琐记20100702

旨在记录一下此前的一些琐碎事件:

1. 6月23日出发去江苏苏北地区为南开大学做招生宣传。第一站基地在徐州。徐州的朋友和前同事们给了我非常热情的接待和款待。把酒言欢完了,又一起观看世界杯比赛。虽然平常大家都忙,也不怎么联系。但是聚在一起,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亲切,真朋友啊……

2. 6月24日跑了两个城市的两所中学:连云港市的新海高级中学和宿迁市的宿迁中学。其实在这两所学校带的时间加一块儿可能也不足1个小时。这一天的其他时间都花在路上了。晚上将近9点钟才回到徐州。好友郭庆开车接我回到住处后,两人出去买了几个小菜,4瓶啤酒,两人在旅店的房间里喝着小酒看着世界杯——美!

3. 6月25日26日主要在徐州一中和中国矿业大学招生咨询会做宣传。轻松多了。徐州的高分考生多出自一中。由报考意向的还不少……
宣守鹏还开车拉着我和卜宪生绕着云龙湖转了一圈。后又在我曾经工作过的学校门口的羊肉馆重温了一下那里的羊肉的美味。

4. 买的是6月26日夜11:52的列车去盐城,可实际发车的时间是6月27日凌晨01:49左右。那一宿真够可以的……

5. 6月27日上午去了盐城中学。今年盐城的高考状元都出自这所中学。没赶上他们的招生咨询会,因为他们的咨询会也是在26日举行的。跟负责毕业班的高主任聊了聊。他们转天填报志愿。估计应该有几位报考我们的考生。
中午我在盐城师院的两位同学,同时也是好友,款待了我;晚上,我的这两位同学接着款待了我;后来我姐姐的亲戚有事找我,又不由分说地拉出去吃了夜宵——盐城的夜宵真火……

6. 6月28日去大丰市,我的老家。先去了大丰中学,赶在他们填报志愿之前……
然后回家看望了老母亲。老妈妈身体还不错,很欣慰。
老家现在正是农忙季节:刚刚收完麦子,又要赶着插秧。真的很幸苦……

7. 6月30日,回到天津。29日夜里的火车。

流水帐记完了。

PS: 今天夜里的两场比赛,我认为巴西和加纳会是最后的赢家。我还觉得巴西和荷兰的比赛会最终以点球决胜负。爱信不信。是为记!

英美文学琐记【201005】

1. 2010年埃德加文学奖尘埃落定。(详情见这里

2. 费狄娜(Deanna Fei,音译)是生长在美国纽约的华裔青年作家。她的第一部小说《一线天》(A Thread of Sky)围绕家庭中女性脉络,描写了三代女性家庭成员面对身份议题所产生的种种纠葛、冲突、困惑,等等。从某个角度来看,作品从个体经历的角度触及了中国女性主义运动历史。应该说,这部作品能够提供给我们一个阅读华裔小说的新体验。

3. 杨·马特尔(Yann Martel)的第二部小说《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给他带来的很高的声誉、大量的读者,以及2002年的布克奖(Man Booker Prize)。这可能得归功于他在小说叙述中所采用的单线条的故事线:简单、明快、直接。在马特尔的最新力作里,他同样展示这样的叙述方法,不过较之前一部,则显然复杂了许多。这部题为《比阿特丽丝和维吉亚》(Beatrice and Virgil)有一系列的典故、戏耍和碎片构成。似乎,马特尔还把自己的经历也写进了这部作品。

4. 《离散者之审判》(Trials of the Diaspora)是安东尼·朱利叶斯(Anthony Julius)的最新力作,探讨了一个极其严肃而又令人震惊的话题:一段肮脏的仇犹、反犹历史 。作者朱利叶斯接受过文学和法律的双重训练,很好地胜任了这项宏大的工程。他敢说真话,并且拥有足够的根据和理由去挑战英国文学界和学术界的权威。这些所谓的权威基本上都反对以色列作为主权国家的存在,自欺欺人地认为他们的反犹太复国主义(anti-Zionism)不等于反犹太主义(anti-Semitism)。 而事实上,在英国有这些精英们促成的反犹排犹事件层出不穷。而朱利叶斯的作品正是针对这些反犹排犹现象所做出的反应。

