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之邹嘟之四

艾丽丝.门罗小说《熊从山那边来》的多维分析
邹嘟
《当代外国文学》2015年3期(论文作者:范雨涛)
一.论文关键词分析
1.艾丽丝.门罗
2013年加拿大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被誉为“当代短篇小说大师”。她以女性的视角,着意聚焦加拿大小镇普通人的生活和情感冲突,其作品既植根于门罗自身生活的加拿大乡村小镇的现实经验,又坚持不懈地探求超越现实经验以外的东西,从而引领读者越过其作品的本土性,管窥到人类共同面临的问题。
国内外关于门罗的研究集中在以下几个话题:门罗小说叙事技巧;女性主义研究(包括存在主义女性研究、生态主义女性研究、男性形象与女性意识、女性形象研究等);门罗与加拿大文学等。同时,研究的较多的作品为《逃离》(Run away),《恨、友谊、追求、爱和婚姻》(Hateship, Friendship, Courtship, Loveship, Marriage),《熊从山那边来》(The Bear Came over the Mountain)等。

2.生态女性主义
“生态女性主义”(Ecofeminism)诞生于20世纪70年代末,首先出现在法国作家弗朗索瓦丝.德奥博那(Francoise d’Eaubonne)的作品《女权主义或死亡》和《生态女权主义:革命或变化》中。其基本论断是:那种认可性别压迫的意识形态同样也认可了对于自然的压迫;它号召结束一切形式的压迫,认为如果没有解放自然的斗争,任何解放女性或其他受压迫群里的努力都是无济于事的。
论文作者认为《熊》中对人物、动物及大自然的描述充分展露出门罗的生态女性主义思想意识,并且和生态女性主义要建立一种平衡、稳定和谐和完整的生态系统,强调多样性、持续性、相互依赖和相互合作的主张不谋而合。

3.宗教精神
西方文学由于深受基督教这一文化母题的影响,爱与救赎的永恒主题常浮现在西方文学作品里。在基督教看来,爱是连接人与神的纽带,而因为原罪的关系,人只有用超越一切的爱才能战胜邪恶与死亡,获得灵魂的救赎。

4.加拿大性
因其偏僻的地理环境、严酷的气候、经济和文化上从属美国的属性,加拿大形成了一种偏离中心的文化倾向,一种民族心理层面的“边塞心理”。而门罗的故事多以安大略省西南部的小镇为背景,不仅赋予这一地域以物理意义,同时赋予其加拿大精神和文化内涵。
但是自从上世纪60年代以来,加拿大的国家与文化意识日益增强,这表现在加拿大对待民族性与身份问题的持续升温,也有越来越多的加拿大作家在文学作品中表达加拿大人自己的、未加过滤的声音。

二.论文结构分析
1.学界对艾丽丝.门罗和其作品《熊》的讨论。
2.加拿大性与民族文化认同:在大量引用学界对“加拿大性”的讨论后,提出《熊》正是一篇充满加拿大特色的文学作品,后引用原文进行实例分析。
3.生态女性主义思想的展露:同上,先分析“生态女性主义”,提出观点,实例分析,再次重申观点。
4.爱与救赎精神的表达:门罗善用典故深化她所表达的爱与救赎大的宗教精神。
5.门罗式艺术匠心对主题的升华:小说里门罗突出地运用了“象征”及“矛盾与并行”的艺术创作手法,意象丰富。
6.结语:门罗的思想与艺术创作特色深受加拿大地域影响,与其生态女性主义思想及西方基督教的宗教影响密切相关。

三.论文批评
1.论文讨论中涉及的话题较全,几乎涵盖了大部分对《熊》这一作品的主流讨论话题。其中几个重点主题都有很好的提及:加拿大民族文化认同、门罗生态女性主义思想、“象征”和“矛盾与并行”的艺术创作手法、门罗小说中温暖底色和对人生苦难悲天悯人的任性关怀等话题。

2.但是斯认为大而全这一表面上看似好的优点,却暴露了此论文的一大问题:对重要话题简要带过,影响了论文作者所提出观点的说服性。比如正文第二大部分关于“生态女性主义”的讨论:首段大致解释这一关键词后,随即提出“门罗在《熊》中对人物、动物及大自然等的描述充分展露出其生态女性主义的思想意识”,然后另起一段直接引用原文例子来证明此观点。先总体提观点,再分点引实例来证明观点的写作手法本是常用且有说服力的,可在读者还未对相关话题了解较深之时,过于迅速且生硬的跳转到细节、实例的讨论是否影响了全文的连贯性?同时,在具体细节讨论这段中,引用的原例占用近一半篇幅,导致零碎细节信息颇显杂乱,分析笔墨欠缺,从而进一步导致所提出观点说服力不够。(若只精选说服力强且有代表性的经典实例,对其深入剖析,是否更好?)

