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之曾家美之四

阅读文献:《海》中的身份认同危机与伦理悲剧
作者:郭晶晶 当代外国文学 2015年10月
研究文本:《海》 约翰 班维尔
2005年布克奖
论文思想概括:
一、马克斯的身份认同危机和身份构建尝试
原因:原生家庭给予的物质精神财富甚少
方式:与他人的性爱关系来实现自我身份的构建
三次尝试:格雷斯夫人(错位的恋母情节)
克洛伊(树立平等独立的恋爱观念)
安娜(像个包容的母亲,教他做自己,给他指引人生的方向)
三个变故重生的家庭, 身份认同的危机。
马克斯感叹说,“我尝试在一台缺了字母I的机器上写下我的遗嘱”
二、格雷斯家双胞胎的身份认同危机及伦理悲剧
原因:格雷斯太太和家庭女教师罗斯之间存在悖德关系
方式:克洛伊(女儿)仇恨罗斯,双胞胎乱伦
结果:失败,双胞胎葬身大海
三、谜底的揭开及伦理启示
原文本分析:
 伦理主副线: 伦理主线是马克斯的身份构建,伦理副线是克洛伊的身份构建
 采用内外聚焦的叙事手法说明伦理混乱和身份建构失败的必然联系
 马克斯的失败:原生家庭伦理关系的扭曲导致了他对自我伦理身份的迷茫,而身边充斥的情感信号又开启了他对情感的盲目追寻,并因此酿成了他人生无法挽回的悲剧:在爱情中他无法像男人一样提供庇护,在家庭中他无法像男人一样履行责任。
 意向大海的作用: 马克斯寻求自我身份建构的尝试始于大海,也终于大海。海包罗万象,“代表着矛盾意象产生的混乱,象征着混乱和大地之上的有序对比,生命和死亡的对比,时间和无时间对比,威胁和诱惑的对比,乏味和崇高的对比”。班维尔笔下的海目睹和包容了发生在海边的错位的、泛滥的情感造成的伦理混乱,也因吞噬两条生命而吞噬了本该属于每个家庭的幸福。大海见证了马克斯对爱情的美好憧憬,也目睹了他身份认同的土崩瓦解。
Comments:
1. 上周六听了杨金才教授的讲座。在讲座中,杨教授介绍了现在研究趋势和一些典型作家。在讲座上杨教授特别介绍了班维尔的海,称赞其文笔。而班维尔本人也是创作文明反思与生态文学的重要作家。所以这周特地找来了一篇对《海》分析的论文。
2. 这个作家的研究在国内数量并不是太多,但国外还有有一定的研究规模。国内前沿研究似乎都受到国外影响。
3. 之前也写过一篇关于伦理批评的论文, 与上篇文章相比,这篇文章在深度和广度上都更上一层楼。上篇文章采用的方式就是找文本细节,然后用聂珍钊教授书中的术语来佐证。而本篇论文关于伦理学理论,不仅引用了聂珍钊教授的文献,还有些心理学著作,如格列比翁尼科夫主编:《家庭伦理心理学》及李桂梅:《中西家庭伦理比较研究》。 这样体现出了文学与心理学的关系,也拓展了研究深度。
4. 最后跟大家分享一下上周末听的杨金才教授的讲座内容。在讲座, 杨教授提出现在文学研究有以下几个趋势: 后现代主义之后的文学, 历史拟写与历史题材文学的复兴, 科技文明反思与生态文学新走向, 消费文化与都市文学创作, 后911 文学的源起与发展。 通过最近的文献阅读发现伦理学也是一个较为热门的切入点。

读书笔记之张琦之四

《五号屠场》:冯内古特的历史意识与政治担当(作者:虞建华)
外国文学研究 Vol 37. No.4 August 2015。
一、对小说的不同研究角度
1.针对小说的现实主义与后现代主义进行研究:
查阅知网论文,大部分的研究角度都围绕小说的所属性质展开,由于小说拼接了很多的碎片故事,而并非按照时间顺序一一展开,打破了时空的正常顺序,时间的跳跃性形成故事情节的不确定性,许多研究者都探讨其时间机制与后现代的写作特征上。