此前,朱利叶斯曾经撰写过专著《艾略特:反犹主义及其文学形式》(T. S. Eliot: Anti-Semitism and Literary Form)。在对艾略特的诗歌创作表达敬意的同时,朱利叶斯也尖锐透彻的指出了艾略特作品中所包含的反犹主题及其在作品中的表现形式。《离散者的审判:英国反犹史》(Trials of the Diaspora: A History of Anti-Semitism in England)这一标题来源于菲利普·罗斯的一部没有引起人们足够关注的小说《夏洛克行动》(Operation Shylock)的后记:

In the modern world, the Jew has perpetually been on trial; still today the Jew is on trial, in the person of the Israeli — and this modern trial of the Jew, this trial which never ends, begins with the trial of Shylock.【在当今世界,犹太人总是不断受审;今天的犹太人仍然在受审,因为以色列而受审——而当代对于犹太人的审判,一场没完没了审判,就是始于那场对夏洛克的审判。】

5. 英国作家马丁·艾米斯(Martin Amis)的新作《怀孕的寡妇》(The Pregnant Widow)据说颇似是对14世纪意大利的薄伽丘(Boccaccio)的《十日谈》(The Decameron)的某种改写。这种创作形式有过先例。简·斯梅丽(Jane Smiley)2007年的小说《山中十日》(Ten Days in the Hills)即属此类。艾米斯的这部新作似乎没有赢得书评界的高度认可,被贴上了“tedious”(冗长而令人乏味)的标签。并且认为艾米斯先生犯了此前斯梅丽女士所犯下的同样的错误,其中最为显著的错误就是把读者们想象的过于低俗了……当然,也有持不同观点者。但是对身体的过多描写和对欲求的过分专注似乎是公认的艾米斯这部作品所表现出的不足之处。

6. 罗伯特·塞林(Robert J. Serling)是一位以航空为题材的作家,尤以其畅销书《总统专机失踪》(The President’s Plane Is Missing)而闻名于世。2010年5月6日,塞林先生在亚利桑那州的图克逊去世,享年92岁。

1918年3月28日,塞林出生于纽约州的科特兰,后随父母迁移到纽约州的宾汉姆顿。青年时代的塞林喜欢在家里和小伙伴们排演戏剧。后来他还担任过电视剧《奥德赛的33号航班》的技术顾问。1942年,塞林在俄亥俄的安提奥克学院获得了政治学的学士学位。二战期间,他在美国空军服役,担任飞机识别的教官。战后,塞林加入了国际联合出版公司担任记者。

《总统专机失踪》成功以后,塞林离开国际联合出版公司(UPI),开始专职写作。他的其他作品包括《无法起飞》(She’ll Never Get Off the Ground, 1971),《空军一号受困》(Air Force One Is Haunted, 1985),和《泰坦尼克上的生命》(Something’s Alive on the Titanic, 1990)等。此外,塞林先生还有几部非虚构的作品。