3.此论文在引用文献的选择上下了功夫。英文文献大多是对艾丽丝.门罗作品的主流分析,其中观点经过了时间和学界的考验,说服力和可行度强,如:
Martin, W. R. Alice Munro:Paradox and Parallel. Edmonton: U of Alberta P,1987.
Jamieson, Sara. “Reading the Spaces of Age in Alice Munro’s ‘The Bear Came Over the Mountain’”Mosaic: A Journal for the Interdisciplinary Study of Literature 9(2014):1-17.

4.论文作者试图从多重视阀解析门罗《熊》所蕴含的加拿大性与民族认同,生态女性主义思想,爱与救赎的宗教精神,同时分析其运用象征、矛盾及并行等艺术手法对主题的升华,及其对人性的深刻洞悉,对两性和谐、婚姻和谐、社会和谐及生态和谐的深切关怀和期盼,旨在使读者更好地理解门罗作品独特的思想内涵及艺术魅力。尽管文中论据分析说服力较欠缺,但也未显得很牵强,读者勉强能接受其观点。但是四个并行主题之间的联系较弱,且全文无上下文过渡,就像给读者列举了四个观点,却并不能由此四个观点联系起来联想到全文的中心思想。(个人读完全文的感受是:作者的确从一篇短篇小说中读到了多维度的理解,可作为读者却对作者提出的众多观点有惊鸿一瞥的印象。)

5.论文作者应该是在大量阅读对《熊》小说的研究论文后,提炼主流观点,再加上自身观点予以融合,形成此篇论文。所以,平时文献的阅读是我们产生新观点的良好“催化剂”,对于大众多已接受的主导观点,可以多加留意作者的分析过程,尤其是对原文的具体分析,这样可以引导我们带着思考去阅读文学作品,而不是简单地看看故事情节;对于新观点,尤其是老作品的新研究,可以问问自己有没有被该观点说服,若不能很好的说服自己,自己能否提出更好的观点和更有力量的论据分析。

读书笔记之曾家美之三

阅读文献:幽默作家的背后:《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中的死亡与恐怖
作者: 杨昊成 2014年04期 外国文学研究
研究文本: 《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
思想概括:这篇文章主要是研究《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中的死亡与恐怖主题,提供文章细节做支撑,并通过研究作者及其所处社会环境来分析原因
第一部分是关于文章中死亡元素的细节列举。
第二部分,作者同意美国作家比纳克的观点:哈克和吉姆所处的世界大抵都充满了黑暗,马克·吐温想将这种黑暗减少到最低程度,可是做不到,正如他无法消减自己内心深处的黑暗一样。而这种主题的表达与马克吐温个人经历有着密切关系:从幼年到暮年,马克·吐温几乎不间断地在见证着人生的残酷与惨痛。
第三部分,作者认为它们应该有着更为深广的现实依据,以及在此基础上形成的作家个人的思想意识的投射。作者认为小说中的世界是19 世纪中后期整个美国社会的缩影,也是作家的种族观念、宗教意识和批判精神以不同的形态、方式、分量或程度表现于小说之中。
举例为–种族问题:马克吐温并不鲜明的态度;对宗教的怀疑和批判;对工业革命的反感与忧虑。
“了解了马克·吐温的宗教观,也就不难理解《哈克·费恩》中为何存在这样一个充满死亡和恐怖的世界。”
“另外,政治的奸诈、丑恶、现实的血腥、暴力,也在小说中得到了或直接或曲折地表现,成为作品中大量描写死亡和恐怖的现实基础。”
Comments:
1. 这篇文章正好解决了我的一个疑惑。马克吐温一生可谓是命途多舛,但他却又是公认的幽默大师。这似乎很矛盾。现在觉得文中提出的这个主题是很合理的。 他并不是把自己内心的悲伤隐藏起来从而进行幽默创作,他的经历都在作品中有体现。 就像他曾经接触过太多身边人的死亡,所以在《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中充斥着大量的死亡元素的描写。
2. 本文作者受国外评论的影响提出的这个观点在国内可能是首先提出(直接参考文献都为外文)。所以这给我们的一个启示是,研究国外文学要多关注国外动态。母语研究者对文章可能会有更深刻的认识。往往国外论文中的一小点就可以给我们启发。
3. 这篇文章本文作者分成了三部分:文本细节列举, 原因一马克吐温个人经历,原因二当时社会环境。 其实第一二部分(文本和个人经历)都是对别人研究的补充说明,真正的新观点是第三部分, 探究死亡主题背后的社会环境因素。但是作者的第三部分却写成了马克吐温其他主题的社会原因,而非关于死亡主题。 在这一部分与死亡主题相关的仅有两句话:
“了解了马克·吐温的宗教观,也就不难理解《哈克·费恩》中为何存在这样一个充满死亡和恐怖的世界。”
“另外,政治的奸诈、丑恶、现实的血腥、暴力,也在小说中得到了或直接或曲折地表现,成为作品中大量描写死亡和恐怖的现实基础。”
从文章紧凑和切题方面考虑,作者应该着重分析社会环境与死亡主题的关系,上面的那两句话也应该具体展开。