由于原著小说作者在小说中不同部分有意将自己安排进故事中,成为小说中的一个人物,并不时以从个人角度出发,对小说进行解释,所以许多研究者引用“元小说”的概念进行分析解释。(“元小说”是有关小说的小说,是关注小说的虚构身份及其创作过程的小说。小说的叙述往往在谈论正在进行的叙述本身,并使这种对叙述的叙述成为小说整体的一部分。)
小说中“戏仿”的运用,研究者将小说中的情节与新生的基督、伊甸园故事、官方历史学家进行比对,认为这种戏仿结构了传统的宗教,颠覆了传统的历史写作。
其次还有研究者将小说的现实主义特性与后现代主义特性进行联系分析,更有相对比分析,认为小说是对现实主义的回归,此观点个人表示没有说服力。
2.探讨小说反战主题叙事:
研究者从小说中的“战争场面”、“英雄人物”、“敌我界限”、“情节与高潮”等战争叙事的基本要素出发,认为原著小说是对传统战争作品进行全面的颠覆和解构,用反传统手法来表现战争的荒诞与残酷,深化反战的主题。
3.探讨小说的语言风格
在多篇研究文章中都会提到的小说细节:整篇小说用了100多次“事情就这样”把话题打住,一方面是避开描写血腥的死亡场面,另一方面凸显叙述者的无作为与面对战争的麻木。
小说直接来源于拉丁语、德语中的短语、句子和段落,此外还有原著作者创造的新词,此点也被研究者看做是小说后现代主义特性的印证。
4.探讨小说的“黑色幽默”写作风格
许多文章中平淡无奇的话都蕴含着对于战争甚至是决策者的讽刺,一方面真
实逼真地展示一个荒谬无度、丧失理性的世界,另一方面通过激发读者的笑声来使其宣泄内心的困扰和恐惧。
将原本正派的人物刻画的外表丑陋,举止怪癖。用大量生动的语言来渲染黑色幽默的效果,不恰当的比喻更使人感受到压抑与难受。
5.小说的战争创伤影响
由于原著作者本人亲历了火烧德累斯顿事件,才能融入进小说叙述者的经历中,甚至将自己的经历与主人公比利的经历混合在一起,“毕利和其他人被卫兵带到废墟堆上。我当时也在那儿,奥黑尔也在那儿。”同时不论是叙述的语言还是叙述的风格还是故事的情节都映射着战争带给人们心灵毁灭性的影响,也有部分研究者从创伤理论角度进行研究。
二、故事情节与主题分析
毕利出生于一理发师之家。中学毕业后就上了一所验光专科学校,不久应征入伍,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服役。还没来得及参加一场真正的冲杀就为德军所俘,被运往德国德累斯顿城的一个名叫“五号屠场”的集中营。1945年2月,毕利目击了“欧洲有史以来最大的屠杀”。具有千年历史文化的古城德累斯顿遭盟军轰炸,全城顿时化为灰烬,死伤无数,毕利死里逃生。
后来在一次空难中毕利虽又一次幸免于死,却因此得了精神分裂症。1967年,毕利自称被来自541大众星的飞碟绑架。回来后变得更加精神恍惚,神经错乱,常常在报纸,电台等场合发表奇谈怪论,大谈他在大众星上的生活经历和感受。
作品通过对毕利在二次大战前后惨痛经历的描写,反映了战争给人类造成的创伤和人们强烈的反战情绪。主人公毕利是个荒唐可笑而又玩世不恭的人物。战前是个不谙世事的毛孩子,被比喻为中世纪“儿童十字军”的一员;战后却成了精神分裂症患者——生活在现实和梦幻之中,奔驰于过去、现在和将来之间。小说塑造了受虐型的小说人物和抱有宿命论观点的叙述者,作者通过笔下“反英雄”角色的警示作用,进行历史维度的叙述与政治角度的介入,引导读者通过想象结构历史,重构历史。
三、研究报告分析
本文是一篇逻辑强,衔接自然的文章,引用多种论据加以佐证,所以对于这篇研究性很强的文章,个人认为重在学习。
1. 第一部分:站在背后的言说者
作者首先解释原著被误读为悲观主义作品原因的四个方面,指出误读源于讲故事层面/叙事层面与作家的认识层面混为一谈,进而分开探讨作品的故事层面,在介绍的过程中反驳误读的现象。
接着说明叙事层面,用原著作者本人的讲解帮助解读小说。并拉回主题:作者通过小人物命运的再现表达积极的政治介入态度。