7. 爱德华·摩根·福斯特(Edward Morgan Forster)四岁的时候就从一本题为《不要》(Don’t)的书上学会了一些处事规则,以至于他长大以后,一直都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1911年,福斯特32岁,差不多才刚走过了他生命旅程的三分之一(他于1970年91岁时去世), 但他已经开始对男女相爱这样的题材感到了厌烦。那时候的他已经完成了他的最伟大作品:《看得见风景的房间》(A Room With a View, 1908),《霍华德庄园》(Howards End, 1910)。到1924年他的《印度之旅》(A Passage to India)出版以后,他似乎已经完全放弃了小说写作。在以往福斯特的传记作者总是千方百计地辩解为什么避开他的《莫里斯》(Maurice, 1971),因为这部作品涉及了同性恋这样的题材。福斯特对待性的立场究竟如何直到今天才有人进行了毫不避讳的、非常细致的研究。她就是执教于狄金森学院的福斯特传记作者温迪·莫法特(Wendy Moffat)女士。在她的《一段非凡的没有记录的历史》(A Great Unrecorded History)这部最新的福斯特传记中,莫法特女士极其深刻而又富有启发性地描绘一幅福斯特的新形象:一个痛恨自己不得不将自己真实的另一面隐藏起来、但是同时又认为《莫里斯》只能在其死后出版的人。

英美文学琐记【201002】

1. 后现代主义风格的代表作家之一唐·德利洛(Don Delillo)推出了新作《欧美伽点》(Point Omega)。德利洛的小说一般都不是什么大部头。多是我们所谓的中篇小说(novella)的篇幅。这部《欧美伽点》也不例外。主人公理查德·埃尔斯特(Richard Elster)是为五角大楼工作的一位学者,受命去将伊拉克战争期间的情报模式进行概念化。同时有一位名叫芬利的影片制作人想方设法地说服他去制作一部谈论战争的电影。和许多德利洛先生早期的作品一样,《欧美伽点》中也充斥了死亡、恐怖和偏执;而且也同样拥有他一如既往的充满睿智的精巧的故事结构。然而,结构的精巧可能弥补不了在人物塑造方面的简单笼统。比如这部作品中的主人公就显得过于粗线条:一个自命不凡的知识分子把成千上万的年轻士兵送到毫无意义的战场上去送死,自己却凭借其抽象的理论无耻地认为他所作的一切都是正确的;然而他后来却仅仅因为他的女儿的失踪而突然之间明白了死亡的意义 ……

2. 1907年,马克·吐温(Mark Twain)这位美国当时最受拥戴的作家出访英国。可以说,他所到之处都是风光无限。卢德亚德·吉普林(Rudyard Kipling),当时英国的文坛大腕,描述马克·吐温被记者簇拥着的场面时说,照相机的快门“像机关枪似的咔咔地响个不停”。另一位英国文学巨擘萧伯纳(George Bernard Shaw)则描述到,“他和我的处境差不多。他得非常用心地去让他的听众相信他只是在开玩笑,否则就会把他吊死”。已经71岁马克·吐温早已经将诙谐幽默转化成了一种艺术形式。……
这些有关马克·吐温晚年的趣闻轶事 在迈克尔·谢尔顿(Michael Shelden )推出的马克·吐温新传《一袭白衣的马克·吐温》(Mark Twain: Man in White)中得到了忠实的再现。 谢尔顿的这部最新的马克·吐温传对这位作家的晚年生活进行了全面的呈现,甚至对马克·吐温晚年为什么总是一袭白衣也进行了详细的分析说明。这部传记的标题也由此而来。

3. 威廉·福克纳(William Faulkner)1942年出版的小说《去吧,摩西》(Go Down, Moses)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细节:讲的是主人公伊萨克·麦卡斯林(Isaac McCaslin)最终决定要翻开他祖父的皮的农场账簿,一个可以证明其家族有过蓄奴史的证据。最新的史料研究发现,福克纳作品中的这一细节,他形形色色的人物,以及他的整个虚构出来的约克纳帕托佛县(Yoknapatawpha County),都是有原型材料的。这些发现无疑可以让福克纳研究者对福克纳有更深的理解。详情请看【这里

