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桑德斯和《林肯在中阴界》

【野马絮语】中断了一段时间的“研究生专栏”重新登场。这篇是我安排给研究生的一篇作业。经过我的修改,已经全文在《天津日报》“满庭芳”版(2017年12月13日)上发布。

乔治·桑德斯和《林肯在中阴界》

南开大学  朱志远  蔡媛媛

现年58岁,素有“天才怪诞作家” 之称的美国作家乔治·桑德斯凭借其第一部长篇小说《林肯在中阴界》荣获本年度英国文学大奖曼·布克奖。

桑德斯一直以来以短篇小说享誉世界。早在1994年桑德斯就开始陆续发表中、短篇小说并多次获得国家杂志奖。1996年,37岁的桑德斯发表了他的第一部短篇小说集《衰败时期的内战疆土》并入围海明威奖。此后桑德斯又陆续发表了三部短篇小说集:《天堂主题公园》(2000)、《在信仰国》(2006)、《十二月十日》(2013),并斩获故事奖、弗里欧奖等多个奖项。此外他的作品还包括中篇小说《菲尔短暂而恐怖的王朝》、童书《浮丽村固执的怪皮虱》以及小说《有关未来的两分钟笔记》等。

桑德斯是一位反乌托邦主义的讽刺小说家,其作品多选择荒诞的超现实主义背景并且充满罪恶、暴力等黑暗元素,他善于用幽默风趣的语言、古怪荒诞的小说设定和出人意料的情节铺陈揭示美国资本主义发展中的各种社会问题。但和一般讽刺作家不同,桑德斯的作品在揭露社会问题的同时也会隐约流露出他悲天悯人的人文关怀。比如他的短篇故事集《十二月十日》中的《逃出蜘蛛头》:故事背景是一个蜘蛛状的实验室,“蜘蛛头”是控制中心。一些科学家正在研制可以改变人情绪的各种药剂,并拿囚犯作为实验对象,企图控制人类的七情六欲。故事的主人公杰夫也是实验对象之一。多次实验之后,他醒悟到这些肆意操纵别人感情的实验是疯狂而不人道的,而自己即使袖手旁观也会间接使一些实验对象牺牲,最终他选择了自杀来救赎自己。

桑德斯荒诞的故事背景多来源于被放大的社会问题,他善于把社会发展中的矛盾放大到不合理的程度以引起人们的警觉,这样的超现实主义本身就有警世意味。在小说《逃出蜘蛛头》中,桑德斯就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科技发展和人道主义背道而驰的社会问题。

尽管桑德斯通过作品所揭示的社会问题往往沉重而尖锐,但他幽默风趣的语言风格和别出心裁的情节设定却依旧俘获了不少读者的心。

回顾美国短篇小说的发展历史就会发现,桑德斯的作品延续了马克·吐温的幽默辛辣的语言风格,库尔特·冯内古特的超现实主义理念和唐纳德·巴塞尔姆的离经叛道的创作思想。要说桑德斯的不同,那大概就是他始终“善心未泯”,这也是他的小说中的救赎色彩的来源。据2015年3月13日的北京晨报消息,十多年前桑德斯乘坐的航班在从芝加哥飞往雪城途中与一群大雁相撞并险些坠毁,死里逃生让他觉得“世界美好到了极致”。随后桑德斯还修习了宁玛派佛教文化(藏传佛教四大传承之一),他说佛教的“本善”思想对他的创作思路和写作风格很有影响。2013年,桑德斯在雪城大学做了以“与人为善”为主题的毕业演讲(后被印刷成书),并说“我一生中最后悔的事就是没有及时表达对他人的善意”。从他自身经历可以看出,这些就是《十二月十日》较之其前三部短篇小说集有较为浓厚的救赎色彩的原因。其中该书的同名故事《十二月十日》正是桑德斯悲悯情怀的代表作。总之,“救赎色彩”已经成为了典型的桑德斯风格,既不同于乔治·奥威尔的冷峻也不同于冯内古特的愤世嫉俗。

