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美文学琐记【200904】

No one — except possibly Mr. Crichton himself — ever confused them with great literature, but very few readers who started a Crichton novel ever put it down.

No one — except possibly Mr. Crichton himself — ever confused them with great literature, but very few readers who started a Crichton novel ever put it down.

1. 畅销书作家迈克尔·克赖顿(Michael Crichton)以创作科技惊悚故事见长。他于2008年11月4日因患癌症去世,享年66岁。这位身高将近两米、英俊潇洒的作家堪称知识渊博: 从恐龙到中世纪的宴会厅到纳米技术,他几乎无所不晓。作为一位作家,他工作起来就像一个机器人一样不知疲倦,源源不断地推出引人入胜的作品。虽然没有人把他的作品与文学名著视为同类(当然,克赖顿本人除外),但是也几乎没有读者在读他的作品的时候会半途而废。他的主要作品包括:《仙女座张力》(The Andromeda Strain)和《侏罗纪公园》(Jurassic Park)。今年4月初,克赖顿的出版商哈珀柯林斯表示将要在今、明两年内出版作者生前留下的一部已经完成的小说和一部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一的小说。预计首先将于今年11月24日出版他的《海盗的地盘》(Pirate Latitudes)这部以17世纪的牙买加为背景的历险小说;2010年秋季出版他的另一部作品。

反正从照片看,可算帅男作家之列的……

反正从照片看,可算帅男作家之列的……

2. 年轻的阿瑟·菲利普斯(Arthur Phillips)出版了新作,小说《你就是那首歌》(The Song Is You)。据说给人的感觉有点像把浪漫爱情喜剧《西雅图夜未眠》(Sleepless in Seattle)的故事胡乱重组了一下(这是人家书评家说的——其实我不知道,因为我没有读过)。不过无论如何,大家还是承认,这部作品还是可以充分反映出菲利普斯的散文天赋和水准,以及其心理描写的深度和情感刻画明暗对比的张力。这些在他的早期作品中,如《布拉格》(Prague)和《埃及古物学家》(The Egyptologist),是非常鲜见的。
此外,菲利普对数字时代主要社会和文化特征的描述也非常逼真,令人信服:如Walkman、iPods等。事实上,作者对于音乐在主人公生活中的作用的描写的确充分表明了菲利普斯作为小说家的才能。估计作者以后在这方面继续坚持不断发展,定会写出非同凡响的作品的。

3. 今年三月,香港举办了国际文学节。加拿大著名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也应邀前来参加,并且接受的记者的采访。这里有一篇有关阿特伍德的访谈记录,非常值得一读——尤其对那些喜欢阿特伍德、或者正在研究阿特伍德的人们来说,很有价值。

4. 杰伊·麦欣讷奈(Jay McInerney)的作家生涯已经将近30年了,推出过7部小说,但是能够为大家所津津乐道的还是他的第一部小说《灯火阑珊大都市》(Bright Lights, Big City)。他还有两部研究葡萄酒的论文集。也得过一些奖,如“詹姆斯·比尔德基金”和“多维尔电影节”等奖项,但是没有哪一项属于文学奖项。不过,今年他要推出的这本书可以令人们改变对他的一贯印象:《如何结束》(How It Ended)是一部有26篇记述跨度为26年世事沧桑的短篇小说构成的作品集。尽管这样的编辑设计未见得会取得成功,但是从整体上看,这部小说集还是能够反映作者的创作功力的。

The One who fought Ban on books

The One who fought Ban on books

5. 朱迪丝·克鲁格(Judith F. Krug)长期致力于反对禁止图书出版的斗争。在她的倡导和组织下还创立了“被禁图书周”的活动。她还为了推动制定相关法律法规限制少年儿童上网做出了相当多的工作和努力。2009年4月11日在伊利诺伊州的伊文斯顿,克鲁格夫人因胃癌去世,享年69岁。

自从上个世纪60年代以来,克鲁格夫人作为美国图书馆协会为推动确保言论自由的第一修正案的主要官方支持者,反对禁止出版的书包括《哈克贝利·芬历险记》、《梅因·坎普夫》(Mein Kampf)、《小黑孩儿》(Little Black Sambo)、《麦田守望者》以及性生活手册等。自1982年起,克鲁格夫人领导发起了“被禁图书周”活动。活动每年一次举行,届时邀请很多作者去朗读他们被禁止出版的图书中的章节。

有关朱迪丝·克鲁格生平及主要活动,请点击这里,查看扭腰时报刊发的一篇纪念克鲁格夫人的文章。

a pioneer of Gay Studies and a Literary theorist

a pioneer of Gay Studies and a Literary theorist

6. 伊芙·科索夫斯基·塞奇维克(Eve Kosofsky Sedgwick)是一位成果卓著的文学批评家。她一生致力于小说作品中的有关性别身份的研究。目前在文学批评界已经为人所共知的所谓“酷儿研究”(queer studies)正是在她的努力和帮助下而成为一项独立的研究方向。 不幸的是,这位现年58岁的专家,因患乳房癌,于2009年4月12日在曼哈顿去世。

塞奇维克夫人在她的研究中,打破常规,运用女权主义的相关理论和米歇尔·福柯(Michel Foucault)的后结构主义理论,对查尔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和亨利·詹姆斯(Henry James)作品中隐含的“社会-性别”(socio-sexual)情节进行了深入的挖掘和剖析,使得人们看到了隐藏在这些经典作家的作品的主要情节之下的一些独特的性别关系。非常具有启发性。