4. 塞林格(J. D. Salinger)去世之后不久(阿门,愿你在天堂安息!),与其相关任何只言片语、碎纸残片都会引起人们高度的关注。这不,仅仅过了两周,塞林格写于1951年到1993年间的11封书信很快就被发掘了出来,令人们如获至宝。据说信中是大家熟悉的散文,不时流露出幽默和刻薄的睿智。在信中,作者谈到了他作为作家在其巅峰时期的心理历程和生活感悟。信是写给一位名叫迈克尔·米歇尔( E. Michael Mitchell)商业广告设计师。这位设计师曾经过一部畅销书的封面。这些书信的公诸于世无疑会对塞林格研究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当然,这也仅仅是一个开头。由于塞老几十年如一日地隐居,关于他的研究,还有很多很多都还是待解的迷。

5. 威廉·腾(William Tenn)是一位创作讽刺科幻小说的作家。很少有人能够像他那样在科幻小说中展示出幽默机智。2010年2月7日,威廉·腾在匹兹堡的家中去世,享年89岁。其实,威廉·腾是他的笔名。他的真名是菲利普·克拉斯(Philip Klass)。克拉斯先生的文风犀利机智,富有智慧,灵巧多变。他使得经典的科幻小说主题,如时间旅行、外星人和地球人等,有了丰富多变的表现方式。他和罗伯特·海因莱因(Robert A. Heinlein)、艾萨克·阿西莫夫(Isaac Asimov),以及阿瑟·克拉克(Arthur C. Clarke)一起,在1940年至1950年代,将现代科幻小说发展成了一种正式的文学体裁,改变了科幻小说只是出现在一些不起眼的杂志上的短篇小说的现象。他对科幻小说的发展,功不可没。

6. 拉尔夫·麦金纳里(Ralph McInerny)是一位研究罗马天主教的学者,同时也是一位多产的小说家。他的作品主要是道林老爹(the Father Dowling)系列神秘小说。麦金纳里先生在印第安纳州的圣母院大学任教50多年。2010年1月29日,麦金纳里先生去世,享年80岁。麦金纳里先生在圣母院大学主讲哲学,从事中世纪研究和古典哲学的研究工作。出版了许多这方面的研究专著,是该领域的一位资深专家。他的小说作品尽管数量不少,但是似乎没有他的学术研究成果那么影响深远。

7. 露西尔·克里夫登(Lucille Clifton)是一位杰出的美国当代诗人。她通过其亲身的经历,对20世纪美国的黑人和妇女的生活、他们的屈辱的历史、以及他们的身体所遭受到的屈辱,都进行了如不三分的刻画和描述,令人大开眼界。2010年2月13日,克里夫登女士在巴尔的摩与世长辞,享年73岁。
克里夫登女士于2000年 凭借诗集《福佑舟船:新诗选集 1988-2000》(Blessing the Boats: New and Selected Poems, 1988-2000)获得过国家图书奖(National Book Award)。2007年,克里夫登女士成了第一位获得罗斯·莉莉诗歌奖(the Ruth Lilly Poetry Prize)的非洲裔美国人。罗斯·莉莉诗歌奖奖金高达10万美元,是美国诗歌杰出成就的标志性奖项之一。 她于1987年出版的诗集《好女人:诗歌传记,1969-1980》(Good Woman: Poems and a Memoir, 1969-1980) 也进入过1988年普利策奖(Pulitzer Prize)的最后评选名单。除了10多诗集以外,克里夫登女士还出版过颇受好评的以非洲裔美国人生活为背景的儿童文学作品。


英美文学琐记【0912】

1. 《书评周刊》(The Book Review)于2009年12月6日推出了2009年度的百部经典作品列表。这是从2008年12月7日至2009年12月初这一年时间内所出版的各类图书中经过评审筛选得出的。列表包含虚构类作品50部,非虚构类作品50部。通过这个链接,还可以看到1999~2008年间,各年度的百部最佳。这里还有《纽约时报》评选出的年度10佳图书。