读书笔记之张琦之三

囚徒•玩偶•自我——评《掘墓人的女儿》中伦理身份的演变
《当代外国文学》,总第140期
一、文学伦理学研究:
1.文学与文学伦理学
文学的根本目的不在于为人类提供娱乐,而在于为人类提供从伦理角度认识社会和生活的道德范例,为人类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提供道德指引,为人类的自我完善提供道德经验。因此,文学的审美只有同文学的教诲功能结合在一起才有价值。
在文学伦理学批评的理论体系和术语使用中,伦理的基本涵义同伦理学中伦理的涵义有所不同,它主要指社会体系以及人与社会和人之间客观存在的伦理关系和伦理秩序。在现代观念中,伦理还包括了人与自然、人与宇宙之间的伦理关系和道德秩序,道德秩序也可称之为伦理秩序。在具体的文学作品中,伦理的核心内容是人与人、人与社会以及人与自然之间形成的被接受和认可的伦理秩序,以及在这种秩序的基础上形成的道德观念和维护这种秩序的各种规范。
2.文学伦理学的研究方向
文学伦理学批评重视对文学的伦理环境的分析,伦理环境就是文学产生和存在的历史条件。文学伦理学批评要求文学批评必须回到历史现场,即在特定的伦理环境中批评文学。
文学伦理学批评不是对文学进行道德批判,而是从历史发展的观点考察文学,用伦理的观点解释处于不同时间段上的文学,从而避免在不同伦理环境和伦理语境中理解文学时可能出现的巨大差异性。
从文学伦理学批评的观点看,几乎所有的文学文本都是对人的道德经验的记述,几乎在所有的文学文本的伦理结构中,都存在一条或数条伦理线,一个或数个伦理结在文学文本中,伦理线同伦理结是紧密相连的,伦理线可以看成是文学文本的纵向伦理结构,伦理结可以看成是文学文本的横向伦理结构。
二、柏拉图的“洞穴”理论:
在《理想国》中,柏拉图使用洞穴寓言首次详细解释唯心主义。洞穴寓言说的是,在一个地下洞穴中有一群囚徒,他们身后有一堆火把,在囚徒与火把之间是被操纵的木偶。因为囚徒们的身体被捆绑着(不能转身),所以他们只能看见木偶被火光投射在前面墙上的影子。因此,洞穴中的囚徒们确信这些影子就是一切,此外什么也没有。当把囚徒们解放出来,并让他们看清背后的火把和木偶,他们中大多数反而不知所措而宁愿继续待在原来的状态,有些甚至会将自己的迷惑迁怒于那些向他们揭露真相的人。不过还是有少数人能够接受真相,这些人认识到先前所见的一切不过是木偶的影子,毅然走出洞穴,奔向自由。刚走出洞穴的这些人不禁头晕眼花,开始,他们不敢直接正眼看光明的世界,渐渐地,他们可以直接看、仔细看清阳光下的一些,最后,他们甚至可以直接看清阳光的源头——太阳。
三、阅读篇章分析:
(一)文章主题
此篇研究报告运用柏拉图的“洞穴”理论来观照欧茨小说《掘墓人的女儿》,论证了雅各布的伦理身份由“自我”到“玩偶”,最后沦为“囚徒”,而女儿丽贝卡则通过积极的伦理行为走上一条从“囚徒”到“玩偶”到实现“自我”的身份演变之路。用父女两人相反的身份演变过程说明人类理想的身份具有层级性和单向性,进而从哲学的高度指出一直冲突下的伦理选择决定了作为主体的人的生存价值。
(二)行文思路
本篇报告行文线索清晰,主要分为三个部分:
1.犹太人雅各布为逃避纳粹党的迫害,带领全家逃离德国移居美国,但在新的伦理环境中,雅各布并没有构建起他想要的伦理身份,反而一步步失去本来的自我,在被孤立的孤独中成为自己内心的“囚徒”
作者分析其美梦破灭的几个原因:(1)生存环境的恶劣不堪
(2)难以相处的不同种族件的人际关系
