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2】

 光线暗淡。说不清是黄昏还是清晨。

他在路上走着。他的身后好像是一所学校的教室。就是农村学校的那种校舍。不算十分破旧,但肯定不是整洁如新的那种样子。

他在路上往前走着。心里有一种惬意的感觉,一种终于放学回家的感觉。好像是放学回家的感觉。

遇到了一个人。好像还是亲人。关系应该挺近的。打了声招呼。那人好像还嫌他不够实诚,把他说年轻了似的。

他好像也没什么感觉。闷着头继续往前走。

突然,昏暗之中从路边窜出一只个头挺大的鸡。分不清公鸡母鸡。好像是母鸡。鸡在他的前面嘎嘎地跑着。

他心里有点儿纳闷。可也没有太理会。继续往前走。那只鸡现在在他的身后跑着。好像是为了追赶他似的。

他继续往前走。好像无意间也加快了脚步。很快地登上了教室的门槛。

等一下。他刚才好像就是从这教室出去的。他一直往前走。他走进了这个教室……

反正他现在就在这个教室的门前。那是一扇铁门。他拉开重重的铁门,抬脚往里迈步。一只个头不小的猫在他之前窜进了教室。

他心里有点纳闷。随手关上厚重的铁门。跟在他身后的那只鸡从窗户里飞了进来。窗户?好像铁门上有窗户……

教室里有很多排课桌板凳。不太整齐。就是一个典型的农村学校的教室。教室最后两排坐着几个学生。(就算是学生吧。)男生女生都有。彼此说笑着。

有一位他很熟悉的女生在跟另一位女生打招呼。那位女生他也很熟悉。噢–她们是同一个人……

嗯?……

哦……

梦境【1】

  

时间:清晨吧?应该是清晨。

好像在厨房?还是厕所?不是很清楚了。反正好像是开放的地方。应为旁边有一堆人。对了,就像过去集体宿舍的水房的那么个地方。

旁边有一堆人。好像都是些娘儿们。而且还好像都是中年以上的。

那个男的在一个带有一个水龙头的水池边剥煮熟的鸡蛋。水龙头开着。他一边让水流冲着鸡蛋,一边剥着蛋壳。

他手中的蛋壳已经敲开。看得出来,蛋壳里面还有一层蛋壳,再里面才是光滑白皙的蛋白。

他在认真地剥着蛋壳。似乎一切都很正常。他一直没有抬头。

旁边的那些妇女们似乎在评说着些什么。但她们肯定不是在评说他手中正在剥着的有两层壳的鸡蛋……

唉,怎么黑了一下?断电?黑屏?

嗯,好了。继续。

时间:清晨吧?应该是清晨。

在水房里。对,就是过去集体宿舍共用的那种水房,一个挺宽敞的那么个地方。

旁边有一堆人。好像都是些娘儿们。而且还好像都是中年以上的。

那个男的在一个带有一个水龙头的方水池边剥煮熟的鸡蛋。水龙头开着。他一边让水流冲着鸡蛋,一边剥着蛋壳。

他手中的蛋壳已经敲开。看得出来,蛋壳里面还有一层蛋壳,再里面才是光滑白皙的蛋白。

他在专注地剥着蛋壳。似乎一切都很正常。他一直没有抬头。

旁边的那些妇女们似乎在评说着些什么。但她们肯定不是在评说他手中正在剥着的有两层壳的鸡蛋……

他好像在意她们的评说,又好像不在意。他很专注。没有抬头……

悖论!–感悟?

野马导言:为什么感悟后边要加个”?”–也许是想说感触良多却未曾悟道。真的,你要真相悟出个什么道道来,参透生活–呵呵,很难!很难很难很难!!

说明一下,这几句歪诗是我读书时的偶得。我不是悲观主义者,不想说生活的无奈;我想要表达的是后现代主义视角下的我们当下的社会和生活……


悖论!–感悟?
野马歪诗

一、
我们走进乐园
去享受景观、装置和幻觉的冲击;

我们走出乐园
却仍在景观、装置和幻觉中摸索碰撞……

二、
为什么摄像技术越来越高了
我们追求的真相却越发显得模糊?

为什么”诚信”的呼声越来越高了
“欺诈”和”卑鄙”却越是大行其道?

三、
走进梦乡
我们走进秩序和真实;

当我们苏醒
我们跌进悖论定义的生活……

四、
生活–
让我每天都有无尽的感触
(–感谢生活!)

光明–
却未曾从层层迷雾中悟出
(–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