2. 第二部分:见证着的陈述与小说家的再现
这一部分首先介绍故事背景与真实的历史事件,并引发原著作者写作的导火索,与作品的现实意义,用德累斯顿这座城市本身的非政治性特征讽刺决策者荒谬的屠杀行为。
指出原著作品中凸显的个人陈述,梳理小说中4个不同层面的平行话语:故事外作家的谴责声,不想让战争记忆继续困扰的叙述者之声,对周围事情真意浑然不觉的主人公比利之声,小说中与虚构故事形成比照的大量的历史记载。
(这一段内容有研究者进行了研究,指出原著中的叙事特点是文章叙事者、主人公、作者本身主体的交叉性存在,是后现代主义作品特征的体现。)
3.第三部分:历史意识与当代指涉
这部分回到历史意识上,指出作者的当代指涉。本文作者分析出现在原著中提到的书目《特殊流行幻觉与集体疯狂》等,指出其他作者谈及德累斯顿轰炸的作品中的古城在本文中也同样出现,后自然而然的把德累斯顿轰炸与越战放在同一层面。同时提出文中态度强硬的“海军上校”是美国空军司令迪斯•勒梅的化身。(其他研究者分析的原著中的戏仿特征)
作者特别介绍了小说中特别值得注意的最后场面,指出轰炸德累斯顿是场大悲剧,但解释成军事需要的说法很少人相信,作者并置了冲突,引出“当时我就在那里”的见证性是不可替代的,确立小叙事的权威,对宏达叙事的真实性提出质疑。
4.第四部分:人道主义呼声:作家的政治介入
用小说中美军士兵老德比因在废墟中捡了一把茶壶,违反了战时军令而被逮捕,当场审判实施枪决的情节强调小说讲战争的荒诞性表现的淋漓尽致。
德累斯顿轰炸事件在原著作者其他著作中的体现与变化。
指出原著对于德累斯顿轰炸的虚构再现,本质上是一种对历史的尊重,当机构化的官方叙事演示和删改此类行为,作家站出来将历史叙事转化为小说叙事,在对事件的重新呈现中参与了历史重构,具有平衡和匡扶历史的政治意义。
四、个人思考感悟
1.通过浏览知网中对《五号屠场》的分析文章,发现原著中有很多值得挖掘的研究点,研究角度有很多重复,对于历史与政治这个角度还是非常新颖的。只是读过文章感觉历史性和政治性都落脚在了小说的现实意义上,对于战争小说而言,其历史性是必备的背景元素,不知把小说的意义性拿出来研究是否可行或是多余。
2.相比之下,个人倾向于认为原著小说的闪光点在于其独特的叙事手法,正如本文作者在摘要中所说,“原著作者将历史叙事与小说叙事并置,将历史事件与当代政治并置,将小人物的遭际与官方宏达陈述并置……这种介入写作是作家参与正对意义阐释权的斗争。”所以对于这种“并置性”也可以开辟出一种研究的思路。
3.文章第三部分中的当代指涉是本文中独特的亮点,对童子战军圣战的详细描述,包含着对德累斯顿轰炸以及越战冬季的明显指涉。指涉性的研究角度可以应用于我们对于特定主题或特定题材的分析,作者是否有隐含的所指,或是意图以小见大,可以在分析时进行比对注意下。
4.文章对于多种作品,多种观点的引用、分析或是比照给人以望尘莫及之感,论据相当的充实且关联性较强,这也提示我们在进行文章分析的时候广泛的涉猎相关文章,或是把相关评述文章中的闪光点加以联想,时候有些文章的部分也可应用此类分析。

读书笔记之曾家美之三

阅读文献:幽默作家的背后:《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中的死亡与恐怖
作者: 杨昊成 2014年04期 外国文学研究
研究文本: 《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
思想概括:这篇文章主要是研究《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中的死亡与恐怖主题,提供文章细节做支撑,并通过研究作者及其所处社会环境来分析原因
第一部分是关于文章中死亡元素的细节列举。