(3)对于语言的排斥
对于雅各布从“自我”到“玩偶”,最后沦为“囚徒”的转变上,作者理解为是他的理性意志、非理性意志和自由意志之间的冲突问题,在转变的不同阶段,由于某一意志占了主导地位,而致使不同心理状态的呈现,最后在非理性意志的主导下完成了自我贬黜。
2.雅各布的女儿丽贝卡不断增强其理性意志,自由意志不断受到约束,完成了实现自我的身份演变道路,显示出了主体人的生命能动性。作者分析了在她转变的三个阶段的不同表现特征,最后将其与雅各布进行对比,指出雅各布在伦理关系上出于被动定位,丽贝卡出于主动消解非理性意志的状态。
3.从雅各布和丽贝卡的相逆身份演变,得出结论人类在伦理社会中艰难前行。作者在这部分指出了三点伦理启示:
(1)在身份演变的过程中,用理性意志约束自由意志;(2)要在新的伦理环境中,积极融入其中;(3)在拥有“自我”意志后,要保持清醒的理性,而不是无原则的任由自由意志主宰。
(三)篇章的研究角度
文章在开头指出《掘墓人的女儿》在国外被认为是关于身份认同、孤独和自由的杰作,但国内发表的相关文章都集中在小说人物犹太身份的“认同”上,忽视了而小说蕴含的丰富而深刻的创作理念和思想。
而作者通过欧茨的采访中的话语透析出欧茨关注的是人在社会中的身份、命运乃至生活状态。原著小说的故事背景是从二战前期雅各布一家到美国后开始,作者认为这样的时间跨度说明“小说的视野不是局限在种族歧视或压迫问题上,而是要表现人类在发展中安身立命的宏大主题。”从而从柏拉图的“洞穴”理论对两大主要人物雅各布和丽贝卡进行伦理身份演变的分析。
四、个人思考感悟
1.首先对于作者认为小说的时间跨度不局限在种族问题,而在人类安身立命的主题上,我部分赞同。不赞同的方面在于,在人类的发展上,安身立命的问题是难以摆脱的普遍性问题,但犹太家族移居美国进行安身立命是其中的特殊性问题。作者通过两大主人公相逆的伦理身份演变升华至整个伦理社会,随充分考虑到其高度,但不能把身份问题相割裂开,毕竟不同种族间的伦理选择都有自身的特殊问题。个人认为在社会体系中,人与社会的伦理关系本身就包含着人类自身的伦理身份,所以可以将伦理发展与伦理身份综合起来分析,也许更能挖掘出文章的深度。
2.伦理的特征可以分为人的兽性因子与人性因子,与作者提到的非理性意志与理性意志有共通之处,也可以作为分析的角度举例进行不同方面的说明。
3.本篇研究报告的思路清晰,归结其原因大部分可以看做是研究的理论:柏拉图的“洞穴”理论与小说的符合性,两大主人公的转变用“自我”、“玩偶”、“囚徒”的模式进行归类也较为符合,既清晰又说服力强,可见合适的分析理论与分析方法对于文本研究的重要性。
4.对于小说后半部分丽贝卡融入美国社会,改名为“黑兹尔•琼斯”,在遇到失散的二哥时拒不相认,作者认为这是她成功获得“自我”身份后没有走回头路,说明维护理想的伦理身份的必要性。可是文章结尾处丽贝卡不断写信给失散多年的表姐,执着的希望“认亲”,则不能支撑丽贝卡“不走回头路”的观点。
在本文作者注释的其他文章,如《文化身份的消解、重建与回归——以欧茨小说<掘墓人的女儿>为例》中,作者将这种情况分析为丽贝卡完成了犹太身份的回归。而有些文章如《备受歧视的犹太女性——<掘墓人的女儿>主人公丽贝卡身份解读》中认为丽贝卡此时是美国身份与犹太身份的混杂状态。个人认为这并不能完全理解为犹太身份的回归或是身份的混杂状态,比较同意前篇文章作者的观点,再联系伦理学的观点,理解为在丽贝卡进行伦理选择的进程中,其自身的犹太文化始终影响或制约着美国犹太移民。

