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之张琦之四

《五号屠场》:冯内古特的历史意识与政治担当(作者:虞建华)
外国文学研究 Vol 37. No.4 August 2015。
一、对小说的不同研究角度
1.针对小说的现实主义与后现代主义进行研究:
查阅知网论文,大部分的研究角度都围绕小说的所属性质展开,由于小说拼接了很多的碎片故事,而并非按照时间顺序一一展开,打破了时空的正常顺序,时间的跳跃性形成故事情节的不确定性,许多研究者都探讨其时间机制与后现代的写作特征上。
由于原著小说作者在小说中不同部分有意将自己安排进故事中,成为小说中的一个人物,并不时以从个人角度出发,对小说进行解释,所以许多研究者引用“元小说”的概念进行分析解释。(“元小说”是有关小说的小说,是关注小说的虚构身份及其创作过程的小说。小说的叙述往往在谈论正在进行的叙述本身,并使这种对叙述的叙述成为小说整体的一部分。)
小说中“戏仿”的运用,研究者将小说中的情节与新生的基督、伊甸园故事、官方历史学家进行比对,认为这种戏仿结构了传统的宗教,颠覆了传统的历史写作。
其次还有研究者将小说的现实主义特性与后现代主义特性进行联系分析,更有相对比分析,认为小说是对现实主义的回归,此观点个人表示没有说服力。
2.探讨小说反战主题叙事:
研究者从小说中的“战争场面”、“英雄人物”、“敌我界限”、“情节与高潮”等战争叙事的基本要素出发,认为原著小说是对传统战争作品进行全面的颠覆和解构,用反传统手法来表现战争的荒诞与残酷,深化反战的主题。
3.探讨小说的语言风格
在多篇研究文章中都会提到的小说细节:整篇小说用了100多次“事情就这样”把话题打住,一方面是避开描写血腥的死亡场面,另一方面凸显叙述者的无作为与面对战争的麻木。
小说直接来源于拉丁语、德语中的短语、句子和段落,此外还有原著作者创造的新词,此点也被研究者看做是小说后现代主义特性的印证。
4.探讨小说的“黑色幽默”写作风格
许多文章中平淡无奇的话都蕴含着对于战争甚至是决策者的讽刺,一方面真
实逼真地展示一个荒谬无度、丧失理性的世界,另一方面通过激发读者的笑声来使其宣泄内心的困扰和恐惧。
将原本正派的人物刻画的外表丑陋,举止怪癖。用大量生动的语言来渲染黑色幽默的效果,不恰当的比喻更使人感受到压抑与难受。
5.小说的战争创伤影响
由于原著作者本人亲历了火烧德累斯顿事件,才能融入进小说叙述者的经历中,甚至将自己的经历与主人公比利的经历混合在一起,“毕利和其他人被卫兵带到废墟堆上。我当时也在那儿,奥黑尔也在那儿。”同时不论是叙述的语言还是叙述的风格还是故事的情节都映射着战争带给人们心灵毁灭性的影响,也有部分研究者从创伤理论角度进行研究。
二、故事情节与主题分析
毕利出生于一理发师之家。中学毕业后就上了一所验光专科学校,不久应征入伍,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服役。还没来得及参加一场真正的冲杀就为德军所俘,被运往德国德累斯顿城的一个名叫“五号屠场”的集中营。1945年2月,毕利目击了“欧洲有史以来最大的屠杀”。具有千年历史文化的古城德累斯顿遭盟军轰炸,全城顿时化为灰烬,死伤无数,毕利死里逃生。
后来在一次空难中毕利虽又一次幸免于死,却因此得了精神分裂症。1967年,毕利自称被来自541大众星的飞碟绑架。回来后变得更加精神恍惚,神经错乱,常常在报纸,电台等场合发表奇谈怪论,大谈他在大众星上的生活经历和感受。
作品通过对毕利在二次大战前后惨痛经历的描写,反映了战争给人类造成的创伤和人们强烈的反战情绪。主人公毕利是个荒唐可笑而又玩世不恭的人物。战前是个不谙世事的毛孩子,被比喻为中世纪“儿童十字军”的一员;战后却成了精神分裂症患者——生活在现实和梦幻之中,奔驰于过去、现在和将来之间。小说塑造了受虐型的小说人物和抱有宿命论观点的叙述者,作者通过笔下“反英雄”角色的警示作用,进行历史维度的叙述与政治角度的介入,引导读者通过想象结构历史,重构历史。
三、研究报告分析