一般而言,悲悯色彩是讽刺小说家避之不及的。因为它会淡化故事本身的讽刺意味。然而桑德斯的故事中的救赎情节一般都发生在最后千钧一发的时机,这样的情节处理会引发读者思考:如果最后主人公没有这样抉择会导致怎样的结局?这会让读者在感慨之余多一份“警醒”,也就达到讽刺小说的“警世”目的,这可以说是这位天才作家的“法宝”。

纵观桑德斯的作品,不难发现桑德斯的创作经历了从对前人写作手法的继承到形成自己独特创作风格的转变。作为一个辛辣的讽刺作家、一个德累斯顿大轰炸的目击者,桑德斯从未原谅人类的种种罪行,但作为一个经历丰富的智者,桑德斯又不愿意放弃对所有人的希望,他在书中写道:“继续活下去,与亲人保持联系,生活中依然可能有很多点点滴滴的善良”。

由此看来,《林肯在中阴界》今日的成就应在意料之中。该书在2月份一经出版就轰动文坛,被《纽约时报》、《纽约客》、《华盛顿邮报》等三十多家权威媒体争相报道。据《华尔街日报》消息,这部小说的灵感来源于二十多年前关于林肯的幼子威利(11岁)不幸夭折的一则传闻。传说林肯在葬礼之后独自返回墓地抱着儿子的尸体痛哭,这个画面在桑德斯的脑海中一直挥之不去,最终促使他落笔成书。

桑德斯在书中进行了一场大胆的文体实验:整本小说仿佛是在一个由对话组成的电影剧本中穿插了各种关于林肯的新闻剪报——一些是真实的历史新闻,一些则是桑德斯的杜撰。他在自己第一部长篇小说中尝试如此新颖的叙事手法,颇有点向先锋小说致敬的意味。

故事基于真实历史事件:1862年正值南北战争焦灼时期,2月20日,林肯感染伤寒的幼子威利在林肯夫妇举办宴会时病情恶化去世,后被葬在橡树公墓。小说中威利死后灵魂出现在公墓,并结识了故事的几个主要叙述者:汉斯·沃尔曼(中年印刷工,在和自己年轻貌美的妻子圆房前不幸被房梁砸死)和他的好朋友罗杰·贝文三世(年轻的同性恋者,在遭到情人抛弃后自杀身亡)。两人死去都已20余年,却坚持认为自己只是生病了,不肯进入轮回。他们称自己的棺材为“病匣”,称自己所在的公墓为“医院的院子”,公墓里的鬼魂有些还没有准备好死去,有些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死去,因此逡巡不散,他们所在的空间就是藏传佛教所谓的“中阴界”。

小说中出现的幽魂多是悲惨者、被剥削者和无产者的形象,他们之中有士兵、杀人犯、名誉扫地的银行职员、强奸受害者、猎人等。借众多鬼魂之口,桑德斯得以把美国资本主义发展中各种尖刻的社会问题,如性别歧视、种族歧视、后殖民主义等,揉合到一本书中。通过幽魂林肯这一角色的串联,桑德斯多角度地展示了美国内战时期处于战争压力下的美国现实,以及“处在普通和非凡压力下的人类自我。”

桑德斯通过这部作品也向世人宣告了他对“包容融合”的和谐社会的信仰。甚至可以说,这是桑德斯的政治主张。他相信“共情”(即“同理心”)就是解决美国众多社会问题,维护国家统一的办法。正如他自己所说:“我们正生活在一个奇特的时代,核心问题非常简单:我们是否抱持着那份古老的信仰,并努力以爱意回应他人?并且是否相信这么一个理念:那些看似是他者的并不是别人,只是另一个时候的我们自己。”

回顾桑德斯历年的作品可以发现,这位传统的讽刺小说家逐渐由一个批判者转变成了一个呼吁者。如今桑德斯已经把《衰败时期的内战疆土》和《海橡树》搬上了银屏,《逃出蜘蛛头》的版权也卖给了康泰纳仕制片公司,而且这位天才作家的创作热情依旧高涨,他的下一部作品值得期待。