第二部分,作者同意美国作家比纳克的观点:哈克和吉姆所处的世界大抵都充满了黑暗,马克·吐温想将这种黑暗减少到最低程度,可是做不到,正如他无法消减自己内心深处的黑暗一样。而这种主题的表达与马克吐温个人经历有着密切关系:从幼年到暮年,马克·吐温几乎不间断地在见证着人生的残酷与惨痛。
第三部分,作者认为它们应该有着更为深广的现实依据,以及在此基础上形成的作家个人的思想意识的投射。作者认为小说中的世界是19 世纪中后期整个美国社会的缩影,也是作家的种族观念、宗教意识和批判精神以不同的形态、方式、分量或程度表现于小说之中。
举例为–种族问题:马克吐温并不鲜明的态度;对宗教的怀疑和批判;对工业革命的反感与忧虑。
“了解了马克·吐温的宗教观,也就不难理解《哈克·费恩》中为何存在这样一个充满死亡和恐怖的世界。”
“另外,政治的奸诈、丑恶、现实的血腥、暴力,也在小说中得到了或直接或曲折地表现,成为作品中大量描写死亡和恐怖的现实基础。”
Comments:
1. 这篇文章正好解决了我的一个疑惑。马克吐温一生可谓是命途多舛,但他却又是公认的幽默大师。这似乎很矛盾。现在觉得文中提出的这个主题是很合理的。 他并不是把自己内心的悲伤隐藏起来从而进行幽默创作,他的经历都在作品中有体现。 就像他曾经接触过太多身边人的死亡,所以在《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中充斥着大量的死亡元素的描写。
2. 本文作者受国外评论的影响提出的这个观点在国内可能是首先提出(直接参考文献都为外文)。所以这给我们的一个启示是,研究国外文学要多关注国外动态。母语研究者对文章可能会有更深刻的认识。往往国外论文中的一小点就可以给我们启发。
3. 这篇文章本文作者分成了三部分:文本细节列举, 原因一马克吐温个人经历,原因二当时社会环境。 其实第一二部分(文本和个人经历)都是对别人研究的补充说明,真正的新观点是第三部分, 探究死亡主题背后的社会环境因素。但是作者的第三部分却写成了马克吐温其他主题的社会原因,而非关于死亡主题。 在这一部分与死亡主题相关的仅有两句话:
“了解了马克·吐温的宗教观,也就不难理解《哈克·费恩》中为何存在这样一个充满死亡和恐怖的世界。”
“另外,政治的奸诈、丑恶、现实的血腥、暴力,也在小说中得到了或直接或曲折地表现,成为作品中大量描写死亡和恐怖的现实基础。”
从文章紧凑和切题方面考虑,作者应该着重分析社会环境与死亡主题的关系,上面的那两句话也应该具体展开。

读书笔记之张琦之三

囚徒•玩偶•自我——评《掘墓人的女儿》中伦理身份的演变
《当代外国文学》,总第140期
一、文学伦理学研究:
1.文学与文学伦理学
文学的根本目的不在于为人类提供娱乐,而在于为人类提供从伦理角度认识社会和生活的道德范例,为人类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提供道德指引,为人类的自我完善提供道德经验。因此,文学的审美只有同文学的教诲功能结合在一起才有价值。
在文学伦理学批评的理论体系和术语使用中,伦理的基本涵义同伦理学中伦理的涵义有所不同,它主要指社会体系以及人与社会和人之间客观存在的伦理关系和伦理秩序。在现代观念中,伦理还包括了人与自然、人与宇宙之间的伦理关系和道德秩序,道德秩序也可称之为伦理秩序。在具体的文学作品中,伦理的核心内容是人与人、人与社会以及人与自然之间形成的被接受和认可的伦理秩序,以及在这种秩序的基础上形成的道德观念和维护这种秩序的各种规范。
2.文学伦理学的研究方向
文学伦理学批评重视对文学的伦理环境的分析,伦理环境就是文学产生和存在的历史条件。文学伦理学批评要求文学批评必须回到历史现场,即在特定的伦理环境中批评文学。
