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5条

1. 纳博科夫说,“我不相信‘历史’可以脱离‘历史学家’而存在……”——意味深长啊!你能够完全参透吗?

2. 昨天才看了青年作家任晓雯(是个大美女!但是如果说她是个“美女作家”总觉得不妥,似乎是对她的才华的不尊重。)的短篇小说“阳台上”。其中几个小人物很有特点。我一下子想到多年前读过的美国作家安德森的《小镇畸人》(Winesburg, Ohio)。其中的那些可怜又可恨的小人物很值得回味。

3. 在我心中,商务印书馆的地位很神圣。一直认为她出的书籍皆为精品。我自己也曾为她翻译过辞典和书籍。他们严谨的工作作风给我深刻印象。可是这两天在读的一本书令我很受伤——真怀疑译者用了翻译软件,好多话不像人话。事实再次提醒自己,任何时候,迷信盲从都是不对的~~~

4. 虽然总想回避,但是仍会无奈地接受现实。现实是要看的书有一大堆,要看的书却都还没有看……

5. 教学相长——有的时候,我教导学生的话放在自己身上,也适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ink: :-| :-x :twisted: :) 8-O :( :roll: :-P :oops: :-o :mrgreen: :lol: :idea: :-D :evil: :cry: 8) :arrow: :-? :?: :!: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