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语文第十二季【ZT】

以下文字转自黄集伟大孤岛客“一周语文”之“把悲伤留给自己把蛋疼留给别人”:

◎ 10语文第十二季

→把悲伤留给自己,把蛋疼送给别人。(张甲醇)
→北京邮电大学是研究防火墙的,中国政法大学是研究民主的。这俩学校曾经门对门,后来政法大学被轰到郊外去了。(带三个表)
→别的不知道,按照目前新生儿的男女比例,很快就得摇号娶老婆。(和菜头)
→热词串:[犀利哥]去[团购学历],成为[西毕生]好进入[足囚协会]。结果[被][方舟子]给[维基解密]了。于是想不开,想学[富士康]而且还要求[裸捐]。(小和微博)
→放眼望校内,满屏都悲催,不是被劈腿,就是他被推;转头看豆瓣,都是负心汉,女生小清新,男人王八蛋;翻墙爬推特,一水民主哥,口诛发改委,笔伐当权者;左拐去企鹅,版聊男女多,你聊完动漫,我来说星座。(佚名)
→飞:姜文让子弹飞。发改委让物价飞。中石油让油价飞。住建部让房价飞。税务局让税赋飞。粮食局让粮油飞。富士康让员工飞。百姓让眼泪飞。(佚名)
→今天很冷,明天更冷,后天非常冷。(成都商报)
→目前中国有效的反腐手段有:1.夫妻反目;2.家中被盗;3.意外事故;4.情人举报;5.网民诅咒!(少女病)
→你不穿秋裤显得下盘不稳啊。(连岳)
→轻轻地捧起你的脸,为你把面膜敷干。(大仙)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佚名)
→时刻把自己当孙子,因为全世界都你大爷的。(白一刀)
→世界上有那么多人生指南,我却一路向北。(女流氓.exe)
→他们可能觉得,只要出了自己家的门,整个世界全都是舞台。(罗永浩)
→他(周云蓬)9岁彻底失明,有记者问这是否从精神上摧毁了你?他回答,不会的,那时我还没有精神。灾难来的太早,它扑了个空。(柴静)
→太久没摸女孩手,攥个泡椒凤爪都觉温柔纤细,舍不得往嘴里塞。(校内)
→为了体现人文关怀,最好把咱国家的官职头衔前面都加上“失足”二字,比如,失足公安部长,失足国家领导人。(女流氓.exe)
→我不是单身,我只是甘愿为未来到的你等待。(白一刀)
→我见青山多妩媚,青山也收房产税。(自扯自蛋)
→我为了培养气场,经常吃大蒜洋葱和萝卜。从此我上下前后都布满了气场。(吕蕤冰)
→我自横刀向天笑。天说你他妈别闹——写给向命运撒娇者的寓言诗。(稀饭的饭)
→小龙女也会便秘窜稀。人生哪那么多风花雪月。(地球凹凸曼)
→学不学:1、对英国,学其圈地运动,不学代议立宪;2、对 法国,学其革命屠杀,不学启蒙光辉;3、对德国,学其纳粹崇拜,不学哲人辈出;4、对美国,学其投机泡沫,不学运筹帷幄;5、对意大利,学其无赖散漫,不 学文艺复兴;6、对日本,学其逆来顺受,不学条分缕析;7、对古代,学其专制愚民,不学崇文重道。(骨骨超人)
→要有风,要有肉;要有火锅,要有雾;要有美女,要有驴。(sleeptu)
→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可男人总抱怨锁芯是旧的,女人总怀疑这把钥匙是万能钥匙。(乔小囧)
→一切不以下雪为目的的降温、大风都是耍流氓。(陈小疯)
→因为裸露身体,我们曾经封杀了汤唯。因为裸露历史,我们现在封杀了袁腾飞。(人人网)
→有理想的厨子从来不用电磁炉!(李二明白)
→有钱人才能叫宅,你那叫宅吗?你那叫蜗居!有钱人才能叫 腐,你那叫腐吗?你那叫变态!有钱人才能叫忧郁,你那叫忧郁吗?你那叫抑郁!有钱人才能叫乐活,你那叫乐活吗?你那叫抠门!有钱人才能叫雅痞,你那叫雅痞 吗?你那叫混混!有钱人才能叫单身,你那叫单身吗?你那叫光棍!没钱,也就只能玩玩微博了!(乔小囧)

