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堂拾粹20100407

今天的课堂上和同学一起讨论库伯的《最后的莫西干人》。同学们的视角很有启发性。有几点有必要记录一下,以免以后用得着的时候想不起来:

  • 运用生态批评的理论来解读《最后的莫西干人》是一个很可行的尝试。以下几点需要注意:
    (一)对于这部作品,本人以为,生态批评关注的焦点首先应该是作品中自然呈现的方式;自然所扮演的角色及其所承担的功能;不同的人物对待自然的态度等。
    (二)人物当然也应该是关注的焦点。那么,在生态批评的视角下,人与自然的关系是必须加以解决的。除了笼统地说说白人和印第安人之外,生态批评视角下的“鹰眼”和科拉很值得深究。比如,科拉为什么会收到恩卡斯和麦呱的爱慕等等。
    (三)无论何种解读其实都是为了到达一个预期的彼岸。所以,最后别忘了问一下自己:我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达到了吗?
  • 文学中的“掳掠囚禁传统”(Captivity Tradition)与《最后的莫西干人》。有点意思。至少我觉得比较新鲜。其实其解读和批评的手法并不新鲜:结构主义+原型批评。但是因为很少关注,所以觉得有意思。尤其是其中有关“掳掠囚禁传统”中的危险模式部分:在这样的文学作品中,通常遭到掳掠囚禁的男性会面对两种危险,酷刑和被驯化;而女性则要去面对三种危险,酷刑(会令她们丧失女性特有的气质)、被强奸和被驯化。从这个视角来看科拉,确实有点新意。

今天的关键词:最后的莫西干人,生态批评,掳掠囚禁传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ink: :-| :-x :twisted: :) 8-O :( :roll: :-P :oops: :-o :mrgreen: :lol: :idea: :-D :evil: :cry: 8) :arrow: :-? :?: :!: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