文学伦理学批评不是对文学进行道德批判,而是从历史发展的观点考察文学,用伦理的观点解释处于不同时间段上的文学,从而避免在不同伦理环境和伦理语境中理解文学时可能出现的巨大差异性。
从文学伦理学批评的观点看,几乎所有的文学文本都是对人的道德经验的记述,几乎在所有的文学文本的伦理结构中,都存在一条或数条伦理线,一个或数个伦理结在文学文本中,伦理线同伦理结是紧密相连的,伦理线可以看成是文学文本的纵向伦理结构,伦理结可以看成是文学文本的横向伦理结构。
二、柏拉图的“洞穴”理论:
在《理想国》中,柏拉图使用洞穴寓言首次详细解释唯心主义。洞穴寓言说的是,在一个地下洞穴中有一群囚徒,他们身后有一堆火把,在囚徒与火把之间是被操纵的木偶。因为囚徒们的身体被捆绑着(不能转身),所以他们只能看见木偶被火光投射在前面墙上的影子。因此,洞穴中的囚徒们确信这些影子就是一切,此外什么也没有。当把囚徒们解放出来,并让他们看清背后的火把和木偶,他们中大多数反而不知所措而宁愿继续待在原来的状态,有些甚至会将自己的迷惑迁怒于那些向他们揭露真相的人。不过还是有少数人能够接受真相,这些人认识到先前所见的一切不过是木偶的影子,毅然走出洞穴,奔向自由。刚走出洞穴的这些人不禁头晕眼花,开始,他们不敢直接正眼看光明的世界,渐渐地,他们可以直接看、仔细看清阳光下的一些,最后,他们甚至可以直接看清阳光的源头——太阳。
三、阅读篇章分析:
(一)文章主题
此篇研究报告运用柏拉图的“洞穴”理论来观照欧茨小说《掘墓人的女儿》,论证了雅各布的伦理身份由“自我”到“玩偶”,最后沦为“囚徒”,而女儿丽贝卡则通过积极的伦理行为走上一条从“囚徒”到“玩偶”到实现“自我”的身份演变之路。用父女两人相反的身份演变过程说明人类理想的身份具有层级性和单向性,进而从哲学的高度指出一直冲突下的伦理选择决定了作为主体的人的生存价值。
(二)行文思路
本篇报告行文线索清晰,主要分为三个部分:
1.犹太人雅各布为逃避纳粹党的迫害,带领全家逃离德国移居美国,但在新的伦理环境中,雅各布并没有构建起他想要的伦理身份,反而一步步失去本来的自我,在被孤立的孤独中成为自己内心的“囚徒”
作者分析其美梦破灭的几个原因:(1)生存环境的恶劣不堪
(2)难以相处的不同种族件的人际关系
(3)对于语言的排斥
对于雅各布从“自我”到“玩偶”,最后沦为“囚徒”的转变上,作者理解为是他的理性意志、非理性意志和自由意志之间的冲突问题,在转变的不同阶段,由于某一意志占了主导地位,而致使不同心理状态的呈现,最后在非理性意志的主导下完成了自我贬黜。
2.雅各布的女儿丽贝卡不断增强其理性意志,自由意志不断受到约束,完成了实现自我的身份演变道路,显示出了主体人的生命能动性。作者分析了在她转变的三个阶段的不同表现特征,最后将其与雅各布进行对比,指出雅各布在伦理关系上出于被动定位,丽贝卡出于主动消解非理性意志的状态。
3.从雅各布和丽贝卡的相逆身份演变,得出结论人类在伦理社会中艰难前行。作者在这部分指出了三点伦理启示:
(1)在身份演变的过程中,用理性意志约束自由意志;(2)要在新的伦理环境中,积极融入其中;(3)在拥有“自我”意志后,要保持清醒的理性,而不是无原则的任由自由意志主宰。
(三)篇章的研究角度
文章在开头指出《掘墓人的女儿》在国外被认为是关于身份认同、孤独和自由的杰作,但国内发表的相关文章都集中在小说人物犹太身份的“认同”上,忽视了而小说蕴含的丰富而深刻的创作理念和思想。
而作者通过欧茨的采访中的话语透析出欧茨关注的是人在社会中的身份、命运乃至生活状态。原著小说的故事背景是从二战前期雅各布一家到美国后开始,作者认为这样的时间跨度说明“小说的视野不是局限在种族歧视或压迫问题上,而是要表现人类在发展中安身立命的宏大主题。”从而从柏拉图的“洞穴”理论对两大主要人物雅各布和丽贝卡进行伦理身份演变的分析。
