Narratives by Twentieth Century American Women Writers.  HarperPerennial, 1994.

Cane , Aleta Feinsod, & Susan Alves. “The Only Efficient Instrument”: American Women Writers & the Periodical, 1837-1916. University of Iowa City, 2001.

Chester,  Laura,  Sharon Barba, & Anaïs Nin. Rising Tides: 20th Century American Women Poets.  Washington Square Press, 1973.

Johnson, Sarah Anne. Conversations with American Women Writers UPNE, 2004.

Levine-Keating, Helane. Myth and Archetype from a Female Perspective: An Exploration of Twentieth Century North and South American Women Poets. New York University, Graduate School of Arts and Science, 1980.

Lundberg, Ferdinand, & Marynia F. Farnham. Modern Women: The Lost Sex. New York: Harper & Brothers, 1947.

Middlebrook, Diane Wood, & Marilyn Yalom. Coming to Light: American Women Poets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 1985.

Orr, Lisa. Transforming American Realism: Working-class Women Writers of the Twentieth Century. University Press of America, 2006.

Rainwater , Catherine, & William J. Scheick. Contemporary American Women Writers: Narrative Strategies. University Press of Kentucky, 1985.

Rich, Adrienne. “When We Dead Awaken: Writing as Revisions,” (2008/10/28) < http://www.nbu.bg/webs/amb/american/5/rich/writing.htm >

Stevens, Wallace. “A High-Toned Old Christian Woman,” PoemHunter.com. (2008/10/28) < http://www.poemhunter.com/poem/a-high-toned-old-christian-woman/ >

West, Nathaneal. Miss Lonelyheart. Liveright, 1933.

Westerlund-Shands, Kerstin, & et al.  Awakening Women: North American Women Writers of the Twentieth Century. University of Örebro, 1992.

6 thoughts on “20世纪后半叶的美国妇女文学概论

  1. 作为一个新手,我一直在寻找的文章,可以帮助我在线。谢谢哇!谢谢!我一直想写在我的该网站的东西。我能参加你的文章的一部分,我的博客?

    [回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ink: :-| :-x :twisted: :) 8-O :( :roll: :-P :oops: :-o :mrgreen: :lol: :idea: :-D :evil: :cry: 8) :arrow: :-? :?: :!: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