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语文第四季【ZT】

以下文字转引自黄集伟大孤岛客《一周语文》之“他们在悼念死者,我们在感谢国家”:

◎ 10语文第四季

→ipad连回车键都没有, 诗人无法用于创作。(胡淑芬)
→北京可以穿短裤了 我今早穿了条翠绿的骚而张扬的短裤上班 结果一出门就跟一条狗撞衫了 :-((骚骚)
→电影影像的误差度是厘米级的,但是评审的标准却是纳米级 的。(和菜头)
→对待玉树你得强行悲伤,对待弑童案你得强行禁止悲伤,对待 世博会你得强行欢喜。你们都懂的。 (土豆映像节)
→对一个朋友信任的深浅,不是看你会不会对他笑,而是看你愿 不愿意当着他的面哭。(yigeyu)
→反形式主义的形式主义,在文化领域的表现是痛骂装逼犯的装 逼犯。(王晓渔)
→估计2010年最大的新闻就是新浪邀请仓井空登陆中国宣传 科学发展观了。(doufuru)
→或许“杜拉拉”的影片结尾,杜拉拉醒来,发现煤气灶上的绿 豆汤刚刚煮开,弟弟妹妹刚回家吃饭,而刚刚的什么世界500强、人事行政主管、帅哥男友都是一个白日梦,那倒是有意思的电影。 (haruhi103)
→大姐我一向奔放,永远找不到矜持的方向。(阿贵)
→枯藤老树疯鸦,江湖PK马甲,可惜没了俩牙。夕阳西下,饿 的肚子呱呱。(子者墨也)
→08年搞奥运,09年搞国庆,今年搞世博。明年大家休息一 下,准备迎接2012。(飞不动的猫)
→每次天灾人/祸之后,首先需要停止的是赈灾晚会这种公共娱 乐。(王晓渔)
→你如果被强拆了,那不是新闻,那是生活。如果你本人没有烧 焦,还能收发邮件,全家老小全部健全,那就是幸福生活,你应该感谢国家。(韩寒)
→热成这样,夏天真的要来了吗?不反复了吗?我对现在的天气 充满了不信任感。(可斯米克)
→人家身上的东西,给你玩就不错了,还挑肥拣瘦。(某女)
→上厕所不要带 iPhone,iTouch,iPad,否则容易长痔疮。(Paveo)
→虽然房子你买不起,可爱国毕竟越来越便宜了。(连岳)
→泰州政府通过了封锁消息,封锁医院,控制媒体,禁止探望, 转移视线,等手段,居然成功的将人们对于杀手的愤怒转移到了自己身上。(韩寒)
→我很小就立志游手好闲,但是到今天都还没有办法实现,理想 真是一件艰难的事情啊。 (和菜头)
→我最感谢的人是凤姐,她的出现让很多人开始真正审视我了, 客观地来看待我了,他们发现,面对凤姐,我还是可以接受的。(芙蓉姐姐)
→严禁非法下跪,不许擅自爱国。(连岳)
→中国电视节目不分级,全家一起看的时候,一旦到了欢爱镜 头,老头老太太,本少爷和我家大小姐喝茶的喝茶,拿水果的拿水果,咳嗽的咳嗽,闲聊的闲聊,全家乱作一团。(和菜头)
→中国特色的地震逃生指南:说什么地震逃生方法都是白瞎,听 我的:地震了,往挂有国徽的建筑里跑,保证你死不了!(hudie1)
→祝你女朋友永远都是充气的,祝你男朋友永远都是电动 的。(NvShao)

◎ 他们在悼念死者,我们在感谢国家

来自新闻通稿网本周微博:“他们在悼念死者,我们在感谢国家……他们把遇难矿工姓名全念了,我们把有关领导姓名全念了。”这番感慨针对4月25日美 国总统奥巴马与副总统拜登前往西弗吉尼亚州参加专为本月早些时候在矿难中死亡的29名矿工举行悼念仪式新闻而发。