四、个人思考感悟
1.首先对于作者认为小说的时间跨度不局限在种族问题,而在人类安身立命的主题上,我部分赞同。不赞同的方面在于,在人类的发展上,安身立命的问题是难以摆脱的普遍性问题,但犹太家族移居美国进行安身立命是其中的特殊性问题。作者通过两大主人公相逆的伦理身份演变升华至整个伦理社会,随充分考虑到其高度,但不能把身份问题相割裂开,毕竟不同种族间的伦理选择都有自身的特殊问题。个人认为在社会体系中,人与社会的伦理关系本身就包含着人类自身的伦理身份,所以可以将伦理发展与伦理身份综合起来分析,也许更能挖掘出文章的深度。
2.伦理的特征可以分为人的兽性因子与人性因子,与作者提到的非理性意志与理性意志有共通之处,也可以作为分析的角度举例进行不同方面的说明。
3.本篇研究报告的思路清晰,归结其原因大部分可以看做是研究的理论:柏拉图的“洞穴”理论与小说的符合性,两大主人公的转变用“自我”、“玩偶”、“囚徒”的模式进行归类也较为符合,既清晰又说服力强,可见合适的分析理论与分析方法对于文本研究的重要性。
4.对于小说后半部分丽贝卡融入美国社会,改名为“黑兹尔•琼斯”,在遇到失散的二哥时拒不相认,作者认为这是她成功获得“自我”身份后没有走回头路,说明维护理想的伦理身份的必要性。可是文章结尾处丽贝卡不断写信给失散多年的表姐,执着的希望“认亲”,则不能支撑丽贝卡“不走回头路”的观点。
在本文作者注释的其他文章,如《文化身份的消解、重建与回归——以欧茨小说<掘墓人的女儿>为例》中,作者将这种情况分析为丽贝卡完成了犹太身份的回归。而有些文章如《备受歧视的犹太女性——<掘墓人的女儿>主人公丽贝卡身份解读》中认为丽贝卡此时是美国身份与犹太身份的混杂状态。个人认为这并不能完全理解为犹太身份的回归或是身份的混杂状态,比较同意前篇文章作者的观点,再联系伦理学的观点,理解为在丽贝卡进行伦理选择的进程中,其自身的犹太文化始终影响或制约着美国犹太移民。

读书笔记之曾家美之二

阅读文献: 《夜色温柔》中的语象叙事
作者: 程锡麟 《外国文学》 2015年05期
研究文本: 《夜色温柔》 F.斯科特•菲茨杰拉德
研究角度: 语象叙事
语象叙事的英文术语是ekphrasis, (国内关于这个术语的翻译以前一直翻译成“图像叙事”, 但因其容易与绘画和雕塑的图像叙事混淆,所以在文学作品中的这种手法,作者将其改成语象叙事)它是自古希腊就有的一个修辞术语, 有着各种各样的定义。现在它是美学, 文学, 艺术史,文艺理论等领域的共同术语。 最重要的一点是: 它是关于语言文字与图像关系的一个术语, 具有跨学科的特征。
论文思路分析:
本文作者就语象叙事在场景描写和人物刻画两方面的运用及作用进行了探讨。
场景描写的语象叙事: 关于自然环境的、关于战争遗址的和关于消费主义场景的语象叙事。
1. 关于自然环境的语象叙事: 文章开篇对法国著名度假胜地里维埃拉海滨的描绘, 在里维埃拉三角洲游览,傍晚返程途中所见到的景色的描述,乘坐登山缆车时所见的情景。
特点: 艳丽色彩, 悦耳声音
2. 战争遗址场景的语象叙事; 一站时期索姆河战役的战场遗址
梅里迪斯指出这一场景(及这部小说)无疑是菲茨杰拉德作品中关于战争的最有意义陈述。
菲茨杰拉德对一战遗址的描绘和借人物之口发表的评论明确地表达了反战主题。
3. 消费主义场景的语象叙事:
例一, 罗斯玛丽在戛纳等待火车时,一段对她在咖啡馆里情况的描述。此段文字提到了当时的流行音乐和流行刊物,这些都是消费文化的组成部分。
例二, 尼科尔同罗斯玛丽一道去商店购物的描述。 长长的购物清单体现了美国上层阶级挥金如土的消费主义行为
例三, 对夜总会的描述。体现了迪克等人空虚、无聊、寻求刺激的心境。
