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报告之张琦之二

《梅森和迪克逊》的空间政治(作者:王建平)
外国文学研究 Vol 37 No 4 August 2015
1、 空间叙事研究
自约瑟夫·弗兰克的 《现代文学中的空间形式》发表以来,空间问题逐步受到批评理论界的重视。自20世纪后期开始,批评理论出现了“空间转向”。叙事理论的空间转向与在20世纪后期西方批评理论的空间转向有着密切的关系。批评理论的空间转向根源于20世纪下半叶从现代到后现代的文化转型。
对空间理论做出重要贡献的是三位法国思想家:亨利·列斐伏尔、米歇尔·德塞都和米歇尔·福柯。
1. 空间理论思想
列斐伏尔在《空间的生产》中提出了“社会空间”的概念。他探讨了空间与社会生活的关系问题,目的是构建一个“统一的理论”来联系理论和实践中分离的各个领域,即:物理空间(自然)、心理空间(空间的话语建构)和社会空间(体验的、生活的空间)。列菲伏尔把空间的历史描述为从绝对空间(具有宗教和政治意味的自然场所),经由历史空间(财富与知识积累的城镇),到抽象空间(市场主导的同质性空间)的演化过程。
德塞都在《日常生活的实践》中认为叙事是“日常生活的实践”。他提出了作为都市生活实践的“空间故事”的概念,强调物质空间与隐喻空间的结合。他有一句名言:“每一个故事都是旅行故事——— 一种空间实践。”
福柯认为当代人不止生活在私人空间/公共空间、家庭空间/社会空间、文化空间/实用空间、休闲空间/工作空间之间的对立里,其实还生活在许多其他的空间里。如想象的空间、感觉的空间、梦的空间、热情的空间,如此等等。他提出的“其他空间”的概念,不仅纠正了某些单一片面认识空间的错误观念,更重要的是,拓宽了我们对空间认识的视域。
2. 空间与时间的关系
传统的小说理论认为,在以文字语言的排列为特征的文学文本中,空间附属于时间,并最终指向时间。而20世纪小说及小说理论的发展,改变了这一观念,正如约瑟夫·弗兰克所指出的,20世纪作家表现出了对时间和顺序的摒弃,对空间和结构的偏爱。然而,无论在哪一种形态的小说中,时间与空间并不能截然分开,彼此之间存在着交叉和相互转化的关系。
巴赫金在《小说的时间形式和时空体形式》一文中所说:“在文学中的艺术时空体里,空间和时间标志融合在一个被认识了的具体的整体中。时间在这里浓缩、凝聚,变成艺术上可见的东西;空间则趋向紧张,被卷入时间、情节、历史的运动之中。时间的标志要展现在空间里,而空间则要通过时间来理解和衡量。这种不同系列的交叉和不同标志的融合,正是艺术时空体的特征所在。”这里的时空体承担着组织情节的基本作用,情节事件在时空体中得到具体化,可以确切指出事件发生的时间和地点,并提供重要的基础来展现和描绘事件。
2、 阅读篇章分析
1. 原著小说主题:《梅森和迪克逊》通过追溯美国地理版图上最重要的分界线“梅森——迪克逊线”的形成过程,揭示了民族国家的地域想象和空间政治。作为特定历史时期的空间信息载体,基于“梅森——迪克逊线”绘制的地图反应了美国民族国家的疆域变迁和发展历程,同时也隐含着地图绘制过程中的殖民暴力、地域纷争、种族矛盾和文化张力。
2. 研究报告主题:
在美国历史上,空间政治曾是殖民者的拓疆工具,也是国家发展战略的组成部分。从美洲大陆最初的东海岸核心区域到后来的西进运动,多远与统一的张力贯穿始终。
本篇文章,作者主要聚焦《梅森和迪克逊》中的美国革命前美洲社会的空间图谱,指出美洲大陆的空间政治就是讲北美洲的土地加以条块分割,这种条块分割(地图上的线)掩盖了殖民暴力、地域纷争、种族矛盾和文化张力。
3. 研究报告角度:
(1) 原著小说的写作历史背景:启蒙运动时期。对于小说中充满的地理勘测和地图绘制的词汇和情节,作者着眼到其地图学概念,指出地图学体现了启蒙理性和科学精神。通过17、18世纪欧洲的时代变化,为国家疆域划分、边界区划等的论述提供历史背景。
(2) 将大量笔墨放在“梅森——迪克逊线”上,指出其多重含义,并从地理与历史哲学层面分析:昭示着疆界划分、极度理性化和权力统治的过程;美国的原罪,对黑人的奴役和对印第安人的灭绝。
(3) “梅森——迪克逊线”的空间概念:具有政治意义,揭示了空间政治在塑造资本主义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
(4) “梅森——迪克逊线”的意义和功能:揭示了帝国话语与民族叙事相互交织的张力。
(5) 将所研究的文本与约翰·巴斯的长篇小说《烟草经济人》进行对比,指出本文所研究的文本富裕地理空间以一种伦理学意义,突破了美国早期的历史框架,着眼于殖民主义遗产在当代的延续。
(6) 谈及“梅森——迪克逊线”的历史评价问题:对叙述者是灾难,对共和国是成就。
3、 个人思考感悟
1. 作者从“梅森——迪克逊线”的地理空间的论述,上升到福柯所提出的其他空间:政治空间与民族空间。对于空间理论的应用以及升华的思考部分值得借鉴与学习。
2. 阅读文章后的感受是行文线索不太明显,由于大篇幅的着眼于“梅森——迪克逊线”作用与意义等,使得文章的版块间界限并不明显,初读时会有不理解主题之感。
3. 作者的主题主要围绕原著小说的空间政治角度进行说明,只是通篇在谈论“梅森——迪克逊线”的政治空间:殖民暴力、地域纷争、种族矛盾和文化张力时,大多只是作者自己再不断的论述这一观点,缺乏具体的论据,除非读者联想史实,否则缺乏说服性。
4. 作者在文章中多次谈及原著的地理空间具有不确定性,而这种不确定性被赋予了一种伦理学意义,但是对于此种伦理学意义的介绍较为模糊不清。
5. 原著小说的叙述时间是在独立宣言发表的十年之后,梅森和迪克逊的故事对于美国政治经济文化身份的形成在时间维度上也有可以讨论的意义,除此之外,既然涉及到殖民问题,对于道德空间的研究也可以作为一部进行研究。
6. 对于将原著与其他文章的对比分析上,近期我们所读到的文章中都是采取类比的方法,用其他类似的文章观点相互补充说明。此篇文章的对比重点则是突出此篇文章的分析文本的优势,个人认为对于所谈“空间政治”的论述不强,不理解其意义在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