2. P·D·詹姆斯(P. D. James)夫人是一位研究侦探小说的专家。她在《纽约时报》上经常发表有关侦探小说的书评及论说文章。最近,接近90高龄的詹姆斯夫人出版了一部专著《漫谈侦探小说》(Talking about Detective Fiction),对英美文学史上的侦探小说的小说美学和叙述方法做了系统的阐述。同时也系统地阐述詹姆斯夫人本人对一系列著名的侦探小说作家及其作品的评价和分析。无疑,这部作品应该成为侦探小说研究的重要的参考文献之一。

3. 近年来,在英美文坛掀起了一股历史题材小说创作之风,而且很受欢迎。这一点从希拉里·曼特尔(Hilary Mantel)的《狼宅》(Wolf Hall)赢得第41届文学布克奖 (Man Booker Prize)便可见一斑。而在美国文坛,这样喜欢以历史为题材的作家还为数不少。艾莉森·韦尔(Alison Weir)就是这样的一位美国女作家。她的最新力作《塔堡上的女人》(The Lady in the Tower)碰巧讲述的也是与亨利八世有关的故事:塔堡上的女人指的是亨利八世的第二位夫人安妮·博林(Anne Boleyn)。其实,无论是从数量上,还是从覆盖面上来看,韦尔女士都可以被称之为创作有关亨利八世的历史小说的专家。在这部作品之前,她就已经发表过一系列相关的作品:《亨利八世的6位太太》(The Six Wives of Henry VIII)、《亨利八世:国王和他的朝廷》(Henry VIII: The King and His Court)、《亨利八世的孩子们》(Children of Henry VIII)、以及《伊丽莎白一世传》(The Life of Elizabeth I)。而且在所有这些作品中,安妮·博林都是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

4. 南非著名诗人,曾经由于从事反种族隔离而长期遭到南非种族分离主义政府关@押的丹尼斯·布鲁特斯(Dennis Brutus,1924-2009)于2009年12月26日在南非的开普敦逝世,享年85岁。布鲁特斯毕生都是一位积极的活动家。1960年代,他曾经是南非前领导人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的狱友。他为废除种族隔离政策进行了长期不懈的斗争,直至最后的胜利。在南非的种族隔离政策被废除以后,布鲁特斯并没有停止扮演活动家这一角色,仍然在积极地为人类的共同利益和权利而努力。布鲁特斯1971年移民美国。曾在西北大学和匹兹堡大学任教,讲授美国文学和非洲研究等课程。布鲁特斯一生发表过大量诗歌作品。从主题上来看,他的诗歌就是他从事各种政治活动的武器。

5. 《戏剧改变一生:美国剧作家谈戏剧》(The Play That Changed My Life:America’s Foremost Playwrights on the Plays That Influenced Them)由本·霍奇斯(Ben Hodges)编撰。其中收集了当代美国的一些如雷贯耳的戏剧名家谈对他们的人生旅程造成巨大影响的戏剧作品的一些评论和论文。显然,这部作品是我们的美国戏剧研究者们的一部非常有价值的参考书。

6. 卡琳·哈彻·泼赖特(Carlene Hatcher Polite)是上个世纪60、70年代的一位著名的实验派小说作家。她的作品主要专注于种族主义和性别偏见在黑人生活中所产生的恶劣影响。从1971年起到2000年她退休为止,泼赖特女士一直在布法罗大学教授创造性写作课程。2009年12月7日,泼赖特女士因患癌症在纽约去世,享年77岁。泼赖特女士出道时是一位现代舞演员,后改弦易辙,开始文学创作。有评论家指出,在叙述技巧上,泼赖特女士走在了托尼·莫里森(Toni Morrison)和艾丽丝·沃克(Alice Walker)的前面,虽然她一生只创作发表过两部长篇小说作品:《鞭笞者》(The Flagellants,1966年法国,1967年美国)和《某妹妹以及恶行的受害者们》(Sister X and the Victims of Foul Play,1975)。