读书笔记之邹嘟之三

《国外文学》2015年第三期
超越维多利亚时代的爱情观——互文性视域下的《王子出行记》
论文作者:袁欣(北京语言大学英语学院)
邹嘟

一、 论文选题意义
克里斯蒂娜.罗塞蒂是英国维多利亚时代的著名女诗人,其代表作《王子出行记》是一首具有童话风格、长达540行的诗歌。该诗讲述了美丽的公主在遥远的国度等待赢取她的王子,可王子却在长途跋涉中因为种种诱惑和考验而耽误行程,到达时公主刚刚去世,正在举办葬礼。本论文没有停留在《王子出行记》仅仅只是“基督教寓言”的肤浅评价,从互文性视角(传统爱情诗歌主题、丁尼生《公主》、 《远大前程》中赫维仙小姐)来探讨和挖掘这首童话长诗的深层内涵,强调诗人在其精神上对维多利亚时代主流意识形态的突破,通过诗歌表达了维护女性独立和自由的精神追求。

二、《王子出行记》的互文性分析
1)与传统爱情诗歌主题的互文性:
“carpe diem”主题文学作品在文艺复兴期间主要是从男性视角、多运用玫瑰作为女性容颜易老的象征来劝告心爱的姑娘 美貌与青春易逝,要及时行乐;但在《王子》中,罗塞蒂改从女性视角逆向写“及时行乐”爱情诗,突出王子的犹豫、拖沓和延误,破坏了一个本应是大团圆的结局,反讽了维多利亚时代男性,倾诉了当时女性的悲哀。
2)对丁尼生《公主》改写:
《王子》与 《公主》有以下几点互文之处:1.同以爱情为主线,以骑士传奇为题材;2.《王子》中不停出现的“云雀”的催促声与《公主》“燕子”的爱情使者身份;3.《王子》中情节设定与《公主》中抒情诗“燕子呀燕子”和“下来吧,少女,从那高山上下来”互文。
《王子》以暗喻的方式回答《公主》中提出的“她是实体呢,还是影子?”这个暗含对女性生存价值研究的问题:公主只是一个投射的影子,消极、软弱、苍白、空洞,全文只说过一句:“属去寒来,我要再等待多长?”罗塞蒂的这一对维多利亚时期女性处境的文学化描述,睿智地指出了这类按照当时中产阶级男性标准设置的完美女性(美丽、顺从、忠贞),不能激励英雄的骑士,无法提高维多利亚时代绅士化身的王子的精神境界。因此不漏痕迹地讥讽了父权制荒谬可笑的逻辑。
3)对《远大前程》中赫维仙小姐的修正:
同样为对《睡美人》的改写,两者具有很强的互文性,不过《王子》修正了狄更斯笔下妖魔化了的赫维仙小姐形象。两者互文性具体体现为:1.以自欺欺人的手法试图使时间静止;2.赫维仙小姐与公主都郁结于心,憔悴苍老;3.没有出现的白马王子;4.白发苍苍的新娘与死神的婚礼。赫维仙小姐似乎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罗塞蒂从女性的角度更加清楚地认识到了这类女性的可悲和可叹之处,将本是受害者的女性妖魔化成女巫一样疯狂的报复者,无疑是对她们的再一次情感伤害。于是,她将狄更斯笔下改写的“睡丑人”又改写回“睡美人”进行修正。