 

[转发]2017年南开大学-格拉斯哥大学联合研究生院项目招生简章

2017年南开大学-格拉斯哥大学联合研究生院项目招生简章

南开大学—格拉斯哥大学联合研究生院(以下简称联合研究生院)是教育部批准设立的中外合作办学机构。联合研究生院于2015年开始招收全日制硕士研究生,并纳入国家下达的研究生招生计划,开设国际关系、区域经济学(城市与区域规划)、环境管理与经济(环境管理)和英语语言文学(翻译与专业实践)四个专业,学制均为两年。
联合研究生院的建立是南开大学、英国格拉斯哥大学两所世界知名大学强强联手,学科优势互补,教学软硬件条件兼备,办学实力雄厚的重要体现,旨在为我国教育国际化战略服务。

一、招生专业
nugu001

二、报名条件
符合以下条件的考生可报名参加联合研究生院项目:
1、参加2017年全国硕士研究生统一入学考试,通过初试,并具有复试资格的考生或推荐免试生;
2、本科阶段学习成绩优良,符合招生专业对本科背景的原则要求;
3、满足格拉斯哥大学提出的语言要求(详见第三)。

三、复试和录取要求
南开大学-格拉斯哥大学联合研究生院各专业复试由相关学院组织,南开大学与格拉斯哥大学教授共同参与。通过该复试的考生,同时须满足格拉斯哥大学语言条件,将被该专业录取。格拉斯哥大学语言要求如下:

1、国际关系、区域经济学(城市与区域规划)和环境管理与经济(环境管理)专业的语言要求:
nugu002

2、英语语言文学(翻译与专业实践)专业的语言要求:
nugu003

四、学生培养
1. 联合研究生院各专业学制为两年,学费标准为5万元/年。
2. 联合研究生院课程为全英文授课,由南开大学和格拉斯哥大学教师共同承担。
3. 学生修业合格后将获得南开大学硕士学位证书、硕士研究生学历证书和英国格拉斯哥大学学位证书。

