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的杂草并不存在

这两天读了一本不错的小说。西班牙作家皮尼奥尔的《冷皮》(La Pell Freda)。阿尔韦特·桑切斯·皮尼奥尔(Albert Sánchez Pinol),1965年生于西班牙巴塞罗那,人类学家兼作家,专注于非洲人类的研究。已出版《黄金时代》、《小丑与野兽》、《合作难题》(合著)等著作,并发表多篇短篇小说和关于独裁本性的杂文。《冷皮》是他的第一部小说。

这部作品情节跌宕,引人入胜,同时也蕴含了丰富的思想。以下是其中的一个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片段:

之后下一个功课是矩形面积内的杂草。我必须小心翼翼地拔除杂草。我的监护人命令我把杂草从有益的植物中清除干净。我根本不知道如何区分杂草,因此在拔除之前我得先请教他。

“这不是杂草”,他指着一些草说,“这些草的叶子可以煮,当作茶来饮用。这些草也不是”,他指着其他的草说,“它们是野生的芦笋,不但可以食用,而且口感鲜美。这堆也不是杂草,而是会在五月时节绽放娇艳欲滴的花朵,所以怎么可能是杂草呢?”

最后只留下一颗植物。它毫无用处、毫无秘密,它有尖锐的有毒深色叶子和又硬又丑的茎。

我的监护人叹了口气:“我同意,这是一颗糟糕透顶的植物。但是,如果我们把它连根拔起,那么其他好的植物有何意义?”

我说,没有意义。于是我们得到什么结论?所谓的杂草并不存在。我通过了测试。

3 thoughts on “所谓的杂草并不存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ink: :-| :-x :twisted: :) 8-O :( :roll: :-P :oops: :-o :mrgreen: :lol: :idea: :-D :evil: :cry: 8) :arrow: :-? :?: :!: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