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之邹嘟之四

艾丽丝.门罗小说《熊从山那边来》的多维分析
邹嘟
《当代外国文学》2015年3期(论文作者:范雨涛)
一.论文关键词分析
1.艾丽丝.门罗
2013年加拿大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被誉为“当代短篇小说大师”。她以女性的视角,着意聚焦加拿大小镇普通人的生活和情感冲突,其作品既植根于门罗自身生活的加拿大乡村小镇的现实经验,又坚持不懈地探求超越现实经验以外的东西,从而引领读者越过其作品的本土性,管窥到人类共同面临的问题。
国内外关于门罗的研究集中在以下几个话题:门罗小说叙事技巧;女性主义研究(包括存在主义女性研究、生态主义女性研究、男性形象与女性意识、女性形象研究等);门罗与加拿大文学等。同时,研究的较多的作品为《逃离》(Run away),《恨、友谊、追求、爱和婚姻》(Hateship, Friendship, Courtship, Loveship, Marriage),《熊从山那边来》(The Bear Came over the Mountain)等。

2.生态女性主义
“生态女性主义”(Ecofeminism)诞生于20世纪70年代末,首先出现在法国作家弗朗索瓦丝.德奥博那(Francoise d’Eaubonne)的作品《女权主义或死亡》和《生态女权主义:革命或变化》中。其基本论断是:那种认可性别压迫的意识形态同样也认可了对于自然的压迫;它号召结束一切形式的压迫,认为如果没有解放自然的斗争,任何解放女性或其他受压迫群里的努力都是无济于事的。
论文作者认为《熊》中对人物、动物及大自然的描述充分展露出门罗的生态女性主义思想意识,并且和生态女性主义要建立一种平衡、稳定和谐和完整的生态系统,强调多样性、持续性、相互依赖和相互合作的主张不谋而合。

3.宗教精神
西方文学由于深受基督教这一文化母题的影响,爱与救赎的永恒主题常浮现在西方文学作品里。在基督教看来,爱是连接人与神的纽带,而因为原罪的关系,人只有用超越一切的爱才能战胜邪恶与死亡,获得灵魂的救赎。

4.加拿大性
因其偏僻的地理环境、严酷的气候、经济和文化上从属美国的属性,加拿大形成了一种偏离中心的文化倾向,一种民族心理层面的“边塞心理”。而门罗的故事多以安大略省西南部的小镇为背景,不仅赋予这一地域以物理意义,同时赋予其加拿大精神和文化内涵。
但是自从上世纪60年代以来,加拿大的国家与文化意识日益增强,这表现在加拿大对待民族性与身份问题的持续升温,也有越来越多的加拿大作家在文学作品中表达加拿大人自己的、未加过滤的声音。

二.论文结构分析
1.学界对艾丽丝.门罗和其作品《熊》的讨论。
2.加拿大性与民族文化认同:在大量引用学界对“加拿大性”的讨论后,提出《熊》正是一篇充满加拿大特色的文学作品,后引用原文进行实例分析。
3.生态女性主义思想的展露:同上,先分析“生态女性主义”,提出观点,实例分析,再次重申观点。
4.爱与救赎精神的表达:门罗善用典故深化她所表达的爱与救赎大的宗教精神。
5.门罗式艺术匠心对主题的升华:小说里门罗突出地运用了“象征”及“矛盾与并行”的艺术创作手法,意象丰富。
6.结语:门罗的思想与艺术创作特色深受加拿大地域影响,与其生态女性主义思想及西方基督教的宗教影响密切相关。

三.论文批评
1.论文讨论中涉及的话题较全,几乎涵盖了大部分对《熊》这一作品的主流讨论话题。其中几个重点主题都有很好的提及:加拿大民族文化认同、门罗生态女性主义思想、“象征”和“矛盾与并行”的艺术创作手法、门罗小说中温暖底色和对人生苦难悲天悯人的任性关怀等话题。

2.但是斯认为大而全这一表面上看似好的优点,却暴露了此论文的一大问题:对重要话题简要带过,影响了论文作者所提出观点的说服性。比如正文第二大部分关于“生态女性主义”的讨论:首段大致解释这一关键词后,随即提出“门罗在《熊》中对人物、动物及大自然等的描述充分展露出其生态女性主义的思想意识”,然后另起一段直接引用原文例子来证明此观点。先总体提观点,再分点引实例来证明观点的写作手法本是常用且有说服力的,可在读者还未对相关话题了解较深之时,过于迅速且生硬的跳转到细节、实例的讨论是否影响了全文的连贯性?同时,在具体细节讨论这段中,引用的原例占用近一半篇幅,导致零碎细节信息颇显杂乱,分析笔墨欠缺,从而进一步导致所提出观点说服力不够。(若只精选说服力强且有代表性的经典实例,对其深入剖析,是否更好?)

3.此论文在引用文献的选择上下了功夫。英文文献大多是对艾丽丝.门罗作品的主流分析,其中观点经过了时间和学界的考验,说服力和可行度强,如:
Martin, W. R. Alice Munro:Paradox and Parallel. Edmonton: U of Alberta P,1987.
Jamieson, Sara. “Reading the Spaces of Age in Alice Munro’s ‘The Bear Came Over the Mountain’”Mosaic: A Journal for the Interdisciplinary Study of Literature 9(2014):1-17.

4.论文作者试图从多重视阀解析门罗《熊》所蕴含的加拿大性与民族认同,生态女性主义思想,爱与救赎的宗教精神,同时分析其运用象征、矛盾及并行等艺术手法对主题的升华,及其对人性的深刻洞悉,对两性和谐、婚姻和谐、社会和谐及生态和谐的深切关怀和期盼,旨在使读者更好地理解门罗作品独特的思想内涵及艺术魅力。尽管文中论据分析说服力较欠缺,但也未显得很牵强,读者勉强能接受其观点。但是四个并行主题之间的联系较弱,且全文无上下文过渡,就像给读者列举了四个观点,却并不能由此四个观点联系起来联想到全文的中心思想。(个人读完全文的感受是:作者的确从一篇短篇小说中读到了多维度的理解,可作为读者却对作者提出的众多观点有惊鸿一瞥的印象。)

5.论文作者应该是在大量阅读对《熊》小说的研究论文后,提炼主流观点,再加上自身观点予以融合,形成此篇论文。所以,平时文献的阅读是我们产生新观点的良好“催化剂”,对于大众多已接受的主导观点,可以多加留意作者的分析过程,尤其是对原文的具体分析,这样可以引导我们带着思考去阅读文学作品,而不是简单地看看故事情节;对于新观点,尤其是老作品的新研究,可以问问自己有没有被该观点说服,若不能很好的说服自己,自己能否提出更好的观点和更有力量的论据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