南开大学研究生院
2016.7

读书笔记之邹嘟之五

阅读文献: 《夜色温柔》中的语象叙事
作者: 程锡麟 《外国文学》 2015年05期
研究文本: 《夜色温柔》 F.斯科特•菲茨杰拉德
研究角度: 语象叙事
语象叙事的英文术语是ekphrasis, (国内关于这个术语的翻译以前一直翻译成“图像叙事”, 但因其容易与绘画和雕塑的图像叙事混淆,所以在文学作品中的这种手法,作者将其改成语象叙事)它是自古希腊就有的一个修辞术语, 有着各种各样的定义。现在它是美学, 文学, 艺术史,文艺理论等领域的共同术语。 最重要的一点是: 它是关于语言文字与图像关系的一个术语, 具有跨学科的特征。
论文思路分析:
本文作者就语象叙事在场景描写和人物刻画两方面的运用及作用进行了探讨。
场景描写的语象叙事: 关于自然环境的、关于战争遗址的和关于消费主义场景的语象叙事。
1. 关于自然环境的语象叙事: 文章开篇对法国著名度假胜地里维埃拉海滨的描绘, 在里维埃拉三角洲游览,傍晚返程途中所见到的景色的描述,乘坐登山缆车时所见的情景。
特点: 艳丽色彩, 悦耳声音
2. 战争遗址场景的语象叙事; 一站时期索姆河战役的战场遗址
梅里迪斯指出这一场景(及这部小说)无疑是菲茨杰拉德作品中关于战争的最有意义陈述。
菲茨杰拉德对一战遗址的描绘和借人物之口发表的评论明确地表达了反战主题。
3. 消费主义场景的语象叙事:
例一, 罗斯玛丽在戛纳等待火车时,一段对她在咖啡馆里情况的描述。此段文字提到了当时的流行音乐和流行刊物,这些都是消费文化的组成部分。
例二, 尼科尔同罗斯玛丽一道去商店购物的描述。 长长的购物清单体现了美国上层阶级挥金如土的消费主义行为
例三, 对夜总会的描述。体现了迪克等人空虚、无聊、寻求刺激的心境。
人物的语象叙事: 罗斯玛丽是作品“重要的意识中心”。通过对罗斯玛丽感知到的视觉形象再现的语言再现,作品生动地再现了一个个人物的气质形象、言谈举止、社会地位及他们之间的相互关系。
例证,罗斯玛丽眼中的迪克夫妇。
Comments:
这篇文章我想主要围绕语象叙事这个点来谈下感受。
1. 这篇论文的研究角度使人眼前一亮:语象叙事。 我们常常说某作品的画面感很强,便可以从语象叙事的角度切入。 所以,我理解的语象叙事简单来说就是通过语言塑造出很强的画面感。关于场景的语象叙事可以看做是关于环境的系统化研究。
2. 语象研究的文本包括但不仅限于环境描写多的文本。比如这篇文章,作者同样研究了关于人物的语象叙事。 通过语言,再现人物气质形象及行为举止。
3. 语象叙事的研究也是很有必要的。 场景的语象叙事可以起到烘托氛围,刻画人物,推动情节发展等作用。比如当某一场景的描写大量运用艳丽色彩和悦耳声音等元素,会暗示读者情节的发展,也能间接的体现作者的态度。
4. 语象叙事研究的独特点还在于它有跨学科的特征。这使我想到,其实我们研究文学是不能就文字而谈论文字的。 如果想要增加深度,必须有一些跨学科的元素。在研究文学作品时,我们需要历史知识或宗教背景帮助我们更深刻的了解人物处境,理解人物性格。(这一点在研究某一特定背景下的文学作品很必要。)再说,分析人物时,常常也会从心理学角度(比如弗洛伊德)进行切入。语象叙事的角度自然也需要一些图像色彩知识进行佐证。所以从这点来说,进行文学研究,我们也需要广泛涉猎不同学科的知识。

