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堂拾粹20100407

今天的课堂上和同学一起讨论库伯的《最后的莫西干人》。同学们的视角很有启发性。有几点有必要记录一下,以免以后用得着的时候想不起来:

  • 运用生态批评的理论来解读《最后的莫西干人》是一个很可行的尝试。以下几点需要注意:
    (一)对于这部作品,本人以为,生态批评关注的焦点首先应该是作品中自然呈现的方式;自然所扮演的角色及其所承担的功能;不同的人物对待自然的态度等。
    (二)人物当然也应该是关注的焦点。那么,在生态批评的视角下,人与自然的关系是必须加以解决的。除了笼统地说说白人和印第安人之外,生态批评视角下的“鹰眼”和科拉很值得深究。比如,科拉为什么会收到恩卡斯和麦呱的爱慕等等。
    (三)无论何种解读其实都是为了到达一个预期的彼岸。所以,最后别忘了问一下自己:我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达到了吗?
  • 文学中的“掳掠囚禁传统”(Captivity Tradition)与《最后的莫西干人》。有点意思。至少我觉得比较新鲜。其实其解读和批评的手法并不新鲜:结构主义+原型批评。但是因为很少关注,所以觉得有意思。尤其是其中有关“掳掠囚禁传统”中的危险模式部分:在这样的文学作品中,通常遭到掳掠囚禁的男性会面对两种危险,酷刑和被驯化;而女性则要去面对三种危险,酷刑(会令她们丧失女性特有的气质)、被强奸和被驯化。从这个视角来看科拉,确实有点新意。

今天的关键词:最后的莫西干人,生态批评,掳掠囚禁传统

“环境文本”与“绿色阅读”

在生态文学批评的概念中,有所谓的“环境文本”一说。那么如何找出所谓的“环境文本”呢?著名的生态文学批评理论家劳伦斯·布尔(Lawrence Buell)总结了以下四点所谓的“环境文本”的特征,可以帮助我们进行甄别:

  • 非人类的环境不仅仅是框架设施,而且是暗示人类历史牵连在自然历史之中的表现;
  • 人类的利益不被当作唯一正当的利益来理解;
  • 人类对环境的责任是文本的伦理指向的一部分;
  • 把环境作为一个进程,而不是一个至少在文本中被暗示的恒定或被给定的观念。

在生态文学批评中还有所谓的“绿色阅读”一说。这种“绿色阅读”方法在研究中主要考虑以下这些文学问题:

  • 自然如何在文本中得以展现?
  • 荒野如何建构?
  • 都市的自然如何和与乡村和野外自然比较?
  • 科学和自然历史在文本中充当什么角色?
  • 什么是性别和景物之间的联系?
  • 景物是隐喻的吗?
  • 环境伦理学或深层生态学如何影响你的阅读?

明确的政治立场和深刻的伦理关怀是生态文学批评的理论基石。生态文学批评(其实所有的文学批评都是如此)应该公然承担一种伦理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