人物的语象叙事: 罗斯玛丽是作品“重要的意识中心”。通过对罗斯玛丽感知到的视觉形象再现的语言再现,作品生动地再现了一个个人物的气质形象、言谈举止、社会地位及他们之间的相互关系。
例证,罗斯玛丽眼中的迪克夫妇。
Comments:
这篇文章我想主要围绕语象叙事这个点来谈下感受。
1. 这篇论文的研究角度使人眼前一亮:语象叙事。 我们常常说某作品的画面感很强,便可以从语象叙事的角度切入。 所以,我理解的语象叙事简单来说就是通过语言塑造出很强的画面感。关于场景的语象叙事可以看做是关于环境的系统化研究。
2. 语象研究的文本包括但不仅限于环境描写多的文本。比如这篇文章,作者同样研究了关于人物的语象叙事。 通过语言,再现人物气质形象及行为举止。
3. 语象叙事的研究也是很有必要的。 场景的语象叙事可以起到烘托氛围,刻画人物,推动情节发展等作用。比如当某一场景的描写大量运用艳丽色彩和悦耳声音等元素,会暗示读者情节的发展,也能间接的体现作者的态度。
4. 语象叙事研究的独特点还在于它有跨学科的特征。这使我想到,其实我们研究文学是不能就文字而谈论文字的。 如果想要增加深度,必须有一些跨学科的元素。在研究文学作品时,我们需要历史知识或宗教背景帮助我们更深刻的了解人物处境,理解人物性格。(这一点在研究某一特定背景下的文学作品很必要。)再说,分析人物时,常常也会从心理学角度(比如弗洛伊德)进行切入。语象叙事的角度自然也需要一些图像色彩知识进行佐证。所以从这点来说,进行文学研究,我们也需要广泛涉猎不同学科的知识。

读书报告之张琦之二

《梅森和迪克逊》的空间政治(作者:王建平)
外国文学研究 Vol 37 No 4 August 2015
1、 空间叙事研究
自约瑟夫·弗兰克的 《现代文学中的空间形式》发表以来,空间问题逐步受到批评理论界的重视。自20世纪后期开始,批评理论出现了“空间转向”。叙事理论的空间转向与在20世纪后期西方批评理论的空间转向有着密切的关系。批评理论的空间转向根源于20世纪下半叶从现代到后现代的文化转型。
对空间理论做出重要贡献的是三位法国思想家:亨利·列斐伏尔、米歇尔·德塞都和米歇尔·福柯。
1. 空间理论思想
列斐伏尔在《空间的生产》中提出了“社会空间”的概念。他探讨了空间与社会生活的关系问题,目的是构建一个“统一的理论”来联系理论和实践中分离的各个领域,即:物理空间(自然)、心理空间(空间的话语建构)和社会空间(体验的、生活的空间)。列菲伏尔把空间的历史描述为从绝对空间(具有宗教和政治意味的自然场所),经由历史空间(财富与知识积累的城镇),到抽象空间(市场主导的同质性空间)的演化过程。
德塞都在《日常生活的实践》中认为叙事是“日常生活的实践”。他提出了作为都市生活实践的“空间故事”的概念,强调物质空间与隐喻空间的结合。他有一句名言:“每一个故事都是旅行故事——— 一种空间实践。”
福柯认为当代人不止生活在私人空间/公共空间、家庭空间/社会空间、文化空间/实用空间、休闲空间/工作空间之间的对立里,其实还生活在许多其他的空间里。如想象的空间、感觉的空间、梦的空间、热情的空间,如此等等。他提出的“其他空间”的概念,不仅纠正了某些单一片面认识空间的错误观念,更重要的是,拓宽了我们对空间认识的视域。
2. 空间与时间的关系
传统的小说理论认为,在以文字语言的排列为特征的文学文本中,空间附属于时间,并最终指向时间。而20世纪小说及小说理论的发展,改变了这一观念,正如约瑟夫·弗兰克所指出的,20世纪作家表现出了对时间和顺序的摒弃,对空间和结构的偏爱。然而,无论在哪一种形态的小说中,时间与空间并不能截然分开,彼此之间存在着交叉和相互转化的关系。