本文是一篇逻辑强,衔接自然的文章,引用多种论据加以佐证,所以对于这篇研究性很强的文章,个人认为重在学习。
1. 第一部分:站在背后的言说者
作者首先解释原著被误读为悲观主义作品原因的四个方面,指出误读源于讲故事层面/叙事层面与作家的认识层面混为一谈,进而分开探讨作品的故事层面,在介绍的过程中反驳误读的现象。
接着说明叙事层面,用原著作者本人的讲解帮助解读小说。并拉回主题:作者通过小人物命运的再现表达积极的政治介入态度。
2. 第二部分:见证着的陈述与小说家的再现
这一部分首先介绍故事背景与真实的历史事件,并引发原著作者写作的导火索,与作品的现实意义,用德累斯顿这座城市本身的非政治性特征讽刺决策者荒谬的屠杀行为。
指出原著作品中凸显的个人陈述,梳理小说中4个不同层面的平行话语:故事外作家的谴责声,不想让战争记忆继续困扰的叙述者之声,对周围事情真意浑然不觉的主人公比利之声,小说中与虚构故事形成比照的大量的历史记载。
(这一段内容有研究者进行了研究,指出原著中的叙事特点是文章叙事者、主人公、作者本身主体的交叉性存在,是后现代主义作品特征的体现。)
3.第三部分:历史意识与当代指涉
这部分回到历史意识上,指出作者的当代指涉。本文作者分析出现在原著中提到的书目《特殊流行幻觉与集体疯狂》等,指出其他作者谈及德累斯顿轰炸的作品中的古城在本文中也同样出现,后自然而然的把德累斯顿轰炸与越战放在同一层面。同时提出文中态度强硬的“海军上校”是美国空军司令迪斯•勒梅的化身。(其他研究者分析的原著中的戏仿特征)
作者特别介绍了小说中特别值得注意的最后场面,指出轰炸德累斯顿是场大悲剧,但解释成军事需要的说法很少人相信,作者并置了冲突,引出“当时我就在那里”的见证性是不可替代的,确立小叙事的权威,对宏达叙事的真实性提出质疑。
4.第四部分:人道主义呼声:作家的政治介入
用小说中美军士兵老德比因在废墟中捡了一把茶壶,违反了战时军令而被逮捕,当场审判实施枪决的情节强调小说讲战争的荒诞性表现的淋漓尽致。
德累斯顿轰炸事件在原著作者其他著作中的体现与变化。
指出原著对于德累斯顿轰炸的虚构再现,本质上是一种对历史的尊重,当机构化的官方叙事演示和删改此类行为,作家站出来将历史叙事转化为小说叙事,在对事件的重新呈现中参与了历史重构,具有平衡和匡扶历史的政治意义。
四、个人思考感悟
1.通过浏览知网中对《五号屠场》的分析文章,发现原著中有很多值得挖掘的研究点,研究角度有很多重复,对于历史与政治这个角度还是非常新颖的。只是读过文章感觉历史性和政治性都落脚在了小说的现实意义上,对于战争小说而言,其历史性是必备的背景元素,不知把小说的意义性拿出来研究是否可行或是多余。
2.相比之下,个人倾向于认为原著小说的闪光点在于其独特的叙事手法,正如本文作者在摘要中所说,“原著作者将历史叙事与小说叙事并置,将历史事件与当代政治并置,将小人物的遭际与官方宏达陈述并置……这种介入写作是作家参与正对意义阐释权的斗争。”所以对于这种“并置性”也可以开辟出一种研究的思路。
3.文章第三部分中的当代指涉是本文中独特的亮点,对童子战军圣战的详细描述,包含着对德累斯顿轰炸以及越战冬季的明显指涉。指涉性的研究角度可以应用于我们对于特定主题或特定题材的分析,作者是否有隐含的所指,或是意图以小见大,可以在分析时进行比对注意下。
4.文章对于多种作品,多种观点的引用、分析或是比照给人以望尘莫及之感,论据相当的充实且关联性较强,这也提示我们在进行文章分析的时候广泛的涉猎相关文章,或是把相关评述文章中的闪光点加以联想,时候有些文章的部分也可应用此类分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ink: :-| :-x :twisted: :) 8-O :( :roll: :-P :oops: :-o :mrgreen: :lol: :idea: :-D :evil: :cry: 8) :arrow: :-? :?: :!: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