7. 蕾切尔·威茨斯滕(Rachel Wetzsteon)是当代美国的一位杰出的诗人。她的诗作以其辛辣幽默的睿智、优雅规范的风格,以及其对单身女性生活的犀利的洞察力而著称。她的诗作在评论界受到广泛的好评。2009年12月28日,这位才华横溢的诗人被发现死在曼哈顿的家中,享年42岁。——遗憾,一位英年早逝的诗人。

8. 岁末年尾,美籍华裔作家哈金(Ha Jin)推出了他的最新短篇小说集《落地》(The Good Fall)。这里有一篇介绍文章。感兴趣的可以点开看看。

英美文学琐记【0911】

1. 从2009年11月6日起至2010年3月14日止,在纽约的摩根图书馆博物馆(Morgan Library & Museume)特别开始一个专题展览,题为“妇女的智慧:简·奥斯丁的生平及遗产”(A Woman’s Wit: Jane Austen’s Life and Legacy),纪念英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小说家之一,简·奥斯丁。在过去的20多年里,根据其作品改编的电影、电视作品可谓层出不穷。显示出人们对奥斯丁的热爱再次出现高潮。摩根图书馆博物馆组织的这次展览包括奥斯丁的100多部作品——她的手稿、私人信件,以及其他相关材料。其中有不少展品为半个多世纪以来的首次展出。点击这里,可以看到更为详尽的介绍。

The Origin of Laura2. 本月,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的遗作《劳拉的原型》[The Original of Laura: (Dying Is Fun)]终于在一片喧嚷声中推出了。各方评说不一,褒贬不一。为什么纳博科夫生前不愿意出版,甚至授意他的太太将其手稿毁掉?他的儿子迪米特里出版了这部作品到底有无功德,意义何在?对这样问题,恐怕永远只会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不会有什么定论的。也许只有你看过了这部作品之后,才会有你自己的看法。点击这里查看相关介绍。

3. 唐纳德·哈灵顿(Donald Harington)是一位超现实主义作家。在他的十多部小说中创造了一个虚构的位于阿肯色州斯戴莫市的欧扎克村,一个超现实的乡村小世界。11月7日,这位超现实主义作家在阿肯色州的斯普林戴尔去世,享年73岁。点击这里查看更多相关介绍。

4. 《一切为了自由》(Free for All: Joe Papp, the Public, and the Greatest Theatre Story Ever Told)不仅仅为读者展示了约瑟夫·帕普(Joseph Papp)作为戏剧家的一生;还通过他之口,讲述了戏剧大师、导演麦克·尼科尔斯(Mike Nichols)对戏剧家们所产生的深远影响。这部由肯尼斯·图兰(Kenneth Turan)和约瑟夫·帕普共同完成的作品为研究美国戏剧的学者们提供大量的历史素材和一手资料。尤其能够让我们得窥美国戏剧在1960s、70s、80s年代的发展概貌。

5. 毫无疑问,菲利普·罗斯(Philip Roth)是当今美国文学界的大红人。他的每一部作品都会引起评论界的热烈讨论。自然,他的新作《卑微》(The Humbling)一经推出便理所当然地成为美国文学界和批评界的大事。这里有篇文章,不妨看看。至少可以对罗斯的这部新作了解。

6. 好像我们还拥有不少卡佛迷。那么新版雷蒙德·卡佛(Raymond Carver)传记及其最新短篇小说集的出版无疑是卡佛迷们的福音了。这两部最新推出的作品也应该被列入美国文学的学习者和研究者,以及卡佛的研究者们的必读书目。这里还有稍微详细一点的介绍

7. 畅销书作家迈克尔·克赖顿(Michael Crichton)去世已经一年多了。最近却又有新作推出:这部题为《海盗纬度》(Pirate Latitude)的作品据称是从克赖顿的手稿中发现的。似乎专家们的看法不太统一,有人怀疑其可能为赝品。反正有人关心那些问题。我倒不是很在意。无论如何,这部新作有可能会成为很好的电影素材。