读书笔记之张琦之五

回归历史之——析拜厄特《占有》的历史叙述策略(作者:程倩)
国外文学 2003年第一期,总第89期
在上篇报告中,谈到的历史叙事与文学叙事间的差异关系,通过查阅文献
找到了比较通俗的解释:
文学叙事也取材于曾经发生过或正在发生着的社会生活事件,但在选材过程中,作家的个人经验与体验十分重要,所以往往是日常生活而非重大政治事件。
就材料的处理而言,历史叙事注意勾勒前因后果,重视实践脉络的梳理,不大关注具体场景和细节描写,或者说是叙述为主,很少有描写。文学叙事则实际上是以描写与叙述交错而行,而且非常注重细节刻画。
就叙事的目的来看,历史叙事追求的是使接受者处身于历史潮流中感受社会之变迁,文学叙事则追求使接受者进入一个生活场景之中体验世态人情;历史叙事为的是满足人们的集体性想象或对集体的想象,因此强调历史整体感;文学叙事为的是满足人们的个体精神乌托邦,因此强调独特性情感体验。
以上这些差异说明,尽管历史叙事与文学叙事存在着诸多相同或处,但无论从怎样的角度,它们都是不能混为一谈的。在哲学阐释学和后现代主义语境中对历史叙事的种种反思的价值在于,破除将历史客观化的现代性神话,承认曾经发生过的人和事的不可还原性以及历史文本的建构性质,而不在于将历史叙事当作文学叙事来看待。
一、 研究报告主题
拜厄特的小说《占有》以人类发展的不同历史时期为叙述内容,并从叙述史
上选择与之相适应的叙述形式来进行表述,使故事与话语形成有机结合,超越了传统历史小说的经典叙述模式,开辟了回归历史之新途径,体现出她敏锐的历史意识和娴熟的叙述技巧。
本篇研究报告以拜厄特的历史观为切入点,运用叙述学的基本理论,从叙述形式和叙述结构、叙述视角和叙述声音以及叙述节奏等方面来分析《占有》的历史叙述,揭示拜厄特在《占有》中以故事与话语的照应为基础的独特叙述策略。
二、 研究报告结构
1.从本文的研究作者角度认为,原著的故事与话语在历史层面上进行了有机的融合,接下来对原著的多层叙述进行了解释分析,分别为:
(1) 对20世纪西方学术圈内众生百像的描写,反应当代社会景观
(2) 罗兰等众多人物追踪19世纪一段文学秘史时所发现的大量历史文本,尤其是两位19世纪诗人的书信、日记等
(3) 多篇神话诗史和民间传说在线人类早期悠远神秘的历史
2.其次,文章的另一重点也放在原著的叙述题材形式,作者的观点认为,正是原著作者打破了体裁的规范,引各类文体入小说,以人类历史的进化意识来结构作品,叙事故事,使叙述的时代内容与叙述的演进模式形成同构对位,分别为:
(1) 表现80年代的当代叙述以详写为主
(2) 维多利亚时代的叙述以两位诗人的情爱故事为主
(3) 远古时代的叙事所涉及故事时空涵盖了人类早期千百年的漫长历史,作者截取了相当有限的几个片段,总体上用讲述进行略写,叙述时间大大小于故事时间。
3.除此之外,作者还关注到了原著的叙述声音:比如原著中互不相连的板块叙述,零散的片段式叙述印证了历史的不确定性;用第三人称的全知叙述者跳出故事叙述,更为客观真实,为读者信服;日记、书信等派生叙述自然化,消除人为安排的痕迹。
4.叙述的节奏:由慢到快,故事密度由密到疏,叙述方式由详到略,历史逐步淡化为现实的背景。
三、 个人心得
1. 针对于以历史故事情节为内容的小说,首先可以以历史观为切入点,探究与传统历史小说的叙述方式有无相同或不同之处,便于以新研究视角分析文章。本文对于研究角度上给了很好的启发,将故事与话语联系起来进行解读。
2. 其次可以学习文章的研究方法,对于应用叙述学的理论上可以从多方面进行考察分析:叙述形式、叙述结构、叙述视角、叙述声音以及叙述节奏。
3. 作者在对原著的每一叙述层面上进行分析的时候,都把原著的故事内容进行了分析介绍,虽然会使故事说明更加清楚,但部分板块叙述过多,有点喧宾夺主之感,要回头看看本段主要要介绍的主题,所以在对于原文故事情节的引入量上,我们还需要注意把握。
4. 在谈及小说男女主人公互赠诗文表白爱情方面,作者用《红楼梦》《莺莺传》等古代小说引诗入文,抒发情感相印证,这一点在进行阅读的时候感到能强烈的引起共鸣感,所以在对文章研究中,我们不妨也借鉴这一做法,用大家所熟知或极具经典的文章进行佐证也不失为一种好的方法。
5. 作者强调《占有》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经典历史小说,原著中也有对传统历史叙述方法的沿用,作者很好的捕捉到了传统与创新的部分,加以比较,更加突出原著作者的叙述个性和艺术独创性,所以我们在研究中分析写作手法的“新”,也可与“旧”立足于文本进行比较,比单一的说其优势更容易让人信服。
6. 作者在此篇文章中把重点放在原著的叙事特点上,且着眼于其历史性。既然原著截取的人类历史长河中的三个具有代表性的横断面来反映历史发展进程,其时间、空间的跨度之大,我们不妨也可以应用眼下应用度较高的时间叙事、空间叙事的角度去进行文本的分析,探究其不同时间段叙事的衔接,插入等具体内容的叙述。