巴赫金在《小说的时间形式和时空体形式》一文中所说:“在文学中的艺术时空体里,空间和时间标志融合在一个被认识了的具体的整体中。时间在这里浓缩、凝聚,变成艺术上可见的东西;空间则趋向紧张,被卷入时间、情节、历史的运动之中。时间的标志要展现在空间里,而空间则要通过时间来理解和衡量。这种不同系列的交叉和不同标志的融合,正是艺术时空体的特征所在。”这里的时空体承担着组织情节的基本作用,情节事件在时空体中得到具体化,可以确切指出事件发生的时间和地点,并提供重要的基础来展现和描绘事件。
2、 阅读篇章分析
1. 原著小说主题:《梅森和迪克逊》通过追溯美国地理版图上最重要的分界线“梅森——迪克逊线”的形成过程,揭示了民族国家的地域想象和空间政治。作为特定历史时期的空间信息载体,基于“梅森——迪克逊线”绘制的地图反应了美国民族国家的疆域变迁和发展历程,同时也隐含着地图绘制过程中的殖民暴力、地域纷争、种族矛盾和文化张力。
2. 研究报告主题:
在美国历史上,空间政治曾是殖民者的拓疆工具,也是国家发展战略的组成部分。从美洲大陆最初的东海岸核心区域到后来的西进运动,多远与统一的张力贯穿始终。
本篇文章,作者主要聚焦《梅森和迪克逊》中的美国革命前美洲社会的空间图谱,指出美洲大陆的空间政治就是讲北美洲的土地加以条块分割,这种条块分割(地图上的线)掩盖了殖民暴力、地域纷争、种族矛盾和文化张力。
3. 研究报告角度:
(1) 原著小说的写作历史背景:启蒙运动时期。对于小说中充满的地理勘测和地图绘制的词汇和情节,作者着眼到其地图学概念,指出地图学体现了启蒙理性和科学精神。通过17、18世纪欧洲的时代变化,为国家疆域划分、边界区划等的论述提供历史背景。
(2) 将大量笔墨放在“梅森——迪克逊线”上,指出其多重含义,并从地理与历史哲学层面分析:昭示着疆界划分、极度理性化和权力统治的过程;美国的原罪,对黑人的奴役和对印第安人的灭绝。
(3) “梅森——迪克逊线”的空间概念:具有政治意义,揭示了空间政治在塑造资本主义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
(4) “梅森——迪克逊线”的意义和功能:揭示了帝国话语与民族叙事相互交织的张力。
(5) 将所研究的文本与约翰·巴斯的长篇小说《烟草经济人》进行对比,指出本文所研究的文本富裕地理空间以一种伦理学意义,突破了美国早期的历史框架,着眼于殖民主义遗产在当代的延续。
(6) 谈及“梅森——迪克逊线”的历史评价问题:对叙述者是灾难,对共和国是成就。
3、 个人思考感悟
1. 作者从“梅森——迪克逊线”的地理空间的论述,上升到福柯所提出的其他空间:政治空间与民族空间。对于空间理论的应用以及升华的思考部分值得借鉴与学习。
2. 阅读文章后的感受是行文线索不太明显,由于大篇幅的着眼于“梅森——迪克逊线”作用与意义等,使得文章的版块间界限并不明显,初读时会有不理解主题之感。
3. 作者的主题主要围绕原著小说的空间政治角度进行说明,只是通篇在谈论“梅森——迪克逊线”的政治空间:殖民暴力、地域纷争、种族矛盾和文化张力时,大多只是作者自己再不断的论述这一观点,缺乏具体的论据,除非读者联想史实,否则缺乏说服性。
4. 作者在文章中多次谈及原著的地理空间具有不确定性,而这种不确定性被赋予了一种伦理学意义,但是对于此种伦理学意义的介绍较为模糊不清。
5. 原著小说的叙述时间是在独立宣言发表的十年之后,梅森和迪克逊的故事对于美国政治经济文化身份的形成在时间维度上也有可以讨论的意义,除此之外,既然涉及到殖民问题,对于道德空间的研究也可以作为一部进行研究。
6. 对于将原著与其他文章的对比分析上,近期我们所读到的文章中都是采取类比的方法,用其他类似的文章观点相互补充说明。此篇文章的对比重点则是突出此篇文章的分析文本的优势,个人认为对于所谈“空间政治”的论述不强,不理解其意义在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