本周二,上海的《东方早报》在报道此事时选用了全口语标题,亲切朴素,给人印象深刻。东早的通栏标题是:“遇难矿工姓名奥巴马全念了”。“美国矿难 发生前几天,中国山西王家岭煤矿也发生矿难,115人获救,38人遇难。在4月12日中美元首会谈中,奥巴马主动提议与会者为两国矿难遇难者默哀”……

“我们怎忍让他们失望?一个依赖矿工的国家怎能不尽全力履行职责保护他们?我们的国家怎能容忍人们仅因工作就付出生命;难道仅仅是因为他们追求美国 梦吗?”念完29位遇难矿工的名字,奥巴马这样说。

◎ 真象

接续草泥马、亚克蜥、卧槽泥马之后网友创造的又一网络神兽。网友Aro_Carter本周为其撰写定义:“真象,又称噬石真象,已经成为马勒隔壁上 对河蟹威胁最大的物种。尤其是当真象吸引来另一种叫做苇鹳的鸟类的时候,其强大的力量可以瞬间踏碎河蟹。出于对真象的恐惧,河蟹又经常对外蔑称其为布鸣真 象。”

10语文第三季【ZT】

以下文字转引自黄集伟大孤岛客《一周语文》之“四月的开头就是用来痛哭的”:

◎ 10语文第三季

→北京现在的天气是早上玉米 面,中午面粉,下午生石灰…… (ImSyls)
→春天在哪里呀?春天在哪里?春天在那青翠的山林里……山林 在哪里呀?山林在哪里?(MechanicalRen)
→抵制陶然居,拒绝福寿螺。(mozhixu)
→二会比春晚好看,代表比刘谦会耍。(forest520)
→君子怀德,小人怀土,何人怀春?经过一夜的讨论,网友提交 了最佳答案:玉米怀春。(和菜头)
→卡梅隆没拿过最佳导演不要紧,至少人家睡过最佳导演。(赵 赵转)
→历史是正房,八卦是二奶,所以更多的人喜欢八卦。(推来推 去)
→任何的悲剧隔远点看都是喜剧。(爷有话说)
→《死法》第1章,3个字:没法活;《活法》第1章也是3个 字:去死吧。(佚名)
→四月的开头就是用来痛哭的。(蔺桃)
→他是个表面上看起来完全不像摩羯座但骨子里又无比摩羯座的 摩羯座。(闹闹)
→网评员们畅所欲言,真是“五毛加五毛——想到一块去了!” (冰克尔)
→网事如烟,网事如阉。(ImSyls)
→我给张晓梅代表出谋划策:建议提出“上床收费,超时纳税, 射了加倍,不硬罚跪”的议案。(马日拉)
→央视主持人提问像语文老师,被采访者像小学生,采访像公开 课。(灰色河马)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薄熙 来。(xiongxiaoxiong)
→用一节课的时间讲完了“的、地、得”在用法上的区别,语文 老师最后让小明来总结一下。小明想了想说:“我家的地得打扫了。”(xiaoqingchen)
→只要锄头舞得好,哪有墙角挖不倒。 (连岳转)

10语文第二季【ZT】

以下转引自黄集伟大孤岛客一周语文之“丰田车的底盘开发商的楼盘股市的大盘前男友的硬盘”:

◎ 10语文第二季

→爱她,就把她砌在墙里。爱他,就让他和她在墙里永远在一起。 (和菜头)
被人问起某公司的格局,我经常用两个字就回答了——网吧。(ImSyls)
不要为了旧的悲伤,浪费新的眼泪;不要为了旧的情人,浪费新的房费。(佚名)
→曾经空虚到只剩食欲。(蔺桃)
→吃蒜也比装蒜强。(小河北)
→快速升级您的本本到 iPad:请ThinkPad 用户盖上笔记本并用黑色胶贴掉右下角Th、nk4个字母。(河蟹愚乐)
→你再敢轻薄我,我就敢从了你。(乔小囧)
→上得学堂,下得厨房,当得拳皇,混得流氓,胖的走样,仍然二的坚强!(桃小染)
→少壮不努力,老大当编辑。(赵鹰)
→我认为一直搞不成的主要原因不是我的东西太大而是对方那里太紧。(韩寒)
→熟女自爆艳照,没意思,俗,基本是一些肉和另一些肉的无内涵堆砌。 (宋石男)
→外伤红药水,内伤白开水。(陈村)
→我说上海话?我不是上海人!他(周)说普通话?人家不是普通人啊!(郭德纲)
→我在匀速地变胖……(赵阿萌)
→新四大害:丰田车的底盘,开发商的楼盘,股市的大盘,前男友的硬盘。(佚名)
→谣言主要靠地震局提供结石主要靠奶粉厂提供艳照主要靠前男友提供。(和菜头)
→有时候一米五的人特别想考证出一米八那厮的鞋里有三四十个增高鞋垫!(史航)
→再逼我,再逼我我就装死给你们看!(阿郎de文明号)
→在海边别讲笑话,会引起“海笑”的;在哈尔滨别讲笑话,因为太冷了(佚名)
→致富确实全靠党,党啊,我想脱贫,让我靠靠吧。(庄涤坤)

【〇九语文第九季】

以下转载自本周黄集伟大孤岛客一周语文(0950)之“你看哪一堵墙不在时光中颓废呢”:

【〇九语文第九季】

◎ 北京堵车不分时间地点车型及司机贵姓。(胡淑芬)
◎ 本来好好的尿着,硬捏住或堵住控制着尿,是个人都难受,再别说那么大一条了(提拉米苏评三峡)
◎ 不要迷恋锅,锅也只是个杯具。(小瓶盖儿)
◎ 钓鱼是中国政府的基本国策,不然为什么有钓鱼台国宾馆? (连岳)
◎ 对有勇气有担当的同行和网民来说:死了唐福珍,像死了亲婶婶;死了孙志刚,像死了亲哥哥;审了邓玉娇,像审了亲妹妹;诬陷孙中界,像诬陷了亲弟弟;伤了拆 迁户,像伤了自己多年的老邻居。近年来,中国民间的同理心和同情心让人感动,更多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因此才不陷入孤独无助。有时,发声就是援手。(新周 刊)
◎ 哥是小贩儿,但哥随时起范儿!(小枪)
◎ 古代的故事:某人结婚,年后生一子,取名爱国,翌年又生一子,取名爱民,再一年老三出世,取名爱党,遂遭批斗。某不解,红小将说:你这狗特务,如果没生第三胎,还真不知道你爱滴是国民党呢…(小清晨)
◎ 江海洋当导演真是上世纪和本世纪最大的文化浪费。(毛尖)
◎ 据说喜剧大师在生活中多是抑郁症患者,伍迪埃伦、金凯瑞、憨豆、星爷都这样。因此当我发现自己也抑郁时,高兴坏了。这一高兴,抑郁症又他妈的好了。为这我又抑郁了好久。(胡淑芬)
◎ 李开复现在俨然微笑如秋雨丰满如忠祥。(沈浩波)
◎ 你跟他讲道理,他就和你耍流氓;你跟耍流氓,他就和你讲道理。请问,他是谁?(Lengxiaohua)
◎ 钱乃一味良药,有明目张胆之功效。(拿铁匠)
◎ 生活就像超级女声,能走到最后的都是纯爷们。(网友佚名)
◎ 思想上的姚明,行动上的郭敬明。(乔小囧)
◎ 为提高收视率,某TV决定打造一款内地的康熙来了,主持人打算用王小丫,起名叫丫来了。有人提意见,一个主持人不好,于是,再加上了倪萍,改名叫倪丫来了。还有人提意见,说这俩都是女的,得配一个男的,于是配上白岩松,改名叫 倪丫白来了。(小清晨)
◎ 有时候,转发就是援手(钭江明)
◎ 再逼我,再逼我我就装死给你们看。(阿郎de文明号)
◎ 中国好大学的体现之一是,一说到反动言论,师生便相视而笑。(连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