读书笔记之曾家美之四

阅读文献:《海》中的身份认同危机与伦理悲剧
作者:郭晶晶 当代外国文学 2015年10月
研究文本:《海》 约翰 班维尔
2005年布克奖
论文思想概括:
一、马克斯的身份认同危机和身份构建尝试
原因:原生家庭给予的物质精神财富甚少
方式:与他人的性爱关系来实现自我身份的构建
三次尝试:格雷斯夫人(错位的恋母情节)
克洛伊(树立平等独立的恋爱观念)
安娜(像个包容的母亲,教他做自己,给他指引人生的方向)
三个变故重生的家庭, 身份认同的危机。
马克斯感叹说,“我尝试在一台缺了字母I的机器上写下我的遗嘱”
二、格雷斯家双胞胎的身份认同危机及伦理悲剧
原因:格雷斯太太和家庭女教师罗斯之间存在悖德关系
方式:克洛伊(女儿)仇恨罗斯,双胞胎乱伦
结果:失败,双胞胎葬身大海
三、谜底的揭开及伦理启示
原文本分析:
 伦理主副线: 伦理主线是马克斯的身份构建,伦理副线是克洛伊的身份构建
 采用内外聚焦的叙事手法说明伦理混乱和身份建构失败的必然联系
 马克斯的失败:原生家庭伦理关系的扭曲导致了他对自我伦理身份的迷茫,而身边充斥的情感信号又开启了他对情感的盲目追寻,并因此酿成了他人生无法挽回的悲剧:在爱情中他无法像男人一样提供庇护,在家庭中他无法像男人一样履行责任。
 意向大海的作用: 马克斯寻求自我身份建构的尝试始于大海,也终于大海。海包罗万象,“代表着矛盾意象产生的混乱,象征着混乱和大地之上的有序对比,生命和死亡的对比,时间和无时间对比,威胁和诱惑的对比,乏味和崇高的对比”。班维尔笔下的海目睹和包容了发生在海边的错位的、泛滥的情感造成的伦理混乱,也因吞噬两条生命而吞噬了本该属于每个家庭的幸福。大海见证了马克斯对爱情的美好憧憬,也目睹了他身份认同的土崩瓦解。
Comments:
1. 上周六听了杨金才教授的讲座。在讲座中,杨教授介绍了现在研究趋势和一些典型作家。在讲座上杨教授特别介绍了班维尔的海,称赞其文笔。而班维尔本人也是创作文明反思与生态文学的重要作家。所以这周特地找来了一篇对《海》分析的论文。
2. 这个作家的研究在国内数量并不是太多,但国外还有有一定的研究规模。国内前沿研究似乎都受到国外影响。
3. 之前也写过一篇关于伦理批评的论文, 与上篇文章相比,这篇文章在深度和广度上都更上一层楼。上篇文章采用的方式就是找文本细节,然后用聂珍钊教授书中的术语来佐证。而本篇论文关于伦理学理论,不仅引用了聂珍钊教授的文献,还有些心理学著作,如格列比翁尼科夫主编:《家庭伦理心理学》及李桂梅:《中西家庭伦理比较研究》。 这样体现出了文学与心理学的关系,也拓展了研究深度。
4. 最后跟大家分享一下上周末听的杨金才教授的讲座内容。在讲座, 杨教授提出现在文学研究有以下几个趋势: 后现代主义之后的文学, 历史拟写与历史题材文学的复兴, 科技文明反思与生态文学新走向, 消费文化与都市文学创作, 后911 文学的源起与发展。 通过最近的文献阅读发现伦理学也是一个较为热门的切入点。

