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有关狄兰·托马斯座谈会上的乱想

悖论也许正是意义之所在吧——

于无意义中寻找意义。

你知道如此真相,

你还是在不经意间时而驻足于貌似宏伟的浅显和单一。

【其实你没说,你只是被发现了……】

嗨,那里不是意义的目的地!

你说 ——

但是狭隘的执迷于意义的人啊

又如何能够看到其他的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