8. 当代加拿大大师级短篇小说作家艾丽丝·门罗(Alice Munro)推出了她的最新短篇小说集《幸福“死”了》(Too Much Happiness)。这部作品集堪称近年来门罗作品的精华版。几乎其中的每一篇小说都能够让读者领略到作者的创作才华及其精湛的契可夫式的艺术风格。近10年来,加拿大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Margret Atwood)在我们的外国文学批评界掀起过小小的热潮。个人以为,下一位能够在我们的外国文学批评界掀起热潮的加拿大作家应该使这位一直坚持只写短篇小说的艾丽丝·门罗吧?

9. 2009年,美国作家埃德加·爱伦·坡(Edgar Allan Poe)诞辰200周年、逝世160周年。世界各地都有形式各异的纪念这位文学大师的活动举行。坡的家乡里士满更是有一系列的活动来纪念他们的英雄——多台纪念坡的戏剧的上演,以及埃德加·爱伦·坡纪念馆的隆重揭幕。在这里,借用爱伦·坡的一首小诗,谨表对大师的敬意吧:

To One in Paradise

Thou wast that all to me, love,
For which my soul did pine —
A green isle in the sea, love,
A fountain and a shrine,
All wreathed with fairy fruits and flowers,
And all the flowers were mine.

英美文学琐记【0910】

1. 几乎凭借其唯一的一部小说作品而奠定了其在美国文坛一席之地的美国黑人女作家,80高龄的早期的黑人女权主义者萨拉·E·赖特(Sarah E. Wright)今年9月在曼哈顿的家中去世。她的那部唯一的小说作品是创作于1969年的《这孩子要活着》(This Child’s Gonna Live)。详情见这里

2. 这一则其实不属于英美文学的范畴。不过觉得还是值得记一下:约瑟夫·伯格(Josef Burg)被认为是东欧最后的一位用意第绪语(Yiddish)写作的作家。他用自己手中的笔再现了犹太人的生活,传承了其中丰富文化。他的笔触从城市里的犹太人贫民窟到荒僻偏远的戈尔巴阡山里犹太人村落。这位为犹太人文化做出了巨大贡献的作家于今年8月10日在乌克兰的切尔诺维茨市去世,享年97岁。英语世界直到10月初才广泛报道了伯格先生去世的消息。相关评论可查看这里

3. 美国女作家希拉里·曼特尔(Hilary Mantel)的小说《狼宅》(Wolf Hall)荣获第41界布克文学奖最佳小说奖。这部作品是一部有关亨利八世的历史小说。详情请见这里

4. 要想对约翰·厄普代克(John Updike)进行全面深入的研究,你最好去哈佛大学。因为哈佛大学图书馆收藏了全部的厄普代克的文件材料。详情请见这里

5. 英国著名作家A·S·拜厄特(A. S. Byatt)今年的新作是《儿童书》(Children’s Book)。虽然这部作品也进入了今年布克小说奖最后的角逐的短名单,呼声也较高。但是,非常遗憾,这部作品最终未能获得此项大奖。有关这部作品的相关介绍,请看这里

6. 今年10月中旬,美国旧金山文坛为华裔作家谭恩美(Amy Tan)举办了一次庆功宴,祝贺其在文学创作上所取得的辉煌成就。这里可以看到更多信息。

7. 《卑微》(The Humbling)是菲利普·罗斯( Philip Roth)的最新中篇小说。还是讲述老人面对衰老和逐步走向死亡时的沮丧、无奈、和挣扎。这和他发表于2006年的《凡人》(Everyman)以及其发表于2007年的《鬼魂退场》(Exit Ghost)有相似之处。只不过这一次,罗斯的主人公是一位60多岁的演员,名叫西蒙·阿克斯勒——曾经辉煌一时,但却突然之间丧失了表演的能力。于是,他的生活彻底改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