伊芙·科索夫斯基出生于俄亥俄州的戴顿市,在马里兰州的贝瑟斯达长大成人。1971年在康奈尔大学获得英语学士学位以后,她在耶鲁大学先后获得了硕士和博士学位。1970年代后期至1980年代晚期,塞奇维克夫人在波士顿大学的汉密尔顿学院任教。这期间,她的主要研究成果是1985年出版的论文集《男人之间:英国文学及男性同性欲望》(Between Men: English Literature and Male Homosocial Desire),其中就包括她对狄更斯的《我们共同的朋友》(Our Mutual Friend)的分析。

1988年,斯坦利·费什(Stanley Fish)把塞奇维克夫人引进到他在杜克大学的研究中心。此后的10年,塞奇维克夫人一直在这里任教,从事研究工作。这期间,她出版一系列研究专著。其中包括:《趋势》(Tendencies, 1993)、《凝神注视:论小说的‘酷儿’解读》(Novel Gazing: Queer Readings in Fiction, 1997)、以及其最著名的《密室认识论》(Epistemology of the Closet, 1990)。

1991年,塞奇维克夫人确诊患有乳房癌。1996年再次复发。此后她将研究重心转移到有关疾病的社会认知方面。1999年,出版了她的《关于爱的对话》(A Dialogue on Love)一书。此后,她随丈夫迁往纽约市。1998年开始在纽约城市大学的研究生中心任教。

《情感触及:影响、教育和行为表现》(Touching Feeling: Affect, Pedagogy, Performativity , 2003)是塞奇维克夫人最新出版的研究成果。在她的病榻上,塞奇维克夫人还在进行着她的新的研究:《普罗斯特和那些小怪神灵》(Proust and the Little Queer Gods)。

7. 今年9月,因为《达芬奇密码》(The Da Vinci Code)而大红大紫的畅销书作家丹·布朗(Dan Brown)的新作将出版。新书名为《失落的符号》(The Lost Symbol)。估计布朗迷们现在就开始翘首以盼了……

a writer of dystopian, literary fiction

a writer of dystopian, literary fiction

8. J·G·巴拉德(J. G. Ballard)是一位擅长描写“敌托邦”(dystopia)社会的英国小说家。通常被定义为一位科幻小说作家。但是,在他的长篇和短篇小说中,作者通过描述当代社会中对技术、媒体等方面的别有用心的奴役和操纵,既是对科幻小说这一定义的拓展,也是对这一概念的挑战,从而引发人们对科幻小说的更多思考。2009年4月17日,这位现年78岁的敌托邦小说作家因患癌症在伦敦以西的舍珀顿与世长辞。

巴拉德先生一生创作发表过20部长篇小说和短篇小说集。他最有名的作品是《帝国的太阳》(Empire of the Sun)。这部作品曾经获得过布克奖的提名,后来还被改编成了电影。

巴拉德先生其他的著名作品都是有关让人嗤之以鼻的阴暗面的描写,所引发的反应也多各不相让的对立态度。对巴拉德的作品持推崇态度者不乏大腕名人:包括金斯利·阿米斯(Kingsley Amis)、格拉汉姆·格林(Graham Greene)、安东尼·伯杰斯(Anthony Burgess)和苏珊·桑塔格(Susan Sontag)等。2008年,伦敦的《泰晤士报》将巴拉德先生排列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英国50位最为杰出的作家中的第27位。

9. 有关2009年普利策个奖项的获奖情况,请点击这里

10. 一般情况下,当一个人将自己的一位前情人过往情史卖给一家小报,那通常只被人们看作是垃圾;但是如果这位前情人是一位作家,尤其是一位知名作家的时候,那么人们就要另眼相看了。这位“前情人”是大名鼎鼎的库尔特·冯尼格特呢?——可以想见人们关注度会有多高。《一如既往的爱:我所熟知的库尔特·冯尼格特》(Love as Always, Kurt: Vonnegut as I Knew Him)就是这样的一本书。它的作者名叫罗莉·拉科斯特劳(Loree Rackstraw)。据说她40多年前曾经在冯尼格特主持的文学创作班上当过学生。这部作品是她的回忆录。

Joan Didion

Joan Didion

11. 琼·迪迪恩(Joan Didion)的戏剧作品《奇思年代》(The Year of Magical Thinking)将于今年5月在哈特福德剧院上演。对于迪迪恩夫人而言,哈特福德是一个她非常熟悉的地方:这里是她的丈夫,小说家、电视电影编剧约翰·格雷戈里·邓恩(John Gregory Dunne)的家乡。他们结婚40年来也经常来到此地。所以,现年74岁的迪迪恩说起这个地方总是充满无限深情。她的剧作能在这个地方搬上舞台,自然更能激起琼·迪迪恩的许多回忆。

12. 最后,这里还有两篇综合评述很有价值:一篇是关于科尔姆·拓艾宾(Colm Toibin)的“他的爱尔兰离散者”(His Irish Diaspara);另一篇是有关约翰·契弗(John Cheever)的“契弗对郊区生活到底有何看法”(How Cheever Really Felt about Living in the Suburbia)。对此感兴趣的,可以点开看看。(英语原文,载《扭腰时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ink: :-| :-x :twisted: :) 8-O :( :roll: :-P :oops: :-o :mrgreen: :lol: :idea: :-D :evil: :cry: 8) :arrow: :-? :?: :!: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