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之张琦之三

囚徒•玩偶•自我——评《掘墓人的女儿》中伦理身份的演变
《当代外国文学》,总第140期
一、文学伦理学研究:
1.文学与文学伦理学
文学的根本目的不在于为人类提供娱乐,而在于为人类提供从伦理角度认识社会和生活的道德范例,为人类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提供道德指引,为人类的自我完善提供道德经验。因此,文学的审美只有同文学的教诲功能结合在一起才有价值。
在文学伦理学批评的理论体系和术语使用中,伦理的基本涵义同伦理学中伦理的涵义有所不同,它主要指社会体系以及人与社会和人之间客观存在的伦理关系和伦理秩序。在现代观念中,伦理还包括了人与自然、人与宇宙之间的伦理关系和道德秩序,道德秩序也可称之为伦理秩序。在具体的文学作品中,伦理的核心内容是人与人、人与社会以及人与自然之间形成的被接受和认可的伦理秩序,以及在这种秩序的基础上形成的道德观念和维护这种秩序的各种规范。
2.文学伦理学的研究方向
文学伦理学批评重视对文学的伦理环境的分析,伦理环境就是文学产生和存在的历史条件。文学伦理学批评要求文学批评必须回到历史现场,即在特定的伦理环境中批评文学。
文学伦理学批评不是对文学进行道德批判,而是从历史发展的观点考察文学,用伦理的观点解释处于不同时间段上的文学,从而避免在不同伦理环境和伦理语境中理解文学时可能出现的巨大差异性。
从文学伦理学批评的观点看,几乎所有的文学文本都是对人的道德经验的记述,几乎在所有的文学文本的伦理结构中,都存在一条或数条伦理线,一个或数个伦理结在文学文本中,伦理线同伦理结是紧密相连的,伦理线可以看成是文学文本的纵向伦理结构,伦理结可以看成是文学文本的横向伦理结构。
二、柏拉图的“洞穴”理论:
在《理想国》中,柏拉图使用洞穴寓言首次详细解释唯心主义。洞穴寓言说的是,在一个地下洞穴中有一群囚徒,他们身后有一堆火把,在囚徒与火把之间是被操纵的木偶。因为囚徒们的身体被捆绑着(不能转身),所以他们只能看见木偶被火光投射在前面墙上的影子。因此,洞穴中的囚徒们确信这些影子就是一切,此外什么也没有。当把囚徒们解放出来,并让他们看清背后的火把和木偶,他们中大多数反而不知所措而宁愿继续待在原来的状态,有些甚至会将自己的迷惑迁怒于那些向他们揭露真相的人。不过还是有少数人能够接受真相,这些人认识到先前所见的一切不过是木偶的影子,毅然走出洞穴,奔向自由。刚走出洞穴的这些人不禁头晕眼花,开始,他们不敢直接正眼看光明的世界,渐渐地,他们可以直接看、仔细看清阳光下的一些,最后,他们甚至可以直接看清阳光的源头——太阳。
三、阅读篇章分析:
(一)文章主题
此篇研究报告运用柏拉图的“洞穴”理论来观照欧茨小说《掘墓人的女儿》,论证了雅各布的伦理身份由“自我”到“玩偶”,最后沦为“囚徒”,而女儿丽贝卡则通过积极的伦理行为走上一条从“囚徒”到“玩偶”到实现“自我”的身份演变之路。用父女两人相反的身份演变过程说明人类理想的身份具有层级性和单向性,进而从哲学的高度指出一直冲突下的伦理选择决定了作为主体的人的生存价值。
(二)行文思路
本篇报告行文线索清晰,主要分为三个部分:
1.犹太人雅各布为逃避纳粹党的迫害,带领全家逃离德国移居美国,但在新的伦理环境中,雅各布并没有构建起他想要的伦理身份,反而一步步失去本来的自我,在被孤立的孤独中成为自己内心的“囚徒”
作者分析其美梦破灭的几个原因:(1)生存环境的恶劣不堪
(2)难以相处的不同种族件的人际关系
(3)对于语言的排斥
对于雅各布从“自我”到“玩偶”,最后沦为“囚徒”的转变上,作者理解为是他的理性意志、非理性意志和自由意志之间的冲突问题,在转变的不同阶段,由于某一意志占了主导地位,而致使不同心理状态的呈现,最后在非理性意志的主导下完成了自我贬黜。