读书笔记之张琦之四

《五号屠场》:冯内古特的历史意识与政治担当(作者:虞建华)
外国文学研究 Vol 37. No.4 August 2015。
一、对小说的不同研究角度
1.针对小说的现实主义与后现代主义进行研究:
查阅知网论文,大部分的研究角度都围绕小说的所属性质展开,由于小说拼接了很多的碎片故事,而并非按照时间顺序一一展开,打破了时空的正常顺序,时间的跳跃性形成故事情节的不确定性,许多研究者都探讨其时间机制与后现代的写作特征上。
由于原著小说作者在小说中不同部分有意将自己安排进故事中,成为小说中的一个人物,并不时以从个人角度出发,对小说进行解释,所以许多研究者引用“元小说”的概念进行分析解释。(“元小说”是有关小说的小说,是关注小说的虚构身份及其创作过程的小说。小说的叙述往往在谈论正在进行的叙述本身,并使这种对叙述的叙述成为小说整体的一部分。)
小说中“戏仿”的运用,研究者将小说中的情节与新生的基督、伊甸园故事、官方历史学家进行比对,认为这种戏仿结构了传统的宗教,颠覆了传统的历史写作。
其次还有研究者将小说的现实主义特性与后现代主义特性进行联系分析,更有相对比分析,认为小说是对现实主义的回归,此观点个人表示没有说服力。
2.探讨小说反战主题叙事:
研究者从小说中的“战争场面”、“英雄人物”、“敌我界限”、“情节与高潮”等战争叙事的基本要素出发,认为原著小说是对传统战争作品进行全面的颠覆和解构,用反传统手法来表现战争的荒诞与残酷,深化反战的主题。
3.探讨小说的语言风格
在多篇研究文章中都会提到的小说细节:整篇小说用了100多次“事情就这样”把话题打住,一方面是避开描写血腥的死亡场面,另一方面凸显叙述者的无作为与面对战争的麻木。
小说直接来源于拉丁语、德语中的短语、句子和段落,此外还有原著作者创造的新词,此点也被研究者看做是小说后现代主义特性的印证。
4.探讨小说的“黑色幽默”写作风格
许多文章中平淡无奇的话都蕴含着对于战争甚至是决策者的讽刺,一方面真
实逼真地展示一个荒谬无度、丧失理性的世界,另一方面通过激发读者的笑声来使其宣泄内心的困扰和恐惧。
将原本正派的人物刻画的外表丑陋,举止怪癖。用大量生动的语言来渲染黑色幽默的效果,不恰当的比喻更使人感受到压抑与难受。
5.小说的战争创伤影响
由于原著作者本人亲历了火烧德累斯顿事件,才能融入进小说叙述者的经历中,甚至将自己的经历与主人公比利的经历混合在一起,“毕利和其他人被卫兵带到废墟堆上。我当时也在那儿,奥黑尔也在那儿。”同时不论是叙述的语言还是叙述的风格还是故事的情节都映射着战争带给人们心灵毁灭性的影响,也有部分研究者从创伤理论角度进行研究。
二、故事情节与主题分析
毕利出生于一理发师之家。中学毕业后就上了一所验光专科学校,不久应征入伍,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服役。还没来得及参加一场真正的冲杀就为德军所俘,被运往德国德累斯顿城的一个名叫“五号屠场”的集中营。1945年2月,毕利目击了“欧洲有史以来最大的屠杀”。具有千年历史文化的古城德累斯顿遭盟军轰炸,全城顿时化为灰烬,死伤无数,毕利死里逃生。
后来在一次空难中毕利虽又一次幸免于死,却因此得了精神分裂症。1967年,毕利自称被来自541大众星的飞碟绑架。回来后变得更加精神恍惚,神经错乱,常常在报纸,电台等场合发表奇谈怪论,大谈他在大众星上的生活经历和感受。
作品通过对毕利在二次大战前后惨痛经历的描写,反映了战争给人类造成的创伤和人们强烈的反战情绪。主人公毕利是个荒唐可笑而又玩世不恭的人物。战前是个不谙世事的毛孩子,被比喻为中世纪“儿童十字军”的一员;战后却成了精神分裂症患者——生活在现实和梦幻之中,奔驰于过去、现在和将来之间。小说塑造了受虐型的小说人物和抱有宿命论观点的叙述者,作者通过笔下“反英雄”角色的警示作用,进行历史维度的叙述与政治角度的介入,引导读者通过想象结构历史,重构历史。