◎ 二姨夫

本周热词,事关“复旦黄山门”后续,据媒体报道, 黄山门事发时,被困复旦学生曾三次电话报警未果,一名叫施承祖的27岁青年发短信给远在上海的二姨父,随后,才有了上海警方联手黄山当地救援者之援助之 举。“复旦黄山门”后续真相与“我爸是李刚”事件局部相似,网间相应造句大赛已启动,如“你有张良计,我有二姨夫”,如“春风十里扬州路,上海我有二姨 夫”,再比如“一任群芳妒,我有二姨夫”“山重水复疑无路,幸好我有二姨夫。”

10语文第十一季【ZT】

以下文字转自黄集伟大孤岛客一周语文之“不为什么的忧伤是一种高级的忧伤”:

♥ 10语文第十一季:

→不能说人赚钱,而只能说人租用了钱。人死了,钱还在,毛主席死了,毛主席也用不了印着毛主席的人民币。(阿乙)
→不为什么的忧伤是一种高级的忧伤。(王丫米)
→不想当萝莉的御姐不是好人妻!(神乐儿)
→大爷买西红柿挑了三个到秤盘,摊主秤了下:“一斤半三块 七。” 大爷:“做汤用不那么多。”去掉了最大的西红柿。摊主,“一斤二两,三块。” 正当我想提醒大爷注意秤子时,大爷从容的掏出了七毛钱,拿起刚刚去掉的那个大的西红柿,扭头就走了…… 摊主当场就凌乱了,我憋成内伤,把头扭向一边。(孟宁)
→但愿粉长久,千里共寒暄。(王菲)
→都是老中医,少给我开偏方。(秀禾)
→敢于坚持报道真相的媒体甚至可以自豪地称自己就在塑造正确的国家形象。(连岳)
→刚才看了看周立波痛骂网友、歌颂领导的微博,觉得这个人真的挺怪的:皇军还没派人找他接头呢,他就带着汉奸提前起义了;圣上还没下榜招太监呢,他就弄一裤子血应聘去了。其实,领导解裤带,可能只是想小便而已,你何必那么激动?(燕云转)
→假如真相不能澄清,公义不能昭彰,死者永不会安息,生者永不得安宁。(赵楚)
→教你免税带IPAD快速通关:1.穿一身工作服,通信、石 油类企业的最好;2.把Ipad调整到一张黑白正面人像照片,不推荐用自己的,推荐用你老板的;3.双手捧ipad在胸前,满怀悲戚;4.告诉海关同志, 经理找石油或者架线的时候在巴基斯坦或者阿富汗被部落武装杀害了。(ps:海关向入境IPAD征收1000元进口税。)(网络段子)
→今天我闺密说:“暧昧两个字,从字面上看,都是想日。不过一个假装有爱,一个假装有未来。”(白耳朵)
→据说现在学校老师教育学生时都会这么说:“时代不一样了,以前不好好学习,顶多今后没钱没房娶不到老婆;现在你们再不好好学习,没准长大了就得当电焊工给人家背黑锅,在监狱里度过余生。”(地下天鹅绒)
→巨喜欢烟酒嗓。被水冲刷过的沙粒,有硬度,但是体贴地不硌,沙粒之间的空气,细到无法捕捉,又如此清晰地温存。(稀饭的饭)
→两个五毛党结婚了,他们以为永远是一块,谁知道通货膨胀,他们现在是一块二。(东东枪)
→领导耍流氓,女孩反抗,领导骂道:“别闹了,我可是有背景的人!”女孩一听笑了:“别闹了,我可是有微博的人。”领导也笑了:“我是可以让你的微博休息500多天的人。”(饭友经典语录)
→领导在洗脑,官商在洗钱,老板在洗澡,白领在洗脚,百姓洗洗睡。 (佚名)
→卖火柴的小女孩点燃了最后一根火柴。火光渐亮闪烁,墙壁上隐隐约约显示出一个图案来:拆!(乔小炯)