2.雅各布的女儿丽贝卡不断增强其理性意志,自由意志不断受到约束,完成了实现自我的身份演变道路,显示出了主体人的生命能动性。作者分析了在她转变的三个阶段的不同表现特征,最后将其与雅各布进行对比,指出雅各布在伦理关系上出于被动定位,丽贝卡出于主动消解非理性意志的状态。
3.从雅各布和丽贝卡的相逆身份演变,得出结论人类在伦理社会中艰难前行。作者在这部分指出了三点伦理启示:
(1)在身份演变的过程中,用理性意志约束自由意志;(2)要在新的伦理环境中,积极融入其中;(3)在拥有“自我”意志后,要保持清醒的理性,而不是无原则的任由自由意志主宰。
(三)篇章的研究角度
文章在开头指出《掘墓人的女儿》在国外被认为是关于身份认同、孤独和自由的杰作,但国内发表的相关文章都集中在小说人物犹太身份的“认同”上,忽视了而小说蕴含的丰富而深刻的创作理念和思想。
而作者通过欧茨的采访中的话语透析出欧茨关注的是人在社会中的身份、命运乃至生活状态。原著小说的故事背景是从二战前期雅各布一家到美国后开始,作者认为这样的时间跨度说明“小说的视野不是局限在种族歧视或压迫问题上,而是要表现人类在发展中安身立命的宏大主题。”从而从柏拉图的“洞穴”理论对两大主要人物雅各布和丽贝卡进行伦理身份演变的分析。
四、个人思考感悟
1.首先对于作者认为小说的时间跨度不局限在种族问题,而在人类安身立命的主题上,我部分赞同。不赞同的方面在于,在人类的发展上,安身立命的问题是难以摆脱的普遍性问题,但犹太家族移居美国进行安身立命是其中的特殊性问题。作者通过两大主人公相逆的伦理身份演变升华至整个伦理社会,随充分考虑到其高度,但不能把身份问题相割裂开,毕竟不同种族间的伦理选择都有自身的特殊问题。个人认为在社会体系中,人与社会的伦理关系本身就包含着人类自身的伦理身份,所以可以将伦理发展与伦理身份综合起来分析,也许更能挖掘出文章的深度。
2.伦理的特征可以分为人的兽性因子与人性因子,与作者提到的非理性意志与理性意志有共通之处,也可以作为分析的角度举例进行不同方面的说明。
3.本篇研究报告的思路清晰,归结其原因大部分可以看做是研究的理论:柏拉图的“洞穴”理论与小说的符合性,两大主人公的转变用“自我”、“玩偶”、“囚徒”的模式进行归类也较为符合,既清晰又说服力强,可见合适的分析理论与分析方法对于文本研究的重要性。
4.对于小说后半部分丽贝卡融入美国社会,改名为“黑兹尔•琼斯”,在遇到失散的二哥时拒不相认,作者认为这是她成功获得“自我”身份后没有走回头路,说明维护理想的伦理身份的必要性。可是文章结尾处丽贝卡不断写信给失散多年的表姐,执着的希望“认亲”,则不能支撑丽贝卡“不走回头路”的观点。
在本文作者注释的其他文章,如《文化身份的消解、重建与回归——以欧茨小说<掘墓人的女儿>为例》中,作者将这种情况分析为丽贝卡完成了犹太身份的回归。而有些文章如《备受歧视的犹太女性——<掘墓人的女儿>主人公丽贝卡身份解读》中认为丽贝卡此时是美国身份与犹太身份的混杂状态。个人认为这并不能完全理解为犹太身份的回归或是身份的混杂状态,比较同意前篇文章作者的观点,再联系伦理学的观点,理解为在丽贝卡进行伦理选择的进程中,其自身的犹太文化始终影响或制约着美国犹太移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ink: :-| :-x :twisted: :) 8-O :( :roll: :-P :oops: :-o :mrgreen: :lol: :idea: :-D :evil: :cry: 8) :arrow: :-? :?: :!: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