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之曾家美之一

阅读文章: 历史的记忆 共同的伤痛—论路易斯.厄德里克《鸽灾》中的文化创伤书写
作者:杨恒 当代文学研究 2014年03期
研究文本:路易斯.厄德里克《鸽灾》
运用理论:文化创伤理论—杰弗里.亚历山大
理论介绍
1. 定义:当个人和群体觉得他们经历了可怕的事件,在群体意识上留下难以抹灭的痕迹,成为永久的记忆,根本且无可逆转地改变了他们的未来,文化创伤(cultural trauma)就发生了。
2. 创伤通常具备以下几个元素,即言说者、受众和情境
A. 言说者指的是创伤的承载群体,他们通过讲述故事的方式把特定事件建构、再现、宣称为创伤并使之传播,创伤的文化建构就始于这种宣称。
B. 在文化创伤的建构过程中,言说公众也是不可缺少的因素之一。“言说者的受众首先必定是这个承载群体本身的成员。如果表达意图成功,其他成员就会相信他们在某一独特事件中遭受了创伤。创伤宣称的受众才能扩大,包含‘整个社会’中的其他公众”。
文章思想总结:
1. 穆夏姆:创伤的承载者与言说者
穆夏姆生活艰辛,目睹或亲身经历了很多对印第安人的迫害。
擅长讲故事,这种口头讲述使年轻一代了解了部落的传统与历史,加强了他们与传统文化的联系和族裔身份认同
但并未提及处私刑的往事。“人们通常把痛苦的经历深锁在记忆深处,但这并不表明他们已经忘却了过去、走出了苦难的阴影。一旦受到相似环境的刺激,他们就会本能地联想到自己遭受创伤的经历。”
2. 埃维莉娜:创伤的受众与新一代言说者
埃维莉娜未亲身经历压迫和苦难,但感觉震惊和愤怒。历史与部族的伤痛彻底改变了埃维莉娜的人生观,甚至影响她未来的命运。此时,文化创伤的雏形已经在印第安族群内部悄然形成。历史使命是不仅要面向族群成员还要面向更为广大的“公众”,去传播印第安部族的创伤体验。
“唯有受害者的再现角度是从广大集体认同共享的特质出发,受众才能够在象征上加人原初创伤的经验”
3.白人后代的创伤与历史反思
“文化创伤扩大了社会认识和同情的范围,提供了通往新社会团结形式的大道”
1) 白人妇女科迪莉亚–暗杀事件唯一的幸存者—摇车里的婴儿:
误解:仇恨印第安人,“非白人不医”,挥别所爱印第安人小伙嫁给白人,但并不幸福
真象:曾被印第安人所救,凶手是曾医治过的病人。
赎罪:晚年书写真正历史。
2) 玛丽·安妮塔修女:埃维莉娜的老师
其祖父曾对印第安人处私刑。有愧疚赎罪心理,所以成为修女
Comments:
1. 首先谈下这部小说。一部印第安人的辛酸史。美国的扩张过程中对印第安人的伤害是很明显的,整个社会也对印第安人有一种仇视心理。其实白人本性中也有善的部分,但是由于美国政府扭曲印第安人的宣传,他们意识不到他们的所作所为是对印第安人的伤害。正因为如此,白人对印第安人造成了文化创伤。(这部小说可以看成是少数族裔命运的缩写,大部分少数族裔都不同程度上经历了这个过程)
2. 文化创伤理论也是个有研究意义的理论。少数族裔在被统治的过程中都或多或少遭受到了文化创伤。所以涉及到少数族裔的悲痛历史的文学作品都可以用这个理论进行分析。
3. 这篇文章的出彩之处在于用新的理论研究新的文本。这种写作方法虽然容易些出彩,但对作者的理解能力和文献查找能力有很高的要求。因为新,所以可用的资料有限,需要自己甄别。本文共参考了8篇文献,其中只有一篇中文。
4. 我认为这篇文章如果查阅下印度安人的历史资料,以其分析人物,可能写出来会更有说服力。本篇文章作者只是就文本而说文本,深度还可以提高。

【my comments】这篇文章当中有这样的几个问题还需要我们进一步思考:1、文化创伤研究的目的是什么?如果只是指出遭受过创伤的事实和表现,那显然没什么意义;2、在创伤研究中,疗伤的过程是很重要的一部分,文化创伤研究中是否也应该有创伤治愈的一环呢?“文化创伤扩大了社会认识和同情的范围,提供了通往新社会团结形式的大道”。如果这句话是对的,那么文化创伤就是一件好事喽?那为什么还叫创伤呢?家美的第四条感受我很以为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