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愁予·情妇

作为转换大脑疲劳方式的一种消遣,会流窜至各家博客,常常会有所收获。这首郑愁予的“情妇”就是从黑花黄桑格格那儿看来的。桑格格说要用成都话朗读这首典雅的小诗。想象着一定别有一番意境。

情妇

郑愁予

在一青石的小城,住着我的情妇
而我什么也不留给她
只有一畦金线菊,和一个高高的窗口
或许……而金线菊是善等待的
我想,寂寥与等待,对妇人是好的。

所以,我去,总穿着一袭蓝衫子
我要她感觉,那是季节,或
候鸟的来临
因我不是常常回家的那种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smile: :grin: :sad: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razz: :oops: :cry: :evil: :twisted: :roll: ;-) :!: :?: :idea: :arrow: :neutral: :mrgreen: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