三、罗塞蒂的超越之处
作者本身并不支持女权运动,但是通过深入研究发现,罗塞蒂在精神层面上是维护女性的独立和自由的。现女性选举权已在全世界大范围内实现,女性精神层面的自由与独立才是最应受关注的。罗塞蒂在当时就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是她超越时代之处。

四、互文性:发轫于20世纪语言学理论,尤其是瑞士语言学家索绪尔(Saussure)的结构主义语言学理论,由保加利亚裔法国符号学家克里斯蒂娃(Kristeva)首创。克里斯蒂娃认为任何语篇都是由引语拼凑而成,任何语篇都是对另一语篇的吸收和改造,将语篇的这一特性称为“互文性”。

Comments:
1. 通过互文性分析,论文作者指出罗塞蒂在《王子》中改写前文本,与时代展开对话;挖掘出了罗塞蒂关注女性精神层面的独立与自由,在爱情观上突破了维多利亚时代的主流意识形态(父权制社会,完美女性应美丽、顺从、忠贞)。
2. 全文的互文性讨论详尽至极,引用大量文学范例,分类概括并加以理性分析,使得互文性特征极具说服力,杂而不乱,有理有据,我认识是此论文的最大亮点。
3. 论文作者于2011年发表《骑士精神的消亡与维多利亚时代女性的困境》,指出在追寻世俗享乐的维多利亚时代,骑士精神早已消亡。在本论文的开头和结尾处都大篇幅引用2011年论文,我认为有过度引用的嫌疑。虽然同为对《王子》的讨论,但此论文论点集中在罗塞蒂的超越性和文本的互文性,可留更多篇幅来深层讨论其超越性,而不是在结语段开头花费笔墨再次大篇幅引用之前论文,然后中间只用一小段进行关于超越性的总结。

读书笔记之曾家美之二

阅读文献: 《夜色温柔》中的语象叙事
作者: 程锡麟 《外国文学》 2015年05期
研究文本: 《夜色温柔》 F.斯科特•菲茨杰拉德
研究角度: 语象叙事
语象叙事的英文术语是ekphrasis, (国内关于这个术语的翻译以前一直翻译成“图像叙事”, 但因其容易与绘画和雕塑的图像叙事混淆,所以在文学作品中的这种手法,作者将其改成语象叙事)它是自古希腊就有的一个修辞术语, 有着各种各样的定义。现在它是美学, 文学, 艺术史,文艺理论等领域的共同术语。 最重要的一点是: 它是关于语言文字与图像关系的一个术语, 具有跨学科的特征。
论文思路分析:
本文作者就语象叙事在场景描写和人物刻画两方面的运用及作用进行了探讨。
场景描写的语象叙事: 关于自然环境的、关于战争遗址的和关于消费主义场景的语象叙事。
1. 关于自然环境的语象叙事: 文章开篇对法国著名度假胜地里维埃拉海滨的描绘, 在里维埃拉三角洲游览,傍晚返程途中所见到的景色的描述,乘坐登山缆车时所见的情景。
特点: 艳丽色彩, 悦耳声音
2. 战争遗址场景的语象叙事; 一站时期索姆河战役的战场遗址
梅里迪斯指出这一场景(及这部小说)无疑是菲茨杰拉德作品中关于战争的最有意义陈述。
菲茨杰拉德对一战遗址的描绘和借人物之口发表的评论明确地表达了反战主题。
3. 消费主义场景的语象叙事:
例一, 罗斯玛丽在戛纳等待火车时,一段对她在咖啡馆里情况的描述。此段文字提到了当时的流行音乐和流行刊物,这些都是消费文化的组成部分。
例二, 尼科尔同罗斯玛丽一道去商店购物的描述。 长长的购物清单体现了美国上层阶级挥金如土的消费主义行为
例三, 对夜总会的描述。体现了迪克等人空虚、无聊、寻求刺激的心境。
人物的语象叙事: 罗斯玛丽是作品“重要的意识中心”。通过对罗斯玛丽感知到的视觉形象再现的语言再现,作品生动地再现了一个个人物的气质形象、言谈举止、社会地位及他们之间的相互关系。
例证,罗斯玛丽眼中的迪克夫妇。
Comments:
这篇文章我想主要围绕语象叙事这个点来谈下感受。
1. 这篇论文的研究角度使人眼前一亮:语象叙事。 我们常常说某作品的画面感很强,便可以从语象叙事的角度切入。 所以,我理解的语象叙事简单来说就是通过语言塑造出很强的画面感。关于场景的语象叙事可以看做是关于环境的系统化研究。
2. 语象研究的文本包括但不仅限于环境描写多的文本。比如这篇文章,作者同样研究了关于人物的语象叙事。 通过语言,再现人物气质形象及行为举止。
3. 语象叙事的研究也是很有必要的。 场景的语象叙事可以起到烘托氛围,刻画人物,推动情节发展等作用。比如当某一场景的描写大量运用艳丽色彩和悦耳声音等元素,会暗示读者情节的发展,也能间接的体现作者的态度。
4. 语象叙事研究的独特点还在于它有跨学科的特征。这使我想到,其实我们研究文学是不能就文字而谈论文字的。 如果想要增加深度,必须有一些跨学科的元素。在研究文学作品时,我们需要历史知识或宗教背景帮助我们更深刻的了解人物处境,理解人物性格。(这一点在研究某一特定背景下的文学作品很必要。)再说,分析人物时,常常也会从心理学角度(比如弗洛伊德)进行切入。语象叙事的角度自然也需要一些图像色彩知识进行佐证。所以从这点来说,进行文学研究,我们也需要广泛涉猎不同学科的知识。