三、研究报告分析
本文是一篇逻辑强,衔接自然的文章,引用多种论据加以佐证,所以对于这篇研究性很强的文章,个人认为重在学习。
1. 第一部分:站在背后的言说者
作者首先解释原著被误读为悲观主义作品原因的四个方面,指出误读源于讲故事层面/叙事层面与作家的认识层面混为一谈,进而分开探讨作品的故事层面,在介绍的过程中反驳误读的现象。
接着说明叙事层面,用原著作者本人的讲解帮助解读小说。并拉回主题:作者通过小人物命运的再现表达积极的政治介入态度。
2. 第二部分:见证着的陈述与小说家的再现
这一部分首先介绍故事背景与真实的历史事件,并引发原著作者写作的导火索,与作品的现实意义,用德累斯顿这座城市本身的非政治性特征讽刺决策者荒谬的屠杀行为。
指出原著作品中凸显的个人陈述,梳理小说中4个不同层面的平行话语:故事外作家的谴责声,不想让战争记忆继续困扰的叙述者之声,对周围事情真意浑然不觉的主人公比利之声,小说中与虚构故事形成比照的大量的历史记载。
(这一段内容有研究者进行了研究,指出原著中的叙事特点是文章叙事者、主人公、作者本身主体的交叉性存在,是后现代主义作品特征的体现。)
3.第三部分:历史意识与当代指涉
这部分回到历史意识上,指出作者的当代指涉。本文作者分析出现在原著中提到的书目《特殊流行幻觉与集体疯狂》等,指出其他作者谈及德累斯顿轰炸的作品中的古城在本文中也同样出现,后自然而然的把德累斯顿轰炸与越战放在同一层面。同时提出文中态度强硬的“海军上校”是美国空军司令迪斯•勒梅的化身。(其他研究者分析的原著中的戏仿特征)
作者特别介绍了小说中特别值得注意的最后场面,指出轰炸德累斯顿是场大悲剧,但解释成军事需要的说法很少人相信,作者并置了冲突,引出“当时我就在那里”的见证性是不可替代的,确立小叙事的权威,对宏达叙事的真实性提出质疑。
4.第四部分:人道主义呼声:作家的政治介入
用小说中美军士兵老德比因在废墟中捡了一把茶壶,违反了战时军令而被逮捕,当场审判实施枪决的情节强调小说讲战争的荒诞性表现的淋漓尽致。
德累斯顿轰炸事件在原著作者其他著作中的体现与变化。
指出原著对于德累斯顿轰炸的虚构再现,本质上是一种对历史的尊重,当机构化的官方叙事演示和删改此类行为,作家站出来将历史叙事转化为小说叙事,在对事件的重新呈现中参与了历史重构,具有平衡和匡扶历史的政治意义。
四、个人思考感悟
1.通过浏览知网中对《五号屠场》的分析文章,发现原著中有很多值得挖掘的研究点,研究角度有很多重复,对于历史与政治这个角度还是非常新颖的。只是读过文章感觉历史性和政治性都落脚在了小说的现实意义上,对于战争小说而言,其历史性是必备的背景元素,不知把小说的意义性拿出来研究是否可行或是多余。
2.相比之下,个人倾向于认为原著小说的闪光点在于其独特的叙事手法,正如本文作者在摘要中所说,“原著作者将历史叙事与小说叙事并置,将历史事件与当代政治并置,将小人物的遭际与官方宏达陈述并置……这种介入写作是作家参与正对意义阐释权的斗争。”所以对于这种“并置性”也可以开辟出一种研究的思路。
3.文章第三部分中的当代指涉是本文中独特的亮点,对童子战军圣战的详细描述,包含着对德累斯顿轰炸以及越战冬季的明显指涉。指涉性的研究角度可以应用于我们对于特定主题或特定题材的分析,作者是否有隐含的所指,或是意图以小见大,可以在分析时进行比对注意下。
4.文章对于多种作品,多种观点的引用、分析或是比照给人以望尘莫及之感,论据相当的充实且关联性较强,这也提示我们在进行文章分析的时候广泛的涉猎相关文章,或是把相关评述文章中的闪光点加以联想,时候有些文章的部分也可应用此类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