→某国的报纸,只要是广告,给钱就可以上;只要是新闻,给钱就可以不上。(金融界人贩子)
→你费力删掉的狗屎,是这个国家的天使。(作业本)
→你可以不买房,除非你摆平丈母娘。(网络段子)
→泡一碗面吃吧。想到昨天在哪里看到一事,有孩子填表时,在奖罚一栏里老实填上:在校期间多次获得康师傅“再来一瓶”奖励。(连岳)
→片花儿如同相亲照一样不可相信。(稀饭的饭)
→青春期那时候,身边所有男孩儿追姑娘都只有三招:装王子,装犊子,装孙子。(东东枪)
→青春是做爱不用花钱的日子。(乔小囧)
→上海当局用了250个场馆、6个月的时间、7300万人来宣扬“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而1幢大楼、4个小时、53位亡灵证明了这不过是一个口号。(朱子业)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你妈逼让我笑不出来。(巫解)
→我爸叫李铁,恨铁不成钢。(巫解转)
→我肤浅的和游泳池里浅水区儿童深度一样,但我坚决不愿意你们把我改造成深水区,深水区虽然视野开阔,但是极度容易自己把自己淹死。(白一刀)
→我准备崩溃,我在崩溃边缘 如果我不崩溃,我就准备崩溃,我在准崩溃的路上越走越远越走越远越走越远。(范晓遥)
→鲜花被偷偷运走了。难道你们想让我们铺上干柴吗?(任晓雯)
→新闻业是惶惶不安的人、贪得无厌的人、叛逆造反的人或无耻屈服的人最多的行业之一。(谭飞转引布尔迪厄)
→一定要坚持着活下去哟!拜托了,因为现在的墓地都已经涨价了。(饭友语录)
→一个片子可以烂到这样的程度,甚至讨论它的漏洞都是对智商的侮辱。(shulei.sh)
→一个人的历史就是全部历史。全部历史就是一个人的历史。我们民族总是格外需要领袖。(刘亚洲)
→一位教徒在祈祷时犯了烟瘾,就问神父:祈祷时可以抽烟吗?神父瞪了他一眼说:不可以!另一位教徒在祈祷时也犯了烟瘾,他问神父:抽烟时可以祈祷吗?神父赞赏地说:当然可以!(巴曙松转《角度》)
→因为突发的灾难,整座城里的人一夜之间都撤走了。有一天他 们会全都回来,但先回来的那几个,才有幸看到一个妖异的,仿佛被时间冻结的空城。所有的一切都恍如隔世又恍如昨天,真喜欢现在的感觉,很像进入了一个有点 情怀的科幻片。过些天大家都回来了,这儿也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了。(罗永浩)
→用你的2B铅笔描绘你的2B人生。(Toxic)
→在微博上讨论问题,尤其是观点PK,经常是这种结果:IT经理走进饭馆,问老板:请问,你们这需要客户端吗?老板:一般是服务员端,忙不过来的时候,客户端也行。(王小山转)
→这就是一座城市的格调,也只有上海人,会在这种悲伤的时刻能想到用舒伯特的《圣母颂》为亡灵送行。这种格调,是周立波那种浅薄优越感所没有的,也是郭敬明浮华文字所不具备的。(和菜头)
→中国互联网上的自由就好比刘欢的脖子,理论上是存在的,可是你从来没能找到过。(乔小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