读书报告之张琦之二

《梅森和迪克逊》的空间政治(作者:王建平)
外国文学研究 Vol 37 No 4 August 2015
1、 空间叙事研究
自约瑟夫·弗兰克的 《现代文学中的空间形式》发表以来,空间问题逐步受到批评理论界的重视。自20世纪后期开始,批评理论出现了“空间转向”。叙事理论的空间转向与在20世纪后期西方批评理论的空间转向有着密切的关系。批评理论的空间转向根源于20世纪下半叶从现代到后现代的文化转型。
对空间理论做出重要贡献的是三位法国思想家:亨利·列斐伏尔、米歇尔·德塞都和米歇尔·福柯。
1. 空间理论思想
列斐伏尔在《空间的生产》中提出了“社会空间”的概念。他探讨了空间与社会生活的关系问题,目的是构建一个“统一的理论”来联系理论和实践中分离的各个领域,即:物理空间(自然)、心理空间(空间的话语建构)和社会空间(体验的、生活的空间)。列菲伏尔把空间的历史描述为从绝对空间(具有宗教和政治意味的自然场所),经由历史空间(财富与知识积累的城镇),到抽象空间(市场主导的同质性空间)的演化过程。
德塞都在《日常生活的实践》中认为叙事是“日常生活的实践”。他提出了作为都市生活实践的“空间故事”的概念,强调物质空间与隐喻空间的结合。他有一句名言:“每一个故事都是旅行故事——— 一种空间实践。”
福柯认为当代人不止生活在私人空间/公共空间、家庭空间/社会空间、文化空间/实用空间、休闲空间/工作空间之间的对立里,其实还生活在许多其他的空间里。如想象的空间、感觉的空间、梦的空间、热情的空间,如此等等。他提出的“其他空间”的概念,不仅纠正了某些单一片面认识空间的错误观念,更重要的是,拓宽了我们对空间认识的视域。
2. 空间与时间的关系
传统的小说理论认为,在以文字语言的排列为特征的文学文本中,空间附属于时间,并最终指向时间。而20世纪小说及小说理论的发展,改变了这一观念,正如约瑟夫·弗兰克所指出的,20世纪作家表现出了对时间和顺序的摒弃,对空间和结构的偏爱。然而,无论在哪一种形态的小说中,时间与空间并不能截然分开,彼此之间存在着交叉和相互转化的关系。
巴赫金在《小说的时间形式和时空体形式》一文中所说:“在文学中的艺术时空体里,空间和时间标志融合在一个被认识了的具体的整体中。时间在这里浓缩、凝聚,变成艺术上可见的东西;空间则趋向紧张,被卷入时间、情节、历史的运动之中。时间的标志要展现在空间里,而空间则要通过时间来理解和衡量。这种不同系列的交叉和不同标志的融合,正是艺术时空体的特征所在。”这里的时空体承担着组织情节的基本作用,情节事件在时空体中得到具体化,可以确切指出事件发生的时间和地点,并提供重要的基础来展现和描绘事件。
2、 阅读篇章分析
1. 原著小说主题:《梅森和迪克逊》通过追溯美国地理版图上最重要的分界线“梅森——迪克逊线”的形成过程,揭示了民族国家的地域想象和空间政治。作为特定历史时期的空间信息载体,基于“梅森——迪克逊线”绘制的地图反应了美国民族国家的疆域变迁和发展历程,同时也隐含着地图绘制过程中的殖民暴力、地域纷争、种族矛盾和文化张力。
