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查良铮(穆旦)诞辰百年暨诗歌翻译国际学术研讨会顺利召开

查良铮(穆旦)(1918.4.5—1977.2.26)是中国的杰出现代主义诗人、世界的卓越翻译家和南开的伟大校友。22岁西南联大毕业留校任教。24岁作为中国远征军翻译入缅甸抗日。29岁赴芝加哥大学英国文学系,获硕士学位。35岁回国任南开大学外文系副教授。59岁去世。中学开始诗歌创作,作品主要收于《探险者》(1945年)、《穆旦诗集》(1947年)和《旗》(1948年),饱含爱国情怀和民族忧患意识,为中国现代诗歌创作开辟了方向。精通英俄双语,代表译作有普希金《欧根·奥涅金》,雪莱《云雀》《雪莱抒情诗选》,拜伦《唐璜》《拜伦诗选》和济慈《济慈诗选》等。 20世纪90年代,戴定南总策划、王一川和张同道主编的《20世纪中国文学大师文库》突破传统诗评藩篱、把穆旦推为百年诗歌第一人。这位被历史怠慢的诗人在去世后约20年才渐受关注。即使是穆旦吟诗漫步的南开园,他的本名依然鲜为人知,只有图书馆中他白天打杂深夜翻译、苦心孤诣多年而为无数校友借阅的诗作,依稀可鉴他身为诗人、甚至是翻译家的锋芒。 为了如此艰难的纪念,致力翻译研究的王宏印教授来到南开任教,20年来拜访穆旦家人和同事,搜寻整理他的作品,希望他为诗活过的这一生不会太轻易被遗忘。 在2018年查良铮(穆旦)诞辰百年,鹿屯出版王宏印教授《不朽的诗魂——穆旦诗解析、英译与研究》,作为南开纪念活动的一部分,献给这位杰出校友和他倾注全部努力 的诗歌及翻译事业。 纪念查良铮(穆旦)诞辰百年暨诗歌翻译国际学术研讨会顺利召开

我冷眼向过去稍稍回顾,/ 只见它曲折灌溉的悲喜/ 都消失在一片亘古的荒漠,/ 这才知道我的全部努力/ 不过完成了普通的生活。——穆旦《冥想》

纪念穆旦先生是放在中华民族100年的历史里面来纪念。要学诗,就读读这样的诗,要学做人,就学习这样的人。——南开大学原校长龚克

我们不仅要缅怀穆旦,更要研究穆旦、学习穆旦,这是南开人的使命,更是中国学界的使命。——南开大学副校长朱光磊

父亲面对生命做过自己的选择,45年后在他曾经辛勤工作和生活过的地方,大家仍在研讨他曾全身投入的诗歌创作,我们感到无比欣慰。——查良铮长子查英传

一个伟大的诗人可以改变我们对时间和空间的概念。正如穆旦,那些不相干的时间、空间可能因为他而与我相接。——俄罗斯文学研究会会长刘文飞

我来南开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想给穆旦写一部传记,向穆旦的夫人,我只许过一个诺言。——南开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王宏印

穆旦用诗歌彰显生命的力量,做文学翻译、诗歌翻译的人,自己也应该写诗。——翻译家谷羽

查良铮先生的译文不可超越,他把自己的情感诉诸其中。一是像孩子一样天真面对被污染的世界,二是内在的悲剧感。——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王志耕 纪念查良铮(穆旦)诞辰百年暨诗歌翻译国际学术研讨会顺利召开 纪念查良铮(穆旦)诞辰百年暨诗歌翻译国际学术研讨会顺利召开 纪念查良铮(穆旦)诞辰百年暨诗歌翻译国际学术研讨会顺利召开 纪念查良铮(穆旦)诞辰百年暨诗歌翻译国际学术研讨会顺利召开