2. 研究报告主题:
在美国历史上,空间政治曾是殖民者的拓疆工具,也是国家发展战略的组成部分。从美洲大陆最初的东海岸核心区域到后来的西进运动,多远与统一的张力贯穿始终。
本篇文章,作者主要聚焦《梅森和迪克逊》中的美国革命前美洲社会的空间图谱,指出美洲大陆的空间政治就是讲北美洲的土地加以条块分割,这种条块分割(地图上的线)掩盖了殖民暴力、地域纷争、种族矛盾和文化张力。
3. 研究报告角度:
(1) 原著小说的写作历史背景:启蒙运动时期。对于小说中充满的地理勘测和地图绘制的词汇和情节,作者着眼到其地图学概念,指出地图学体现了启蒙理性和科学精神。通过17、18世纪欧洲的时代变化,为国家疆域划分、边界区划等的论述提供历史背景。
(2) 将大量笔墨放在“梅森——迪克逊线”上,指出其多重含义,并从地理与历史哲学层面分析:昭示着疆界划分、极度理性化和权力统治的过程;美国的原罪,对黑人的奴役和对印第安人的灭绝。
(3) “梅森——迪克逊线”的空间概念:具有政治意义,揭示了空间政治在塑造资本主义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
(4) “梅森——迪克逊线”的意义和功能:揭示了帝国话语与民族叙事相互交织的张力。
(5) 将所研究的文本与约翰·巴斯的长篇小说《烟草经济人》进行对比,指出本文所研究的文本富裕地理空间以一种伦理学意义,突破了美国早期的历史框架,着眼于殖民主义遗产在当代的延续。
(6) 谈及“梅森——迪克逊线”的历史评价问题:对叙述者是灾难,对共和国是成就。
3、 个人思考感悟
1. 作者从“梅森——迪克逊线”的地理空间的论述,上升到福柯所提出的其他空间:政治空间与民族空间。对于空间理论的应用以及升华的思考部分值得借鉴与学习。
2. 阅读文章后的感受是行文线索不太明显,由于大篇幅的着眼于“梅森——迪克逊线”作用与意义等,使得文章的版块间界限并不明显,初读时会有不理解主题之感。
3. 作者的主题主要围绕原著小说的空间政治角度进行说明,只是通篇在谈论“梅森——迪克逊线”的政治空间:殖民暴力、地域纷争、种族矛盾和文化张力时,大多只是作者自己再不断的论述这一观点,缺乏具体的论据,除非读者联想史实,否则缺乏说服性。
4. 作者在文章中多次谈及原著的地理空间具有不确定性,而这种不确定性被赋予了一种伦理学意义,但是对于此种伦理学意义的介绍较为模糊不清。
5. 原著小说的叙述时间是在独立宣言发表的十年之后,梅森和迪克逊的故事对于美国政治经济文化身份的形成在时间维度上也有可以讨论的意义,除此之外,既然涉及到殖民问题,对于道德空间的研究也可以作为一部进行研究。
6. 对于将原著与其他文章的对比分析上,近期我们所读到的文章中都是采取类比的方法,用其他类似的文章观点相互补充说明。此篇文章的对比重点则是突出此篇文章的分析文本的优势,个人认为对于所谈“空间政治”的论述不强,不理解其意义在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